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章:皇妃要改嫁(7)
    出了屋子,君瑶找了处隐蔽的地方将其中一身套在自己身上,剩下一套妥当藏好。

    不多时,一个身量不足,样貌清秀的小内监走了出来。君瑶也是胆大,大大方方搜了两处偏殿也没见着一个人,便直接朝着正殿那边走去。正殿里亮着灯光,君瑶仗着自己披了一身内监的皮,到也不怕什么。

    皇天不负有心人,果真叫君瑶在正殿找到了能填饱肚子的点心。君瑶高兴的就差大笑三声来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了,不过,她还没糊涂到忘记自己身处何地。

    君瑶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快速的将桌上摆着的十几盘的点心每样扫荡了一块。十几块点心囫囵吞枣的下肚,除了嘴巴太干,也没觉出什么味儿来。恰好又看见旁边有一壶茶,君瑶二话不说,拿起来就灌了半壶,这下肚子彻底饱了。

    左右瞅瞅不见有人过来,君瑶掏出块帕子,每盘点心里面挑一块出来包好。今后晚上的宵夜便有了着落,妈妈说,有了这些点心,往后再也不用担心会被饿醒了。

    君瑶装的不亦乐乎,不多时便装完包好,这才想起,自己回去免不了还要给丹桂一半儿。这么一想,立马觉得一样拿一块儿似乎少了些,还是多拿一块儿吧!

    这么想着,君瑶将包好的点心散开,又从每个盘子里面都拿了一块。还没拿完,又想到这离宫宴也没几天了,难不成吃完了还要再冒险来一次?

    君瑶觉得这样甚是不妥,便又决定在多拿一些。就这么三想两不想的,每盘点心都去了一小半儿,看着明显被人动过的点心。君瑶很是不忍,又动手给人家摆好,免得引起人家的注意,再将丹桂往后的生路都给断了!

    钟离毓挥手示意正要呵斥的内监,独自一人站在门口。饶有兴趣的看着正殿里某人小老鼠一样的搬着点心,随后又将点心一个个摆好。还真别说,原本去了一半点心的盘子,经过她这么一摆弄,还真不大能看的出来。

    眼看小老鼠拾掇好作案现场,正准备要逃,钟离毓下意识的便出口道:“不是让你收拾好这里之后便进来伺候吗?为何还在这里闲晃?”

    君瑶身子一凛,以为自己幻听了,想回头查看却又不敢,整个人立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自己是穿了一身内监服不错,可若对方经常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不认识自己!

    君瑶觉得自己想的太天真了,其实,她就不该这么贪心。摸着怀里自己刚刚揣起来的点心,正在思量对策,却不防那个声音又道:“还愣那里做什么?过来伺候呀!”

    “是是是,这就来!”君瑶根本来不及多想,硬着头皮转过身来,只见到一个侧影转身进了内室。君瑶思量着从这里逃出去的可能性,却在看到门外还立在几个内监之时,彻底死心了!

    跟着那人进了内室,内室里一个超大的池子在朝外冒着热气,整间屋子水雾缭绕,一时之间便如进入仙境。君瑶是怎么也没想到,这宫殿里面居然还有一个温泉。

    她整个人还在发愣之时,水雾迷蒙中,就见先前进来的那人,伸开手臂看着君瑶,“为何还不过来?”

    “……”君瑶此时真的很想知道,眼下这是什么个状况?

    她又不傻,面前这人虽面无表情,但身上却自带王者之气。且这里可是后宫,能在后宫出入的男人只有皇上。

    此刻调头就走也不现实,不说屋里的这个,屋外还守着两人。她一手无寸铁的小宫婢,自然不能硬闯,且她还想活着完成任务,然后回家,彻底离开这个鬼地方。

    小不忍则乱大谋!

    君瑶觉得这皇上应该只是将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内监,就算发现自己偷吃,当时他既没说出来,必然是没打算追究了。这么想来,自己暂时应该还算安全。

    让君瑶觉得很是无语的是,自己先前出来居然没有带着那破石头。不然也好让郁简言那厮帮自己把风来着,不过也不知道那石头有没有这个功能。

    钟离毓等了半天,那小老鼠却不近身,这让他微有些恼火,忍不住声调便高了几分,“你打算让朕一直这么等着?”话落,就见小老鼠哧溜一下蹿到自己身边,速度那叫一个快。

    君瑶到真害怕会触怒到这倒霉皇上,连忙狗腿的窜了过去,点头哈腰的开始在那倒霉皇上的腰间忙活起来。连话都不敢说的君瑶自然就没发现,被自己称为倒霉皇上的某人微扯的嘴角。

    君瑶忙活了半天,却连人家的衣带都未扯掉。随着时间往后推移,君瑶手都紧张的有些发抖,然而那衣带仍旧解不开不说,反而被她越弄越紧了去。假如对方不是生杀大权在握的皇上,君瑶甚至想先踹他两脚再走人了!

    钟离毓眼见小老鼠将自己的衣带越扯越紧,不免对小老鼠的来历存了疑惑。本以为是新调来清泉宫伺候的小宫婢,如今瞧着却连伺候人都不会。

    莫非真的就是一只小老鼠?

    “你叫什么名字?”钟离毓边伸手自己解开衣带,边如是问道。

    这是要问自己的来历了,不知后续会惹来什么麻烦,定然不能照实了说。但又不能不说,君瑶现在后悔的要死,今晚她就应该饿死在玉翠宫才对!做什么要出来找吃的,出来就出来了,吃过了还不赶紧走,还偏要那么贪心的拿那么多。

    “奴才没有名字,管事们都叫我小华。”这样的情况下,君瑶自然不能直接将自己老底给兜出来了。

    钟离毓脱到只剩一件中衣时停了下来,听小老鼠这么说。忍不住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当真如此?”

    君瑶脸颊被人捏的生疼,却又不能反抗。若在现代,她早就一脚飞过去了。可如今她受人所制,非但不能动,还要表现出绝对的臣服,免得给自己招来祸患。

    君瑶费劲的点头道:“真的真的,保证真的。”

    这又是嘟嘴又是点头的,到越发想个小老鼠了。片刻,钟离誉松开了捏住君瑶的那只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