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教授的赏识
    他们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搞明白,这不明飞行物速度那么快是怎么做到的。

    另外就是这不明飞行物在地球上到底想要干什么?

    但没多久,随着不明飞行物再度消失,这种激动,惶恐,兴奋也随之落下,只是各国又朝着自己猜想的国家派出了更多的特工。

    当然,对于绝大多数的老百姓而言,生活应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昨天某某地方发生了军事动乱,某某国选出了总统,某国与某国又发生了冲突等等这些新闻,对于老百姓而言,都仅仅只是茶前饭后的谈资罢了,反倒还不如前天某手机商宣布旗下产品全面降价多少对自己的生活影响来得大。

    毕竟之前心欠欠想要买的手机太贵,现在居然降价了,还不赶快入手一部?

    凭借之前就打好的地下坑道,肉身神顺利抵达了黑兰国某铀矿下方,将一块块晶莹剔透的绿色石头吞入腹中。

    这个过程是需要时间的。

    毕竟肉身神开采矿石什么的也需要时间,要知道,上次肉身神过来已经将这个铀矿最为精华的部分开采一空,而剩下的铀矿石含量较低,就需要肉身神吞吃更多的矿石,如此一来,这时间上的消耗就不仅仅只是几个时可以搞定的。

    忙完这些,时间也不早了,看了看天色,这段时间基本上没睡过好觉的王大雄下达了让肉身神继续挖矿的相关指令后,随即便断开了与肉身神的心灵连接,便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起床,天气晴朗,阳光照耀之下,气温正在迅速升高。

    王大雄洗漱之后,略微整理了一下头型,提着这段时间做的读书笔记什么的便出门了。

    研究生可不只是躲在房间里读书,写写东西就可以了。

    算算时间,这都一个多月了,王大雄准备去拜访一下曾教授,不管怎么,人家都是自己的导师,按照正常情况,其他的研究生不每天都与导师联系,至少每周,或者三四天要联系一次的。

    打了电话,今天是星期六,曾教授在家休息,听王大雄想要来拜访,倒是很高兴,尚未挂掉电话就叮嘱自己妻子去买菜什么的。

    毫无疑问,曾教授的做法着实让王大雄有些受宠若惊。

    不管王大雄现在如何厉害,终归只是曾教授的弟子,居然让曾教授如此重视,王大雄都有点不敢上门了。

    想了想,王大雄索性打了辅导员林翠翠的电话,询问了一下曾教授家里的情况,随后便去广场转了一圈,买了两罐好茶,一套化妆品,一个香蕉手机,方才壮着胆子朝着曾教授家而去。

    好吧,通过林翠翠,王大雄才知道,曾教授的家距离自家别墅居然不过五百米,同样也是一栋湖滨别墅。

    想想这也不怪,这湖滨别墅原本就是翠湖大学修来让教授们居住的,至于讲师,辅导员那些年轻人自然是没有机会入住的,都住在教职工宿舍楼里。

    到了曾教授家,院铁门敞开着,与王大雄那里相比,这院里没有种植什么花草,而是种了两棵菩提树,有一张石桌,几个石凳,翠绿的树叶挡住了变得有些炽热的阳光,使得院内看上去有些幽静。

    而曾教授此时正坐在石凳上,拿着一本书悠闲的看着。

    “教授,我来了。”

    王大雄急忙提着东西就走过去,声问候了起来。

    听到王大雄的声音,曾教授放下书,看到提着的东西,略微皱了皱眉头:“叫老师!”随后又指了指石凳:“坐,先把东西放下。”

    王大雄随即就明白了过来,曾教授这是嫌弃称呼他为教授,没有那么亲密。

    而老师就不同了。

    “是,老师,这是我这段时间的读书笔记”

    王大雄应声坐下后随即从善如流的改换了称呼,并将自己带来的东西送上。

    曾教授点了点头,接过便翻了起来。

    看了一会,曾教授心头不由得一阵惊愕。

    王大雄很有学习天赋,这一点,他之前就知道了,可问题是,就这么短短一个月时间里,对方就看完了自己定下书单的三分之一,并且写出的东西言之有物,除了言辞上有些生疏之外,就水平而言,都快要超出他手下的几个博士研究生了。

    曾教授并不知道,那张书单上的书,王大雄都看完了,并且都做了读书笔记,读后感什么的,只不过担心太过于惊世骇俗,又担心曾教授给自己再来一张书单,因而便藏了拙,只带了三分之一的笔记过来。

    因而如果曾教授知道的话,指不定会不会太过于兴奋而出现什么问题了。

    “不错,不错,嗯,这个地方,你是什么想法?”

    仅仅只是看这笔记本上的东西,并不能明太多东西。

    毕竟现在可是网络时代,书评之类的东西太多了,虽曾教授书单上的书都比较偏,不是大众读物,但很难没有这些东西。

    因而,曾教授还需要考核一番。

    王大雄自然不屑于去网上抄别人笔记什么的,对那些书是真的看透了,当然以他的经济学水平,难免有些地方看得不算透彻。

    曾教授在考核时,王大雄也提出了不少问题,在得到解答后,心头也是莫名生出一些舒服的快意。

    这或许就是所谓学习的快乐了?

    待考核完毕,曾教授心头不由得大乐,自己这个弟子算是收得值了。

    从现在的学习水平来看,恐怕要不了三年,一位新兴的经济学家就要火热出炉了。

    “嗯,不错,有什么问题不懂的话,直接打电话给我,对了,我手上现在有个搭建经济模型的项目,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来参加。”

    曾教授夸奖了王大雄的虚心好学之后,话题一转,到了自己现在的项目上。

    这也是曾教授的无奈之处。

    作为华夏国内较为著名的经济学家,曾教授手里的项目有些多,以至于他有些分身无术的感觉,就连手下那几个博士研究生加上,都有些不够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