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0章:皇妃要改嫁(10)
    这日,天还未黑钟离毓便放下繁杂的政务,早早驾临清泉宫。颇有兴致的一直在等,等那只小老鼠再来自投罗网。

    他自己也说不上为何会来,大约他还是不信有人会真的只想着点心,却忽略了别的。只是,这晚他注定会失望了,因为他要等的人在这晚早早就躺下歇息了。虽半夜仍旧被饿醒了,但她宁愿自己饿死,也不敢在去找什么点心了。

    真到深夜,依旧不见小老鼠过来的钟离毓不得不承认,还真的有人只想着点心,而忽略了自己。

    他真的被人无视了!

    很不错!非常好!

    钟离毓绷着脸,唤来刘进,语气有些不悦道:“去飘絮苑!”

    刘进愣了一瞬,只因这飘絮苑地处偏僻,里面住的瑾美人也不受宠。一年下来,皇上也去不了个一两次。未免等会飘絮苑那边怠慢了皇上,刘进立马应了声诺,然后赶紧吩咐人先安排下去。

    刘进一时猜不透皇上的心思,面上瞧着也不甚高兴的样子。也不知是不是瑾美人暗地里使了什么手段,不然皇上怎的忽然想起去飘絮苑了。刘进跟着钟离毓面上瞧不出什么,心里却一直没停的思索,却始终不得答案。

    也是自这晚起,刘进觉得皇上似乎变了个人一样。原本每日都要将当日的奏章批阅完才肯歇下的皇上,这三日以来却一改往日勤政的形象,整日流连后宫各处娘娘那里。

    自那晚的飘絮苑瑾美人开始,紧接着第二日上午去了醉花苑王美人处。下午抽时间去了趟承香宫梅妃娘娘那里,晚上却辗转到了吟霜苑谢嫔娘娘处,然后第二日接着又去了好几处宫殿。

    皇上后宫人数本就不多,这么着三日跑下来,后宫几处平日不怎么常去的娘娘那里,都被皇上跑了个遍。刘进彻底被弄糊涂了,皇上这是一时心血来潮,还是往后都这样雨露均沾了?

    然而要说雨露均沾的话,皇上却又从不在各位娘娘那里歇下,这却又是何故?

    清泉宫里,钟离毓独坐与汤池边上,半响没有挪动一下。离他边上不远处,放了个矮几,上面摆了几样点心,正是几日前他曾吃过说好的那几样。其实自那日尝过之后,他便再未碰这点心,但还是叫人摆了。

    宫人只当合了他的胃口,却不知作为皇帝的他,即便面对自己在喜欢吃的东西,他也从不吃第三口,这便是他的无奈。就像如今,他明明只是想找个人而已,却只能亲自到每个宫里轮着走一遍,而不能下令大肆的搜查。

    晚些时候,刘进进来伺候钟离毓更衣时,不小心看到了一样东西。他整个人顿时犹如醍醐灌顶,瞬间便明白了皇上的心思。原来皇上这几日满宫的乱转,是为了这个!难怪,皇上到一处就盯着那个宫里的人乱瞟,还有意无意的问是不是和宫上下的人都在这里。

    刘进觉得自己真是木瓜脑袋,先前怎么没想到这茬儿!他还以为皇上放下这事儿了,却没想,皇上不是放下了,而是放心里去了!刘进不知改怎么跟皇上说,想说他知道这手绢儿的主人是谁,却又担心皇上多想。毕竟他一个内监总管,若跟后宫之事有了牵扯,往后在皇上跟前,怕就没那么得力了!

    思来想去都觉得不妥,刘进暂且按下此事,觉得还是等他跟那人商量一下再决定该如何。

    君瑶这边丹桂一直没说何时去冷宫,好在君瑶也不指望她,不然正是要急死了。宫宴当日男女主是必须要见面的,随着时间的靠近,君瑶整个人都有些紧张起来。

    明日便是宫宴举行的日子,宫里各处越发忙碌,不过这忙碌中却也带着喜悦。只因他们崇拜的王爷打了胜仗回来,他们又能过几年的安稳日子,这个自然是值得庆祝的事情。

    这日下午,丹桂找到君瑶,满脸喜悦道:“花溪,我被管事的宫婢抽调到别处去帮忙了,是以今晚我就不回来了。宫宴之后,也要听管事安排,或许今后这里便只你一人。”

    “你别担心,若我日子好过了,我定然想法子将你也调去我身边,到时咱们就又能在一起了!”

    “晚上你一人睡觉时,千万记得关好门窗,别吹到冷风,要护好自己。玉翠宫这里已经被人忘掉,吃穿用度基本都没有了,你要学着机灵些,忍过这几日便好!”

    两人在一起是有不少日子,但真正相处的却不过后面那些人走了之后。在君瑶看来,也是有些情分在的,想来丹桂也跟自己想的一样。只是丹桂这话里话外,怎么听都有种交代后事的感觉。

    君瑶想插嘴问两句丹桂要去何处,在哪里做事,或者被何人调走。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插话,丹桂吧啦吧啦说了一通之后,人转身便走了,连自己的东西都没收拾。

    君瑶转念一想又释然了,丹桂只是调到别处去做事,她为什么要收拾东西带走,倒是自己多想了。

    丹桂一走,玉翠宫便只剩君瑶一人了。这样也好,今晚正好趁着没人,去一趟冷宫。一来瞧瞧女主怎么样了,再来也顺便跟她探讨一下,如何在宫宴上见见那位打了胜仗回来的王爷钟离钺,她的官配男主。

    这回出去君瑶总算学聪明了一点,将郁简言那块破石头带在身上,免得在出现那晚那样的情形。

    那晚被丹桂折腾了一番,君瑶还以为这石头坏了,没想第二日便被郁简言摆弄好了。君瑶趁机问了郁简言,关于这石头能不能帮自己把风之类的问题。当时郁简言巴啦了一堆君瑶听不明白的‘专业词汇’,最后一句话总结,完全没有问题!

    君瑶觉得,这石头总算有了点合自己心意的功能,也不枉自己现在整日都将它带在身上了。到了冷宫,去了上回见到林菀的那处小院,却没见有人在里面。接着君瑶又转了几处,也不见林菀,甚至连上回那个疯疯癫癫的玉大娘也没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