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章:皇妃要改嫁(11)
    此时看看天色尚早,君瑶也不知这两人去了何处。便在那小院等了一会儿,直到天快黑了,才见到林菀扶着玉大娘回来。

    君瑶见林菀一人扶着玉大娘甚是吃力,连忙上前搭了把手。

    “花溪,你怎的又来冷宫了?”林菀看着君瑶,认出她便是早几日来此的宫婢花溪。

    君瑶听林菀这语气似有不耐,心道若不是为了完成任务,你请姑娘来,姑娘还要考虑考虑呢!不过为了能顺利的完成任务,自己受点儿委屈到也没什么。

    因此,她反而笑道:“回主子,您吩咐我的事情,我已办好,今日便是给您送东西来的。”说着将自己前日偷来的内监服递了过去。

    林菀犹豫了下,最终还是伸手接过。其实她到多此一举了,因为家里已经为她打点好了一切。想着难得这小宫婢一片赤诚之心,往后等事成了之后,少不得也给她一点好处,毕竟对于自己来说,这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既然她今后注定要受自己的恩惠,那如今就先为自己效点力好了。这么想着,林菀便道:“多谢花溪,我正为这个发愁着你就送来了。你放心,你这份情谊跟你的忠心,我都不会忘记,来日我自这冷宫出去之后,定然会报答你这份儿情谊。”

    “这怎么敢当,主子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您能顺顺利利的就比什么都好!”

    君瑶这么说着,到弄的林菀心里真有了些感动。不过感动归感动,事情还是要做的。

    是以在君瑶问了两人去哪里之时,林菀便道:“花溪上回也瞧见了,玉大娘她整日神智不清。今日便发疯跑出了冷宫,身上也不知在哪里弄湿了。我好不容易才将她寻回来,这会儿正准备扶她进去,给换身干爽的衣衫,回头在冻着了。”

    君瑶听对方这么一说,立即便接道:“我来帮玉大娘换好了,主子您何时做过这样的粗活了!”这话说完,君瑶便忍不住抽自己一个耳刮子。莫非自己上一世真的是个奴才?或者是女主光环太强了?不然,自己这个性子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林菀连客气都没带客气的,“如此又要麻烦花溪了,我心里甚是过意不去呢!”

    君瑶正想说,既然如此,那您就自己动手好了。谁知她还没开口,便听林菀道:“不过,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忘了你的,你先忙着,我也去换身衣裳!”话落不等君瑶开口说什么,林菀人便一溜烟儿的跑了。

    那速度简直再次刷新了君瑶对女主的认识。

    “你斗不过她!”

    君瑶猛的听到这句,下意识的扭头去看玉大娘,却见她依旧是那副疯疯癫癫的样子。正想说两句,却听玉大娘接着道:“人怎么能斗得过鬼……斗不过……斗不过她的!斗不过她,放了我的孩子,放了孩子,来抓我……抓我!”

    知道玉大娘又在说疯话了,君瑶也不同她纠缠,只好言哄道:“好好,斗不过她行了吧!你就乖乖让我给你换身干爽些的衣裳,免得再冻着了。要知道,这里可是一个感冒着凉弄不好都会送命的地方!”君瑶说着半拖半拽的将人弄进了屋内,随后点了油灯。

    说来也怪,这玉大娘虽看着疯疯癫癫,但她住的地方却收拾的很干净清爽。应该是有人时常给她打理,这也让君瑶对这个玉大娘的身份越发发感兴趣了。

    君瑶找了一身干净的衣衫给玉大娘换上,在这里等了大半个时辰了也不见林菀过来,想着她今晚多半是不会过来了。她本还想向她打探一下她明日要怎么做的,如今看来,林菀似乎并不怎么需要自己。那原本说好的让自己在宫宴当日冒充林菀待在冷宫的事情,只怕也用不着了吧!

    又等了一会儿,玉大娘都睡着了,仍旧不见林菀出现。君瑶便没在等着,起身出了冷宫,明日不来冷宫也好,左右林菀到时会出去,那自己就去宫宴守着好了。

    女主这边使不上力气,就去男主那边想办法,总之只要明日确保两人见上一面即可。

    自冷宫出来,往玉翠宫走的这段时间,君瑶肚子又咕咕叫了好几回。不过只要一想到惊心的一晚,君瑶便觉得自己还是老实的回去睡觉的好。纵使在饿,一晚上也没什么,落在那倒霉皇帝手里的话,可就不好了。

    正好近日又多少听了几句谣言,说是皇上正满宫在找一个什么手绢儿美人。这事已经闹的满宫里人人知晓了,这几日到处可见有人不经意丢下的各种花样的手绢儿。想到自己那晚正好丢了一块儿,君瑶这几日心里都有些不安。有了这茬儿,君瑶今晚便是饿死,也不会出去了。

    是以,回了玉翠宫之后,君瑶便躺床上数羊去了,不多时还真叫她数睡着了!

    君瑶这里倒是安安稳稳啥事没有。不过,有些人心里却是翻腾的厉害,怎么都静不下来。

    比如此时在清泉宫的丹桂,却少见的打扮了自己。还别说,经过一番精心装扮,往日瞧着不怎么出众的丹桂,此时看着也是一个娇滴滴的美娇娘。只是她面上装扮的这么用心,身上却只简单的穿了一身内监服。

    丹桂略微不安的在外间立着,身边是摆满各色点心的桌子,点心都是自己最爱吃的一些点心。她等了一年多了,从在宫里第一次遇见堂叔起,便一直在等这一日的到来。宫里人只知她叫丹桂,却不知她还姓刘。

    外间有脚步声传来,丹桂心砰砰跳着,却仍旧不忘捏起一块儿点心,放在嘴边,想吃却又怕弄掉了自己费心涂上的口脂。

    她要用自己最美好的一面来面对自己心中唯一的那个男子,那个被自己奉若神明的男子。

    钟离毓缓步进了清泉宫,在门口便看到里面那个瘦弱的身影,心中一喜,面色都松散了几分。

    刘进见此挥手示意跟来的人退下,随后见皇上走了进去,还贴心的将殿门给合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