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让人苦笑
    “还是老大厉害,那王麻子拖了好久的账,老大一出面,王麻子就老老实实的将利息交了。”

    一个男人拍着马屁。

    “这算什么,大家都记住了,像这样拖账不还钱的家伙,直接打断一条腿,看谁还敢欠钱不还!”

    随后便是一个嚣张的男声响了起来,中年口音,应该就是钱三桂的老爹钱老幺了。

    “就是,我们可不是做慈善的,哪有那么多时间和他们消磨。”

    钱老幺回来了?

    这倒是巧合了,王大雄也没有想到,就耽误这么点时间,就撞上了钱老幺。

    听外面的声音,有十多人,让他有些犹豫。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自己一个人倒好,最多不与他们打照面,翻墙就走,让他们都不知道是谁。

    最多后面有时间了,王大雄再悄悄根除后患。

    但现在这个状况就不行了。

    肩上扛着个伤员,身后跟着个女孩,怎么跑?

    还是只能打出去了。

    想了想,王大雄将徐凯交给了杨兰兰,叮嘱了两句,之后便抄起鸡毛掸子就杀了出去。

    至于徐凯与杨兰兰之间那突然浮现的尴尬以及怪异气氛,就不是王大雄愿意去理会的了。

    而等王大雄杀出去之前,正在谈笑风生的钱老幺等人也发现了外面昏迷不醒的混子,随即便提高了警惕,返身回去从车上将各种武器取了下来。

    因而等王大雄走出麻将馆与对方一照面,钱老幺见是个陌生青年,丝毫灭有半点犹豫,率先就提着一根钢管便冲了过来,其余人则紧随其后形成一个将王大雄包围起来的扇面。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跟在钱老幺身边的混混可要比留守麻将馆的那些混混强多了。

    至少他们练过合击之术,按照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就算是敌人的数量翻上一倍,都有可能被他们击败。

    毕竟,像这种混混级别的混战里面,气势和团结是极为重要的东西。

    很多时候,一群乌合之众甚至于会被几个团结,气势高昂的家伙给打得丢盔卸甲。

    好吧,在以往,钱老幺一伙在这一带的确算得上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但今天,他们悲催的遇上了王大雄。

    双方刚刚撞在一起,王大雄手中的鸡毛掸子就疾速抽出,转瞬之间便抽中两人手腕,那两人只感觉手腕一阵剧痛传来,手中武器再也抓不住,直接摔落地面。

    这个时候,王大雄也没敢大意,仅仅只是将对方手腕击痛,暂时瘫软对方战斗力罢了。

    但就算是如此,待到王大雄从混混群中冲出之后,一群混混个个都是抱着手腕痛嚎。

    这并不是那些混混意志软弱,无奈那鸡毛掸子抽在手腕上太痛了,痛得他们连手都抬不起来!

    要知道,这可是白猿的真传,王大雄最初被树枝击中手腕的时候,双手都要酸麻好久才能够缓解过来,何况这些身体被熬夜,日嫖夜赌掏干大半的混混了。

    如果可以的话,王大雄此时倒是想要让这些混混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痛苦,但考虑到徐凯被虐待了这么久,身体亏空颇大,急需送到医院去救治。

    因而在击溃这些混混之后,他也没敢多耽误时间,返回麻将馆,将徐凯两人带上。

    在离开的时候,钱老幺等人倒是没那个敢上来阻拦的胆量了。

    经过刚才那一战,他们就知道了,对方可不是什么善茬,如果自己手上有枪的话,或许能够对付,但现在是没可能对付的了。

    看着王大雄一行人上了车,钱老幺那双浑浊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恨意,他恨王大雄扫了自己面子,更恨对方打得自己手腕现在都还没恢复过来。

    要知道,作为这一带的扛把子,钱老幺还从没有吃过这样的亏。

    “去几个机灵点的,盯着对方,我要看看他是什么来路!”

    这话的时候,钱老幺的牙齿都快要咬碎了。

    且不提钱老幺回到麻将馆看到儿子那副被蹂躏的模样,差一点气得直接中风。

    只王大雄救出徐凯之后随即便去了医院,让医生检查两人身体,顺便在接到报警赶来的警察询问下录了口供。

    他自然没可能为那个钱老幺掩盖罪行,直接便将其捅了出去。

    当然,他也没指望钱老幺等人这次就会被如何。

    毕竟,像这样的老混混,进惯了治安署,对于如何规避法律对自己的惩罚,早就做好了一系列的准备。

    真要是警察去调查他的话,恐怕很难抓住他罪行的真凭实据,他甚至于可以让十多个街坊邻居为他做伪证。

    因而有些事情,还是得自己来处理更为放心一些。

    很快医生的检查结果就出来了。

    徐凯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并且脾脏开裂,还好王大雄及时送到了医院,如果拖上几个时的话,就可能导致大出血,从而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甚至于死亡都有可能。

    至于杨兰兰,除了手腕上被绳子磨破了皮,精神有些紧张之外,其余的没什么大事,并且很快就被其闻讯赶来的父母接走了。

    好吧,唯一让王大雄有些不爽的是,杨兰兰及其父母在离开的时候,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就好似所有的事情都是理所应当的。

    至于检查费什么的,就更没有提还给王大雄之类的话。

    等录口供的警察一走,林翠翠就走了过来,目光上下扫了一遍,倒让王大雄颇为有些不太自在:“怎么了?难道我身上脏了?”

    “没事,就是看看我们的大英雄。”

    林翠翠笑盈盈的回答,目光里倒是多了一些东西。

    好吧,千万别想歪了,林翠翠可不是看上王大雄了,而是感觉这个学生以往的表现不怎么样啊,现在怎么突然就大变样了。

    先是被某公司聘请为经济顾问,后面又被曾教授看中,破格录取为硕士研究生,现在又救了徐凯两人!

    这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因而林翠翠方才会这么。

    “什么大英雄,林老师,您就别取笑我了,我现在还吓得双腿发软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