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骚年!别靠近我!
    毕竟在茫茫宇宙里,想要追踪一艘外星飞船,所花费的时间太多了。

    寻思了一会之后,王大雄咬了咬牙,将肉身神前进的目标定在了地球上。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

    看那外星飞船大概应该是什么科考飞船,至少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对地球造成什么威胁。

    因而王大雄感觉还是应该将自己手上的事情做好,再去考虑其它问题。

    不过肉身神即便是立马返航,这时间至少也在十天以上。

    因而王大雄随即便将注意力放在了阿青身上,每天与阿青心灵连接后,照例去放羊什么的。

    没法,王大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阿青娘会让阿青去卖羊,而阿青去城里卖羊正是越女剑里惩戒吴国剑士的开端!

    如果错过了的话,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但王大雄发现事情越多的时候,就会有更多的事情找上你。

    就在他蹲在别墅里当宅男的时候,一个电话打破了别墅的宁静。

    还好,阿青那边已经天黑,人也上床了,王大雄就算是断开心灵连接也不担心出现意外,随即便接起了电话。

    “啥?钱老幺回来了?”

    打电话过来的是王大雄上次逼问情况的混混,为了确保及时知道钱老幺回来的消息,王大雄还给混混许诺了5000块悬赏。

    如此一来,在拳头与胡萝卜的双重作用,还怕那混混不用心办事?

    王大雄这一出效果的确很好,这不,得到钱老幺回来的消息后,混混就急冲冲的打电话过来了,完全没有顾忌此时已经是凌晨2点!

    还好,王大雄此时因为要与阿青保持心灵连接,压根就没有睡觉,否则的话,还不将那混混给骂死。

    “行,我知道了,那5000块,一会就给你打到银行账户上,对了,帮我把钱老幺盯紧点,有什么动静,立马告诉我。”

    王大雄挂了电话,随即便将许诺的5000块给混混转了过去。

    信守承诺,这一点,他还是做得很到位的。

    赖账固然节约了钱,但名声传出去不好听啊。

    转完账,王大雄摸着下巴陷入到沉思之中。

    那钱老幺有些鸡贼啊,将儿子留在外面,一个人回来打探情况。

    这让王大雄有些为难了。

    他原本是想要等钱老幺父子回来一网打尽,根除后患的。

    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钱老幺居然来这一出。

    将钱老幺干掉?留下一个钱三桂,就怕留下后患。

    毕竟像这类混混,你干掉了人家老爹,好吧,估摸着就算是干掉了,钱三桂也不知道,但对方躲在暗处,指不定什么时候阴你一下就难受了。

    看来,还得等肉身神回来才行。

    想到这里,王大雄决定暂时放钱老幺一马,但他却没有想到,就这么放了一下,那钱老幺之后倒是给他造成了不的麻烦。

    放下此事,王大雄照例将注意力放在了阿青身上。

    但连续数日,阿青娘都没有提出卖羊的事情,让王大雄感觉颇为郁闷。

    如此一来,自己就被这个任务拴住了。

    这天,王大雄刚刚连接阿青,起床吃饭的时候,阿青娘就话了。

    大意就是羊养得肥了,让阿青去城里将羊卖掉,赚些钱补贴家用。

    听到阿青娘如此一,王大雄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泥煤啊!终于开始了!

    如果再不开始的话,自己都要憋闷死了!

    “好的,娘,我这就去。”

    王大雄在答应的同时,不由得一阵恶寒。

    没法,他还真不适应用阿青的身体与人对话,尤其是阿青现在已经十六,那清澈软绵的女声从自己嘴里传出,以及有些酸涨不断长大的某个地方,更是让他浑身不自在。

    他甚至于怀疑,如果自己与阿青心灵连接时间长了,会不会受到阿青的影响,从而弯了。

    阿青娘倒是有些担心,毕竟第一次将这么大的事情交给阿青,因而特意叮嘱了一番,大意就是到了城里,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更不要将羊丢了,否则家里可就要断粮了。

    王大雄不傻,他知道阿青娘的性格,如果自己表现出不耐烦的话,指不定就不让自己去城里了,那样的话自己的任务怎么完成?

    因而,他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不断的点头,表示自己完全听了进去,让娘亲绝对放心。

    等阿青赶着羊出门的时候,阿青娘还朝着阿青怀里塞了两个特意烙好的米饼。

    这米饼的做法就要比谷饭精细多了,上面的糠壳已经去掉半,看上去口感都要强上很多。

    由此也看出,这阿青娘的确痛爱阿青。

    嗯,前往城里并不仅仅只是阿青一人,还有青梅竹马的羊作。

    相对于阿青而言,羊作已经进城几次了,主要是去贩卖他老爹打到的皮毛,鹿茸什么的。

    这次也不例外,其背着一个大箩筐,里面装着两根鹿茸,数张鞣制好的皮毛。

    不过王大雄对跟着羊作一起进城着实有些头痛。

    这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进入青春期后,荷尔蒙分泌过于旺盛,这一路过去,就在王大雄身边蹦蹦跳跳的,没事找着事的话,犹如一头求偶的兽。

    自己偶尔回一句话,就能让羊作兴奋好一阵子,这让王大雄有些后悔,早知道就自己一个人上路了。

    当然,如果王大雄自己一个人上路的话,指不定就迷路了。

    毕竟这年头可不像后世,到处都是四通八达的公路,从村子里前往城池,有的只是一条被人踩出来的路,并且这路也是断断续续,到处长满了野草,稍有不慎,就可能找不到路,从而踏入荒野之中。

    等城池那低矮的身影出现在王大雄眼里时,他不由得长长松了一口气。

    如果这路再长一些的话,他怀疑自己会忍不住将羊作这子给干掉。

    没法,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此时固然是阿青的身体,可骨子里可是王大雄这个标准的男人啊!

    任何一个直男,被另外一个男孩追求,恐怕脸上都挂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