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8章:皇妃要改嫁(8)
    钟离毓退掉中衣,转而瞧了一眼小老鼠,却见她扭头不敢看着自己,唇角勾起,扯出个浅笑,随后走进汤池。在池边坐下,半个身子还露在外面,头都没回的命令道:“跪下!”

    君瑶起初不敢看他,然而等他人坐下之后。又大着胆子偷偷瞄了几眼,她是看着倒霉皇帝光着上半截身子下的汤池,此时他身子有大半隐在温泉中,面貌跟身材都看的不甚清楚,只觉背对着自己的肩膀倒是够宽。

    还没饱了眼福,就听到这么一句命令,吓得她一下子跪倒在地,再不敢乱看。

    “朕乏了,过来给朕捏捏!”钟离毓指了指自己的肩膀,他知道小老鼠看见了,她一直在偷瞄,自己如何不知。

    君瑶以为自己偷瞄被发现,正不知如何应对之时,却听人家提了这么个要求。当下也不及多想,起身走进汤池两步,随后蹲下身子伸手正欲给他按捏,却听那倒霉皇帝又道:“朕让你起了吗?”

    君瑶心中咯噔一下,连忙再次跪下。那人终是满意,开始吧三个字似是用鼻子哼出来的一样。君瑶心中忍不住腹诽道:看把你给能的,本姑娘先顺着你这倒霉皇帝一次。待日后,看我怎么帮助你的妃子跟你的弟弟一同给你头上加点绿。

    到时不但你的皇位被夺,你还要面临着自己小老婆跟自己亲弟弟的双重背叛。

    天!先前君瑶还觉得这很是狗血,如今心里竟隐隐有了些报复的快感,胸口堵着的那口气总算顺了点儿。她伸手开始给这倒霉皇帝按摩,鉴于他之后会很倒霉,君瑶此时给他按摩到真用了些心思。

    她虽没刻意学过,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走路吧!

    她在现代工作压力过大或者太过劳累的时候,也会去松松骨头。去的多了,一些手法纵然没学过也能模仿个七八分。此时用在这倒霉皇帝身上,到也便宜他了。

    君瑶自己都觉得很满意了,谁知却被人家赤果果的嫌弃了。

    “手没轻没重的,没伺候过人?”钟离毓扭头,眼睛半阖着斜睨了君瑶一眼。

    “嗯?”这一刻,君瑶忽然意识到这倒霉皇帝为何一直让自己跪着。合着只有自己跪下来,这倒霉皇帝才不用抬起他高傲的头,不用仰视自己!

    眼见倒霉皇帝眉眼微抬,脸色一沉似要发火。

    君瑶立马意识到自己可能又出了问题,连忙将身子伏低,恭谨回道:“回皇上,奴才一向做惯了粗活,下手便没了分寸,要不奴才给您传其他人过来伺候?”

    钟离毓半响没有说话,君瑶等不到他回应,手下正不知要停还是继续时,便想悄悄将手收回。哪知那倒霉皇帝猛然出手,一把攥住君瑶正欲抽回的手,大手捏住她的小手,拇指在她手心揉捏了两下。

    “继续,朕没发话不准停下!”钟离毓将那双欲逃离的小手,又拉回到自己肩膀。以他的眼光,自然是第一眼便知道对方是女子。

    刚看到她时,他还以为是自己的某位妃子一时兴起,特地扮成小内监来增添情/趣。看到她小老鼠般的只顾着那几盘点心,只觉甚是可爱,便出声将她唤了进来。

    既然有人特意送上门来,他若不好好享用岂不白白辜负了佳人这一片痴心!就是刚才之前,钟离毓一直认为,这小老鼠即便不是自己的妃子,那也是个胆大的宫女。

    可瞧着她又似乎并没什么别的心思,就连自己的暗示都没懂。且刚刚摸她手时确实觉得很是粗糙,做惯了粗活这点倒是没有说假话。

    钟离毓觉得不管小老鼠是不是以退为进,留下她自然就不怕她不露出马脚了!

    君瑶心里忍不住又诅咒了一番倒霉皇帝,暗戳戳的想着倒霉皇帝知道自己被绿时该怎样的难受。越想越有劲儿,下手自然就又没了章法,惹来倒霉皇帝的警告之后,君瑶才赶紧收起心思,仔细给他按捏起来。

    钟离毓这里一直在等小老鼠露出马脚,君瑶却一心只想着如何做好这按摩师的工作,根本无暇顾及其他。还别说,被君瑶这么一通折腾,钟离毓还颇为受用,竟歪靠在汤池边沉沉睡了过去。

    君瑶眼见倒霉皇帝睡着,手劲儿慢慢放轻了下来,直至她双手停下,也没见倒霉皇帝有醒过来的样子。君瑶顿时放松下来,心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君瑶缓了下跪麻了的双腿,半响仍旧不见倒霉皇帝有动静。君瑶又悄悄往后挪了几步,随后起身,悄默声的往门口的方向移了过去。

    眼见离门口还有两三步的样子,君瑶再次看了倒霉皇帝一眼。见他还在沉睡,便提气跑了出去。

    君瑶一口气跑出了正殿,到了门外,先前守在门外的那两个内监已经不见。匆忙逃命的她仍旧不忘将自己先前藏好的内监服带上,随后便急匆匆的自后门出了宫殿。

    为防万一,君瑶甚至没有直接回玉翠宫。先在别处绕了一圈儿,确定没问题了又换好衣衫,这才悄悄摸回了玉翠宫。

    此时丹桂已经睡下,被君瑶开门的声音惊醒。迷糊的见她进来,便问道:“都说了改日我找机会带你娶看看,怎的大半夜的你又摸去了冷宫?”丹桂上回听君瑶那样说了之后,这次没见她自然第一时间就想到她又摸去了冷宫。

    君瑶一愣,瞬间明白过来,“丹桂姐快睡吧,我听你的就是!”

    “嗯,你也……”随后丹桂鼻子里哼了一句什么,君瑶也没听清。

    不多时,丹桂再次沉沉睡去,君瑶才松了一口气。反应过来,匆匆爬上炕,在枕头下翻了半天也没找到那块破石头。这才想起,先前自己走的急,并未将石头收好。随后君瑶将自己的铺盖卷儿全都抖了一遍也未发现石头,不死心的她又抖了一遍。却仍旧没有找到,君瑶立马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先前紧张的心情不见了,君瑶手执蜡烛满屋子都找了一遍,仍旧没有看到。君瑶心里急的不行,只觉要不找到那破石头,今后怕真没法子过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