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章:皇妃要改嫁(19)
    人说软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这话一点不假。

    管事宫婢见了君瑶被打到地上不能爬起来,却不想,都这样了她还能有力气反击。此时她一手捂着右眼,一手慢慢往后退,心里自然也怕这不要命的人来对付自己。

    君瑶眼看到了那管事宫婢面前,正欲出手教训她时,却听那圆脸道:“花溪,你看看这是什么?”君瑶回头,接着浮桥边的彩灯可以看到,圆脸高举的手里,拿了一块石头。

    君瑶下意识摸了下怀里,这才发现自己一直装着的石头,不知何时掉了出来。

    圆脸的脸肿成了猪头,满是油污的脸上却尽是得意,她已经抓住了对方的命脉。她们既是来处置这贱人的,这石头对贱人的重要性,她们自然早就知道。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简单被自己拿到。

    “你把那个还给我,我任你们处置!”那石头是君瑶的一切,她可以不报仇,可以不要命,但是不能没有这块石头。

    “想要吗?那你过来拿呀!”圆脸说着,手中拿着石头开始抛着玩。

    君瑶只觉自己的心随着石头的上下,跟着起起落落。她着急的连忙疾走几步,眼看到了圆脸面前。却见她随意一丢,那石头便被仍进了太液池里。顺着冰面一下划出了老远。

    几乎连想都未想,君瑶转身便跳了下去。随着君瑶这一条,几人只听冰上哗啦一声碎裂开来,接着跳下去的小宫婢便陡然沉没下去。几人俱是一愣,圆脸更是没想到这个情形,那个破石头就这样重要?

    忍不住往那边靠近了一些,冰面上确实没有人了,可见是真的掉下去了!

    “这……我不知她……啊!”圆脸一句话没说完便被君瑶拽了下去。余下两人连同管事宫婢见此纷纷吓得惊叫着往后逃去。

    太液池里,君瑶拽下了圆脸之后,身体已经开始打摆子了,却还是固执的想要接近那块石头。那是她所有的希望,她就算是死,也要将那石头握在手里才算安心!

    被冰水泡过的衣裳紧裹在君瑶身上,她觉得自己身子越来越重。近了……更近了,还有一个手臂远……君瑶觉得自己真是使出了洪荒之力,终于还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但此时她的身子整个已经僵了,君瑶忍不住大喊了一声郁简言,然而出口却只比蚊子声大了一点儿。

    赶到的钟离毓只看到天空忽然一道白光投了下来,太液池边站着所有的人全部下意识的跪了下去。在抬头之时,却见白光消散,而太液池中那个僵硬的身影也随之不见。

    众人还来不及惊呼,便听不远处有人喊道:“走水了!走水了!冷宫走水了!”

    君瑶只感觉整个人瞬间便已飞升!高立于空中,俯瞰下面芸芸众生,终于做了回被别人下跪的那人。然而却是在自己死了之后!

    难不成自己羽化成仙了?

    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油然而生,君瑶简直不敢相信真如自己所想的话,自己要怎么办!

    “你想的美,不是那个圆脸摔了一下时光机惊醒了我,你现在就是真的挂了,还想着成仙,你心可真大。”

    当君瑶再一次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时,瞬间便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归属感!之前想尽办法都没能叫醒的人,却在时光机被摔之后被惊醒,君瑶不知自己是该庆幸,还是应该怪自己不舍得摔那破石头。

    “怎么看不见你人?”君瑶握紧手中的石头,一直虚浮着,很难保持平衡的样子,只能尽量保持不动。

    “没事,你稍微等会,马上就好!”郁简言连声说道,听着声音似乎有些急,不过君瑶依旧看不见他人!

    君瑶对郁简言的这块破石头简直无语,不会又摔坏了吧?

    在看下面,众人开始时虽着实惊慌了那么一下,不多时冷宫那火便被扑灭。有宫人上报给钟离毓,说是起火原因还在调查,目前发现两人被烧死。君瑶忍不住问道:“林菀不会被烧死了吧?”好歹也是自己服务的对象,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挂吧!

    “怎么会!她可是女主,放心好了,下面才是她的舞台。往后发展应该就是她鼓动钟离钺造反,接着杀太后,幽禁钟离毓。到最后扶持钟离钺顺利登上帝位,还要封她林菀为皇后。”

    这女人心可真毒!郁简言忍不住腹诽道。

    君瑶听了,忍不住想到先前看到的情形,便道:“我看钟离钺跟他那个倒霉哥哥相处时,觉得还挺融洽,怎么会这么听林菀的话,莫非真是女主光环唆使?”

    “不不不,并非女主光环!冷宫里疯了的玉大娘就是钟离钺的生母,当年大约为了什么事情,被如今的太后害成现在这疯癫模样。林菀正是在冷宫知道了玉大娘的身份,才会对她照顾有加,然后利用玉大娘的事情来鼓动钟离钺。这里面的事还挺多,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往后有时间在跟你说。来看看你这次任务获得多少能量!”

    关于能量,急着回家的君瑶自然也很急于知道。当即便没再问下去,只紧张的等着。然她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看见,便有些着急,“好了没?”

    “嗯,很快就好了,很快……”

    然而,五分钟后……十分钟后……

    就在君瑶忍不住想问的时候,忽然她整个人由站立变成了躺着,眼前也是一黑。正要大叫,却听郁简言道:“别怕,这是时光机正在工作,你很快便能看到一些信息,你准备好迎接下一个任务!”

    君瑶一听是时光机在工作,顿时放心不少。

    上回稀里糊涂就变成了花溪,这回她倒是要好好看看,这破石头是怎么运作的。至于准备下一个任务什么的这些,君瑶自觉忽略,她一心想着,等会就能回家了,还想什么任务!

    接下来又是一阵漫长的等待……

    人在这样漆黑完全不能视物的情况下,时间总感觉过的很慢。

    等了半天,君瑶忍不住泄气道:“要不你还是跟我说说关于上个任务吧!”知道某人向来不靠谱,却不知道他这么不靠谱!她这里等的心慌慌的,人家却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半响听不见个声音。

    “也行!你还想知道些什么?”

    郁简言也很是无奈,表示他为了不让君瑶焦虑,已经在加紧了。但时光机被摔了一下之后,暂时性能似乎有些不太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