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寄生
    四周高大的树木严严实实的遮盖着天空,偶尔露下来一缕阳光,下面则添满了一人多高的灌木丛,所有的土地都被植物占满,周赫嗅了一口潮湿的空气,将地上湿润的泥土踩出一个脚印,这种迷离的错位感让他仿佛来到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或者巴西热带雨林。

    突然一股异香扑鼻,周赫打了个喷嚏,不由自主的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又闻到了让人口舌发慌的香味,周赫忍不住向前走着。

    “等……等等!!为什么我的腿不由自己控制!!”,周赫毛骨悚然,汗毛都要炸开,他好像被控制了!

    发觉不对劲的周赫迅速戴上了防毒面具,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自由了些。

    “这味道……有些像凝胶体,不!是非常像!”,周赫心里想着,忍不住好奇心向源地走去。

    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危险,在巨大的原始森林里,反常的没有危险造就的压抑感反而更让人感到恐惧!

    一定有问题!!

    “有东西靠近了!”,周赫一激灵,感觉到了异常。

    周赫迅速躲在了树木背后,却发现前方一只野牛状巨兽摇摇晃晃的向前走着,就像是喝醉了酒的醉汉。

    巨兽发出嗤嗤的响鼻声,根本在意周赫拙劣的藏身技巧,在这个危险的世界里,这绝对不是件正常的事!

    “难道它是喝醉了?”,周赫心里想着,默默跟在巨兽后面。

    经过了一片沼泽,周赫蹑手蹑脚的从一棵树跃到另一颗树,向着香味越来越浓郁的远方进发。

    越靠近,诡异的场景越来越多!食肉动物,食草动物,甚至是丧尸,互不干扰的向着前方跌跌撞撞的进发着,物种更是繁多!

    直到所有动物都停到了一座大型二层办公楼面前!

    依稀可见这是农村政府常见的二层小楼,周围的水泥地破破烂烂,已经被生命力旺盛的植物狠狠扎根,周围一片荒凉,二层的屋顶也被压塌,上面长满不知名的植物,落叶铺满了整个地面,像是来到了《寂静岭》的破败鬼屋。

    只有巨大的一层客厅依稀可见里面的破败装设,却由于四周巨大的树木遮挡了阳光,显得阴郁昏暗。

    动物们竟然井然有序的走进了大厅!!

    “就是这儿了!”,周赫确定的望了望,忍着巨大的生理渴望,咽了咽口水,走了进去。

    可是让他远远没有想到的,是里面的场景,看到它,吓得周赫汗毛都掉了一地!!

    “这……鬼片片场吗??”,周赫擦了擦眼睛,手脚发软的望着眼前的场景。

    一座巨大的坟!!

    尸体堆成的坟!!

    小山一样的尸骨堆积在一起,越堆越满,越堆越高,有的已经化成白骨累累,而新鲜一些的则肠穿肚烂,场面诡异,而让他更恐惧的,是除了香味,这里竟然没有一丝腐烂的味道!!

    坟堆最上面的尸体还很新鲜,可以看到是人类的尸体。

    也只能是人类,丧尸是没有如此复杂的表情的!

    这些人脸上充满了恐惧,嘴巴大张,眼珠从眼眶脱落,不知道去了哪里!!

    动物们进来大厅,哗啦倒在了坟堆之上,体型小的则是踩着杂七杂八的尸体往上爬,走到了坟顶,身体以着极其怪异的姿势倒在原地,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等待着死亡降临。

    周赫有点后悔来到这个地方,他现在好像明白了什么!!

    还有腐肉的尸体上则是钻出了白色的芽,妖异地泛着白色晶莹的光!而其他肠穿肚烂到不成样子的尸体上,长满了同样是这种“植物”的芽!!有的甚至从人类的眼眶,嘴巴里钻了出来!!顶端则伫立着最大的一株!

    这是一株奇怪的“植物”,白色晶莹的网状叶片四处伸展,荷花状的骨朵摇曳生姿,仔细一看,竟是层层叠叠的丝状结构!

    “这……这是白骨精要成精了?开在累累白骨上妖冶的花,这难道是妖精吗?”,周赫喃喃自语,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是无神论者,哪怕到了末世,周赫用精神力仔细一查,果然就发现了端倪!!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植物!!

    这是一棵真菌!!

    一个穿着防弹衣的家伙嘴巴张合,眼睛爆突,似乎是要说什么话,身体却不由自主的颤抖着爬向了坟堆顶部!

    这是个人!

    周赫迟疑了一下,没有去救他,已经迟了,这家伙肺里充满了孢子,就算救下,也免不了破胸而出的悲剧。

    幸好他有着鸡肋的精神力,可以将自己肺里的孢子一一消灭。

    总算是搞清楚怎么回事。

    这是种寄生真菌,它需要大量的尸体补充有机物质来进行生长,于是会释放出类似于凝胶体香气的孢子吸引物种前来,时间一长,孢子在体内迅速激活繁殖,寄生在动物的脊柱中枢神经系统,随即便是控制着动物寻找发源处,或者寻找湿热的洞穴开始繁殖,直到最后破胸而出!

    这也是死去的人类表情痛苦的原因,孢子进不去动物的大脑,却能控制他们的行动,受害者人类活生生的看着自己手脚不受控制,躺在坟堆,任由真菌从身体的各个部位长出,意识清醒的看着自己被活活“吃掉”,直到死亡。

    “唉,这真是世上最最痛苦的折磨啊!!”,周赫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