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章:皇妃要改嫁(17)
    此时看到来了人,君瑶总算觉得自己暂时应该没有问题了。

    “朕此时还有些事要去处理,你先将就吃些垫垫肚子,朕一会儿便回!”钟离毓说着,那几个内监也将东西放好了。

    君瑶忍不住瞟了一眼,瞧着都是些好吃的,便立即行礼,“奴婢谢皇上恩典!”

    钟离毓却道:“不必多礼,你记得多吃些,这样晚上才有力气伺候朕!”说完便带着那几个内监华丽丽的出了这处宫殿。

    君瑶眼见他说走就真的走了,便转而去看桌上。除了两盘点心,最最重要的是,居然还有一道自己馋了许久的红烧猪蹄!

    君瑶忍不住想道:原来他先前吩咐内监去弄这些了,之后怕是又想出去,亏自己还以为他要……差点闹出笑话来!

    等等!这倒霉皇上走前最后又说了什么?他说要自己多吃些,这样晚上才有力气伺候他?

    这个禽兽!难不成他……他真的……真是禽兽!

    君瑶心里火大的将钟离毓祖宗朝上十八代全部问候了一遍,犹自不觉解气,又狠狠摔了宫殿里摆设的一样东西。

    还不觉得出气,正想在多摔一些的时候,忽然想到自己可以趁此机会将郁简言那厮叫醒,然后自己就可以回家,这里的一切也就不用管了!

    这么想着,再到门口去看,整个宫殿都不见一人,简直天助我也!君瑶拿起石头,忍不住大声叫了几声郁简言,怕叫不醒他还用手轻扣了几下石头。就这样也不见丝毫动静,君瑶心道这石头该不是坏了吧!

    先前就看不见幻影了,只听郁简言说熬夜了,也不知到底修好了没有。总之不管君瑶怎么呼唤,就是不见郁简言应声,她所有的一切都指望这块破烂石头,又不能真的将它扔掉。

    时间越往后推移,君瑶便越是心急,最后君瑶甚至将石头在地上磕了好几下。但即便这样,也是没有任何动静,这似乎真的就变成了一块石头!实在等不了叫醒郁简言,君瑶抬脚走了出去。

    她总不能待在这里等死,总要趁着自己尚有精力的时候,在蹦跶蹦跶。哪怕只是最后的挣扎,也好过坐在那里吃饱了等死!

    君瑶既是准备要逃命,自然少不得要有些体力。君瑶一手拿了一个猪蹄子,边啃边往外走去。不过,她人刚到院中,便见大门自外间打开,随后走进来几个宫婢,其中一人瞧着还是管事。

    几人在侍卫打开门的时候,第一眼便看到了一个两手拿着猪蹄儿的小宫婢。几人顿时愣在当场,心道莫不是找错人了?

    那管事模样的宫婢,甚至后退一步,似抬头看了一眼宫殿的匾额,随后应该是确认了什么,立时正色道:“院中的可是玉翠宫宫婢花溪?”

    君瑶右手的猪蹄儿还咬在嘴里,闻听此言,连忙拿开,呜咽道:“唔(我)就食(是)。”

    “吃完回话!”管事宫婢眉头皱在一起,这宫婢大大出乎她的预料,也不知是不是弄错了!

    “四(是)”君瑶说完就见除了管事宫婢,余下四人连同守在外面的侍卫都跟着笑了起来。君瑶快速的嚼了几口,匆匆咽下,再看看手里啃到一半儿的猪蹄,吞了下口水,算了,这么多人看着,还是等会儿再吃好了!

    她也是被饿急了,再加上情势危急,哪里还顾上那许多。一心只想着填饱肚子逃命要紧,以至于被人看了笑话。殊不知,她在现代的时候,吃东西可优雅、可斯文了!

    “吃完了便随咱们走一趟吧!”管事宫婢略嫌弃的看了一眼这小宫婢,请恕她眼拙,实在没看出这小宫婢有什么特别之处!

    听了管事宫婢这样说,君瑶走的近了些,连忙问道:“麻烦管事告知,这是要带去哪里?”

    “大胆,管事要你跟上你便跟上就是,居然敢质疑管事,你是想挨板子了吗?”一个随行的圆脸矮个宫婢立即出声呵斥道。

    君瑶一脸懵,问都不能问吗?但瞧着管事宫婢一脸不耐的样子,心道:罢了,官大一级压死人,本姑娘且让你一些吧!这么想着,她便低头认错:“奴婢不敢,请管事恕罪!”

    管事鼻子哼了一声,带头朝前走去,有两个宫婢连忙跟了上去。

    君瑶见此,转而看了一眼余下两位,其中一位便是刚刚出声呵斥自己的那个圆脸矮个宫婢。那圆脸矮个宫婢见君瑶看向她,又厉声道:“还不快走,误了时间,这罪名你当的起吗?”

    君瑶连忙不在乱看,提步跟了上去。她这边走后,那脸矮个宫婢跟另外一人也跟着自己走。先前还想着有人能解救自己出了那宫殿,当真是好人,可这会儿瞧来,这情形怎么都觉得有些不舒服,看着似押解犯人一般。

    莫不是那倒霉皇上这是要处罚自己了?可他走前不是还说……

    君瑶觉得瞎想是没有结果的,便凑上前想打听一下要往哪里去,是谁要找自己。但她人刚刚开口,前面的管事便斥责起来,君瑶只得乖乖闭嘴。

    不多时几人便经过百花园,接着便是太液池。冬日的太液池完全被冰雪覆盖,整个一片冰清玉洁的场景。

    过了太液池,再往前走一段过了英华门,之后便是后宫之地,这点君瑶还是知道。眼看她们一行人就要过了太液池,君瑶想着,大约是要去后宫某处的。却不想,那管事宫婢却在这时忽然转了方向,直接上了太液池上的一处浮桥。

    浮桥位于太液池一处边角,自浮桥上过去,确实可以更为快速的到后宫。但此时大冬天的,太液池上都是冰雪,万一浮桥上冰雪未清理干净,一个不小心再滑了进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是以冬日里基本没什么人会走浮桥过去。

    “管事,这时走浮桥怕是不太好走……”君瑶想到什么便直接提了,她也担心万一这几人有人不小心滑了进去,到时自己也跑不了要倒霉。

    “宫婢花溪,谁给你的胆子,让你一再的质疑本管事?”管事在浮桥上站定,此地离着岸边其实还挺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