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章:皇妃要改嫁(18)
    君瑶连忙解释道:“管事想来误会了,花溪并非质疑您,只是冬日大家都鲜少走这浮桥,且此时天色已黑,虽有彩灯照亮,但还是小心为好,不过多走几步路而已,咱们……”

    啪!

    “你个贱婢,管事询问为何不跪下回话?身为宫里最低等的宫婢,居然敢当面指责管事的不是,你是仗着自己被皇上多瞧了两眼,便觉得自己要飞上枝头了吗?整日做白日梦的宫婢有的是,你见过几个好好活到最后的?”

    “姐姐告诉你,一个没有!”

    冬日被寒风皴的脸皮子本就紧的不舒服了,被这一巴掌抽中,君瑶脸上立时便火辣辣的疼。被圆脸矮个的宫婢打了一巴掌,又听她说了这些话,总算明白这几人为何而来。

    君瑶现在才算是看出来,这几人就是来找茬儿来的,只是不知道是奉了谁的命令,左右不过是那倒霉皇上的哪位妃子罢了!

    她一时没有说话,只觉真是好笑,这些女人真是可怜!

    君瑶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脸,抬头看着圆脸宫婢,“你方才出手打我的?”

    圆脸矮个宫婢仗着人多势众,且她们来本就是为了给这宫婢好看。即便这宫婢此时脸色瞧着有些吓人,她怎会害怕。反而硬气道:“就是我打的,怎么着吧!”话落便伸出另外一只手,抬手还要再打。

    君瑶却猛然出手,一巴掌先呼在对方脸上,在众人怔愣的瞬间,反手又是一巴掌打在另外一边脸上。“这两巴掌是还你的,咱们也算礼尚往来了!”

    “你这贱婢!你……你居然敢……”

    “我娘打小就告诉我,如果别人打你一巴掌,那你就要还对方两巴掌,这才够本儿!”君瑶说着也不理会愣住的几人,转身就要下浮桥走人。她虽解了气,但对方人多,她怎么着还是有些怵的。

    “天!这……反了,反了,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按住她!我到要瞧瞧,她的骨头是有多硬!”

    君瑶那两巴掌虽让几人一时愣住,但管事宫婢眼看人马上就要走下浮桥,立即便命令几人开始行动。四人听了指令,立时便有两人扑上前去扭君瑶的手臂,略靠后面的一人则堵在浮桥口,防止人直接从这里逃跑。

    眼看两人就要抓住君瑶,君瑶人小身子也灵巧许多,一矮身便错过了两人。正想一口气冲下浮桥时,冷不防便被人从后面拽住了头发。君瑶忍痛回头,就见先前被自己甩了两巴掌的圆脸矮个宫婢正揪住自己的头发,把自己往后拖。

    君瑶一来气,也不管自己头发还在别人手里,抬脚就朝圆脸肚子上踹去。这一脚她使足了力气,一脚下去,圆脸闷哼一声儿,却硬气的没有松手,反而拽的更紧了。

    君瑶不死心,抬脚照着圆脸肚子上又是狠狠一脚,这下用的劲儿比先前那脚还大。只听圆脸哎呦一声往后退去,手却依旧死拽着,似打定主意就是不松开!君瑶只觉头皮都要被拽掉了,正欲抬脚在踹,却不防,余下两人又冲了过来。

    两人一个抱住君瑶的腿,一个押着君瑶乱扑腾的手臂。

    君瑶一时被人困的死紧,随后那三人一起使力将君瑶撂倒在地。圆脸矮个的宫婢一屁股坐在君瑶身上,照着君瑶就是一顿猛打,便打还边叫道:“我叫你打,叫你打,看姐姐好欺负是吧!让你犯贱……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居然学着别人勾引皇上,也不看看就你这猪头样儿……”

    圆脸体重本就比那几人重些,君瑶被她一压,接着又是一顿猛打。很快便放弃了挣扎,余下两个宫婢见此,便稍稍放松了些。她们毕竟不是做惯了粗活的人,是以方才那一番折腾也都觉得有些体力不支。

    圆脸打了一顿,也是气喘吁吁,见君瑶不动,自己气儿也出的差不多了,渐渐也停了下来。

    这时,管事宫婢往前走了两步,缓缓蹲下身子,一手嫌弃似的扯了一下君瑶乱糟糟的头发。嘴角浮起一丝冷意,悠然问道:“宫婢花溪,现在你可知错了?”

    君瑶自是不会回答,那管事宫婢也不等她回答,似也料定她不会在回答,“告诉你,在这个宫里,出了各宫主子之外,没人敢这么同本管事说话!你花溪也算是第一人,不过想来往后便不会在有人如你这般蠢了!”

    “你个老蠢货,你说谁蠢呢?”君瑶咧着嘴角,森然一笑,露出满口白牙。随即在几人怔愣着,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一手将手中啃了一半儿的猪蹄子甩到那管事宫婢的脸上。却正好砸在她右眼上,当真是被猪油糊了眼了。

    管事宫婢大叫一声,余下两人连忙去看管事宫婢。

    君瑶却在对方的大叫声中,扭头一口咬住了圆脸宫婢的小腿。听着圆脸如同杀猪般的嚎叫,君瑶心里总算觉得舒畅了些!

    但是,你以为这样便算完了吗?

    不不不!

    君瑶用尽力气,似要将这块肉直接咬掉才算甘心。那圆脸原本还想再打两下,随着君瑶的用力,她一个受不住便自君瑶身上滚了下去。君瑶彻底翻身,一下骑在圆脸身上,对着她也是一顿拳打脚踢。

    末了又觉得不甚过瘾,随手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照着圆脸宫婢的圆脸就敲了上去。敲了两下才发现,这可不就是先前自己顺手带出来的那个没吃的猪蹄吗!

    君瑶敲了人家满脸的油之后,才在对方大叫的时候。一把塞进了圆脸的嘴里,一下将她嘴巴堵了个严实,连叫都叫不出声来。

    余下两人眼看这么彪悍的打法,便有些怵的慌。堵路的那个更是个胆小的,此时见了早跑一旁躲着去了。

    管事宫婢眯着一只眼睛,气得发抖的手指着君瑶,厉声命令道:“你们给我一起上,打死不论!敢动手伤我,我今晚就要她的命!”

    余下那两人,听了这话不敢不动,连忙便冲了上去。她二人本就有些怵君瑶,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君瑶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早就放飞自我了,哪里会顾忌那么多。两人还没过来,她反而冲了上去,先是一脚踹倒了一个,随后又推到了另外一个。

    这浮桥本就只能容三人通过,两人被这一推一拽弄的,差点儿就掉进太液池里,当即吓得腿软。

    这两人不足为惧,君瑶不管这二人,转而便朝那管事宫婢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