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迟到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那白猿陪了阿青一会,却没有太多的耐心,没多久就窜上树冠消失不见。

    泥煤啊!

    看着白猿消失的身影,王大雄着实有些欲哭无泪。

    这荒郊野外的,不会有狼出现吧?

    要知道在春秋这个时代,人类所占据的地方与野兽相比仅仅只是大地上的一个个据点罢了,很多城市外出十里就是野兽出没了。

    天色一点点的昏暗下去,在一旁吃草的羊群也不断发出不安的羊咩声。

    对于这些已经被人类豢养的家畜而言,天色昏暗之后,还没有回去羊圈,就意味着危险。

    就在王大雄怀疑自己这个分身会不会在这里被挂掉的时候,远处亮起了一些火光,并传来了呼叫声:“阿青!阿青!”

    “我在这里!”

    总算是来人了!

    王大雄心头一阵大喜急忙大叫了起来。

    很快,人就赶了过来。

    有阿青娘,那个少年羊作,嗯,还有羊作的父亲,一个断了左手回乡种田的老兵,虽其断了左手,但体型彪悍,肤色黝黑,看上去就颇为吓人。

    “阿青啊,我的儿,你是怎么了?”

    阿青娘大概是吓坏了,毕竟阿青外出放羊,很少在天色昏暗之前没有回家的。

    “娘,我没事,就是爬树摔了一脚,腿受伤了。”

    王大雄急忙安慰了起来,没法,看到阿青娘,他就想起了自家老娘。

    时候自己调皮,经常受伤,老娘看到后,心痛之余,则会在王大雄耳边念叨好久,这可谓是一种酷刑了。

    就在王大雄安慰阿青娘的时候,羊作的父亲就带着羊作去做了一个可以背在背上的藤椅。

    王大雄被心翼翼放在藤椅上,由羊作父亲背起的时候,着实有些惊奇。

    这羊作的父亲看上去五大三粗,杀气腾腾,没想到居然这么心灵手巧,居然没多会功夫就做出一个藤椅来,虽由于时间关系,做工不算精细,但胜在牢固,自己坐在上面,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安。

    羊作则与阿青娘将羊群赶着跟在后面。

    羊作的父亲话比较少,将王大雄送回家后,只是自己去找点草药。

    人家都帮了这么多,王大雄也不好意思再麻烦,再了,那白猿找来的黑果的确神效,自己这一路回来,腿基本上都没有怎么痛过。

    因而,王大雄急忙自己已经找草药敷过了。

    这大叔倒是不放心,取了一点果泥尝了尝,点了点头,没有话,就带着羊作走了。

    好吧,这大叔算是外冷内热的典型,可问题是你尝了药都不这是什么就走了?

    你难道不知道吊人胃口是罪大恶极的事情么?

    当然,这也只是王大雄心里吐槽罢了。

    这时,阿青娘端着一碗谷饭过来了:“阿青,肚子饿了吧,先吃着,娘给你煮了一个鸡子,等会就好。”

    阿青娘并没有什么受伤了需要补补之类的话,但王大雄却能够感受到阿青娘心头的担心。

    好吧,春秋时代可不是现代社会,在这个时代,物质极为贫乏。

    简单来,现代社会想吃鸡蛋怎么办?

    大城市里去超市,县城去超市或者农贸市场,大把从养殖场里出来的鸡蛋,要多少有多少,价格也不算贵,至少一般工作的人,吃鸡蛋撑死都没有多少问题的。

    可在这个时代,老百姓养鸡可不是为了自己吃蛋,都是为了拿去墟市卖钱的!

    而能够吃上鸡蛋的都是贵族!贵族!

    老百姓连饭都吃不饱,养点鸡下蛋还不是为了存点钱,应对不测的饥荒等等意外。

    当然,王大雄也不傻,等鸡蛋煮好拿来,他并没有拒绝,而是吃了半个,剩下半个让阿青娘吃了,没法,阿青娘看上去太瘦弱了,王大雄真担心她因为营养不良都倒下。

    鸡蛋已经煮了,自然不可能再拿出去卖,而他不吃的话,阿青娘又会担心,就这么简单。

    断开心灵连接,取消属性全面增幅效果,王大雄躺在别墅的床上,动弹不得。

    没法,且不在白猿训练下的痛苦效果,只那敏捷属性提升到18点后所带来的全身酸痛后遗症,就足够王大雄喝一壶了。

    现实时间现在是晚上八点,王大雄这一躺,在挺过了后遗症带来的痛苦后就昏睡了过去,直到次日早上九点方才起床。

    饿!

    这是王大雄醒来后的第一感觉,肚子里就好似藏着一条泥鳅,翻江倒海,胃都饿得生生抽痛了。

    直到他煮了十几个鸡蛋,一碗麦片牛奶粥,外加几个烤面包,混合着尽数吞下后,这股饥饿感方才消退。

    一顿吃十多个鸡蛋,麦片牛奶粥外加烤面包,在王大雄有生以来,还是从未有过的壮举,并且吃完之后也就八成饱,并没有撑着的感觉。

    由此可见,在属性提升之后,身体对营养的需求有多么大了。

    可等拿起手机,王大雄眉头就皱了起来,自己睡过头了。

    上面有十多个徐凯打来的电话,以及几个短信。

    短信让王大雄立马去上课!

    今天上午可是有课的,上课的教授可是经管系最为恐怖的老曾头!

    这老曾头是学生们给其暗地里取的绰号。

    其姓曾,名豁达,四十多岁,尊称曾教授,为翠湖大学经管系副主任,教授!

    可在学生们的眼里,这位曾教授可不算豁达,其上课必定要点名三次,上课前一次,课中休息一次,下课前一次!

    可以这么,你任何的手段在老曾头面前都是无济于事的。

    最要命的就是,老曾头扬言,不去上课可以,迟到也可以,但必须能够做出他钦定的卷子,并且分数不能低于130分,否则就不要怪他不讲情面,学期学分以零分计算!

    这可算得上是杀手锏了。

    只要学分归零,那么就意味着这门课,你白读了,还需要重新再读一年!

    恐怕任何一个学生都无法承受这样的伤痛。

    至于王大雄也不可能例外,他还想着尽快毕业,将老爹老妈糊弄过去,自己大展宏图呢。

    拿上书本,王大雄就一溜烟出了门,朝着教学b楼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