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三章 威胁
    把萧峰送进四楼,毕晶施施然上了十六楼会议室。这栋大厦原本就为各路衙门开会、住宿,设计了大大小小七八个会议室,很可惜,大厦建成时间不长,就赶上国家狠刹奢靡之风,严控会议规模和招待档次,再加上市面不怎么景气,会议室出租生意一落千丈,十天半个月也不见得能租出去一间。..

    好在大厦幕后老板财大气粗,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几间大点而的会议室,改洗浴中心的改洗浴中心,改大宝剑的改大宝剑,改kv的改kv,生意居然还不错。而且里面还改了个高档会所,传说里面要啥有啥,号称本地小天上人间,颇为神秘而传奇,算是本地最吸引话题的所在。

    说起来也很奇怪,你说市面不怎么景气吧,偏偏某些生意越发繁荣起来,不知道这应该叫作“口红经济学”呢,还是应该叫做“短裙经济学”。坐在十六楼会议室最后一排,毕晶不断摇头苦笑,百思不得其解。

    这间会议室算是大厦仅存的两个会议室之一,面积并不大。也不知道是荒废时间太久疏于打理,还是没来的的及好好打扫,毕晶总觉着周围空气里依稀飘着某种发霉的味道,以及隐隐的空气清新剂和5消毒液的混合味道,让人一阵阵不舒服。

    会场里稀稀拉拉坐着几十号人,台上一个发际线和某腐国王子有得一比的老干部,正在介绍情况,依稀仿佛是说,本市将与某某制作公司、某某电影厂合作,推出一部具有本地文化特色的大型连续剧,将有国内大咖参与演出,吧啦吧啦之类。不过毕晶也没心思细听,反正进来的时候发的材料里,都说的很清楚,那个老干部也只不过照本宣科而已——这也算是本地官场最有意思的特色之一了。

    你说你就是照稿子念,还非得把人弄来开什么发布会?发布会的逼格还这么l,发了厚厚一摞材料,里面居然连个车马费都没包!哪像人家那些制作公司的正经发布会,最少也请个流量明星站台啊,甭管请什么记者,车马费不说,每个人还发朵小红花带着,一个个跟新郎官似的。

    关键你都要开拍了,还搞这种发布会干什么,有嘛用啊!现在电视剧要想挣钱,宣发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炒啊喂!你不弄个女主演a和摄影师b开房了,男主演和某女星d恋爱了,哪有话题性啊?最不济你也得弄个男主演老婆劈腿,和小奶狗泳池春色吧?你派一除了发际线高什么都不高的老干部嘚吧嘚有啥用啊?

    不过,这其实都不是毕晶考虑的重点,反正这发布会本来就不想来的,之所以要坐在这充满霉味、消毒液味和空气清新剂味道的屋子里,受这份洋罪,唯一的原因就是装老实,不想引起姓王的怀疑。而现在毕晶满脑子想的,都是两位师兄什么时候会发动攻势,满脑子都是殷素素究竟能不能按自己说的那样,成功把箱子放进那间办公室。放进去一切都好说,要是放不进去,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等待下一次机会?还是干脆按萧峰说的,直接上门灭了丫的算了?话说这个选项很是诱人啊,但是毕晶也知道,一旦迷恋上这种暴力,以后自己的性格和行事,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天翻地覆的变化,可就谁也说不好了,毕竟这是犯法的,自己会不会最终变成一个心狠手辣残忍嗜血的大魔头?

    “奶奶的,看样子老子还是太善良了啊。”毕晶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心说自己还真不是搞阴谋的干坏事儿的料子,就这么点事儿就弄得自己心神不安的,这心态简直弱爆了。想象那些里,谁家里养了这么多超级高手高手高高手,还过的这么小心翼翼这么憋屈的,早就出去大杀四方了好么?自己这发展路子,到了儿了变不成爽文男主啊,怪不的写个都写一本仆一本

    中央空调吹来凉爽的风,异样的味道在鼻端来来往往,台上嗡嗡嗡的念稿声在耳边飘来飘去,毕晶只觉得头昏脑涨,有点昏昏欲睡。

    “嗡——”就在毕晶合上眼,脑袋猛一沉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毕晶一个激灵抬起头来,前后左右四下乱转看了一圈,才发现是自己手机响了。

    妈的这是谁啊,不知道打搅别人睡觉是这世界上第一大恶行吗?老子这一大早上又是跑又是跳,又是听这索然无味的破会的,就不能让老子消停一会儿?

    看了一眼屏幕,是个陌生号码,山寨机强大的拦截功能,也没标明是骚扰电话啊广告推销之类的。有心不接吧,又怕耽误了什么事儿,要是接吧,今儿这觉可就别想睡了。抄起电话来,看别人没注意,走出会议室,按下接听键,恶声恶气道:“谁啊?”

    毕晶觉着自己这声音,明显有点起床气的意思了,心说要是特么骚扰电话,也别管你是买房子的还是做贷款的,老子拼着这觉不睡了,也骂你个狗血喷头!

    “是毕先生么?”电话那头是标准的普通话,声音听上去很沉稳,也似乎有点高高在上的矫情范儿,就跟电视剧里某喜欢做人导师的装逼犯似的。

    不是买保险做贷款的?而且竟然知道自己名字?毕晶一愣:“你是”语气已经有些软化了,心说这声音听起来倒是有两份耳熟,莫非是以前认识的?

    “你不用管我是谁。”那头的声音还是那么矫情,拿腔拿调道,“我们老板只是有比账和你算算,你来天虹大厦四楼精英搏击俱乐部。”

    原来是精英的人,吓老子一跳,不过这声音貌似不是张辉和那个范什么淼的,口气好像也有点不大对。毕晶正在疑惑间,那头又阴阴笑了两声:“最好现在就来,我们知道你在楼里开会,对吧?”

    毕晶终于决出不对劲来了,阴着嗓子道:“你跟踪我?”

    那边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阴笑一声:“当然,你可以不来,我们并不想造成大家的不愉快,但是你不来的话,我们不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你特”毕晶这火腾就上来了,刚骂了一句,那头咣就把电话挂了。

    “卧槽,这是威胁老子来着?”毕晶火冒三丈,威胁老子?这特么三孙子样,装什么黑涩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