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鸡毛掸子
    对待这些为非作歹的混混,王大雄手上可丝毫没有半点留情,他并不会像对待树叶那样轻柔。

    凡是胆敢向他伸爪子的家伙,一律打断手腕,以作惩戒!

    毕竟他来这里是救人,而不是大开杀戒的。

    干翻那些混混之后,王大雄感觉钢管用着有些不太习惯。

    毕竟之前他被白猿训练时用得是树枝,而自己练习时,用得是木剑。

    钢管固然硬度,坚韧度超过木剑,树枝,但分量重了,以至于王大雄很难控制好力度,使得在惩戒这些混混的时候,有几个混混被打断了胳膊。

    在之前,王大雄练习剑术的关键之处就是对速度,力道的控制。

    但钢管完全不符合要求,以至于王大雄频频出现错误。

    当然,王大雄也知道这应该是自己的剑术层次较低的缘故,否则的话,看人家阿青剑术大成的时候,一根轻飘飘的竹竿,就能够击破千军!

    因而,王大雄目光在麻将馆内转了一圈,随后眼睛一亮,到柜台上将一根鸡毛掸子抓在了手里。

    相对于钢管,木棍等等而言,这鸡毛掸子完全没法充当武器,长度不过一米有余,硬度不够,也就只能用来对付孩。

    但王大雄却是很满意这根鸡毛掸子,将上面的鸡毛猛力拽下,只剩下那根竹竿,随后便朝着麻将馆后面的通道走去。

    他原本还以为通道入口处会有人把守,可进入之后,连毛都没发现一根,嗯,当然,这也是正常情况。

    大家都知道这里是钱老幺的老巢,外面麻将馆又有十多个汉子玩耍,只要脑子正常的家伙,都不会到这里来找事。

    王大雄看着后院的房间,正想一一巡查,就听到一阵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传来。

    “子,爽吧,今天落到大爷手里,保证让你爽个够。”

    随着骂骂咧咧的声音,之后就是棍子与人肉的撞击声。

    王大雄疾步来到那房间前,透过堆满灰尘的窗户便看到了双手捆绑,被吊在一个铁钩上的徐凯,其头发凌乱,衣服破烂无比,沾染着一些血迹,而一个长得贼眉鼠眼,大约二十好几的干瘦年轻人赤果着上半身,提着一根短木棍,气喘吁吁的笑了起来,似乎刚刚打完的模样。

    无疑,这家伙应该就是钱三桂了。

    徐凯倒是挺硬气的,不知道之前受了多少痛苦,但此时却咬着牙,狠狠的盯着那钱三桂,一句话都不,他知道就算是自己求饶,以对方的心性也不可能放了自己,甚至于会变本加厉的虐待自己来获得变态的快感!

    而旁边同样被吊在铁钩上的那个女孩此时已经被吓得浑身发抖,她虽没有好像徐凯一样被毒打,但看着徐凯的模样,她就能够想象到自己的下场。

    “嘿嘿,妞,之前打了大爷一巴掌,爽吧,大爷今天也让你爽个够。”

    好吧,这钱三桂在王大雄看来却是极度没有文化,就连威胁人的话语,都前后一样,完全没有半点水平可言。

    在王大雄看来没水平的威胁,在那个杨兰兰看来却是极为吓人,尤其是那钱三桂提着木棍朝她走过去的时候,她竟然吓得连连求饶:“我错了,大哥,我错了,都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和我没关系啊,你要什么都可以,别打我”

    好吧,虽然王大雄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个女孩子没可能像男人一样有韧性,求饶什么的都可以原谅,但事情尽数推到徐凯身上,就让他有些无语了。

    “没错,都是他的错。”

    钱三桂看着杨兰兰那妙曼的身段,早就火气中烧,之前如果不是他老爹在的话,恐怕早就将其拖入房中了。

    而之后,钱三桂又忙着拷打徐凯,以泄心头之恨,耽误了时间。

    但现在,心头之恨发泄了,钱三桂哪里还会放过杨兰兰,y笑着就走了过去,将木棍放下,双手就朝着对方摸了过去。

    “不要!不要,徐凯恨你!”

    杨兰兰顿时尖叫了起来,大概在她看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徐凯引起的。

    王大雄此时也没心情看什么好戏了,一脚就踹开了房门。

    房门被踹开的巨响顿时引得那钱三桂骇然转身,并伸手朝着木棍抓去,但为时已晚,王大雄哪里会给他反抗的机会,尤其是想到刘鑫鑫现在躺在急救室里还生死未卜,心头就是一股怒火升起,鸡毛掸子一阵连抽,抽得那钱三桂一瞬间就感觉自己好似被无数的树枝抽打,转瞬之后其脸颊乃至于脖子尽数肿了一圈。

    随后王大雄右腿就是一个正踢,踢在了钱三桂心口上,将其踢得甩飞出去,一头撞在墙壁上,昏迷了过去。

    仅仅这一脚,就能够让那钱三桂躺进医院三四天了。

    当然,如果不是为了救人,王大雄可不会让对方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昏迷过去。

    伸手将徐凯,杨兰兰两人从铁钩上取下,解开束缚两人的绳子,王大雄示意两人跟着自己离开。

    可让王大雄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杨兰兰却捡起那根木棍就朝着昏迷过去的钱三桂劈头盖脸的打去。

    嗯,这个举动倒是比较符合杨兰兰的个性,之前是吓怕了,但一经脱险,随即便恢复了本性,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那钱三桂随即就被打得痛醒了过来,急忙反抗,一把抓住木棍。

    杨兰兰毕竟是个女孩,如果不是王大雄上前一把将木棍抢回,又一掌将钱三桂打晕的话,杨兰兰恐怕反倒要挨上几棍。

    之后,这杨兰兰又指着徐凯想要些什么。

    “行了,这可是别人的地盘,如果你想留下就留下吧!”

    王大雄自然知道这女孩想要什么,无非就是徐凯无能,自己差点落入火坑云云,他可不会去惯着对方,随即丢下一句话,将有些走不动路的徐凯一把扛在肩头,向外走去。

    那杨兰兰见状也不敢什么了,随即跟在后面。

    可就这么一耽误,等王大雄走到麻将馆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停车的声音,一些男人嬉笑的声音传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