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八章 萧峰出手(二合一章求订求推求月票)
    “不行!”张辉面色凝重,目光急速转动着,忽然攥起右拳在左掌心狠狠一砸,“不打了,咱们认输!”

    毕晶心里莫名一喜,不打好啊,不打母老虎就没危险了。这个程强是在是太变态了!但随即愕然,不打了?母老虎已经是最后一个选手了,她再认输的话,这场关系到精英俱乐部命运的较量,可就彻底输了!是,双方是没有事先约定,打输了就得把精英让出去,但这样的生死战一败涂地,还是当着那么多学员的面,而且是主动认输,而不是被人打倒,这事传出去,以后这家俱乐部还会有号召力么,还能招得到人?解散,破产,也就离着不远了。

    眼看着多少年的心血,很可能就毁于一旦,张辉舍得?

    毕晶惊讶地看着张辉,张辉却严肃地看着手下几个教练,在龚力、范淼等人身上一一划过。目光所到之处,每一个人都面色凝重却毫不犹豫地重重点头。龚力狠狠跺了跺脚:“认输就认输,妈的,大不了哥儿几个从头再来!”

    妈的搞这么煽情干什么,拍电影啊!毕晶心里有些发堵,转头看看萧峰,却发现萧峰正微笑着看着这几个人,微微颔首。

    张辉见几个人都点头,再不犹豫,转头对着刘达,沉声道:“刘达你听着,这一场,我们认……”

    “闭嘴!”张辉话没说完,台上就传来一声轻叱,母老虎柳眉倒竖,高声道,“你胡说什么,干什么你?”

    张辉苦笑:“不用打了,我已经决定了……”

    母老虎立刻打断他的话:“闭嘴!这事儿你说了不算!”

    “这是我的生意,”张辉又好气又好笑,还有点着急,“我说了不算难道你说了算?”

    “我呸!还没打怎么知道打得过打不过?”母老虎啐了一声,“反正我是没有不战而降的爱好!”

    张辉急得直跳脚:“我说你这姑娘怎么不听人劝呢?”凑到擂台边上,压低声音道:“你不是非让我把话说那么明白吧,你打不过这个……”龚力几个人也围过来劝。毕晶凑到擂台边,喊了一声:“别逞能啊,行就行,这么多人还能害你怎么着?”

    母老虎瞪了毕晶一眼:“胖子你闭嘴,这儿没你的事儿!”

    毕晶心说妈的老子就是犯贱,又不是不知道这母老虎那宁死不弯的脾气,就多余跟你搭这个茬,不过好在这回母老虎嘴下留情,把胖子前面那个“死”字给抹掉了。缩缩脖子,不理她了。

    一句话打发走毕晶,母老虎转过头来对张辉道:“姑奶奶已经决定了,谁拦着我你们知道后果的啊!”

    张辉几个人都是一哆嗦,母老虎又道:“你们非要认输也行,回头老娘就自己找那帮人打去!”

    这种话都说得出来?张辉等人一阵无语,却也知道这姑娘向来说到做到,一个人上门挑战人家这种事,她可不是干不出来。但是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跟一个无比强大而且残忍的高手对战?

    一帮人正在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来:“让她打吧,她说得对,不战而降,的确不是习武者该做的事情。”一转头,就见萧峰微笑着,缓缓点头的道:“放心,她没事的。”

    张辉看着萧峰,目光中又是怀疑,又似乎怀着一点希望,脸色阴晴不定,好像在考虑什么。过了好半天,才终于艰难地下了决定,咬着牙点了点头。

    龚力急道:“经理!你……”张辉摆摆手,深深看着萧峰:“你一定要保证涵梓的安全!”

    萧峰点点头,没说话。

    毕晶长出一口气,又这句话在,母老虎就绝对不会出事儿!转头看看刘达,却发现这个混混一样的家伙,以及他的三个手下,就一直紧紧盯着台上的母老虎,都没向这边看一眼,更没有趁着这边吵成一团而又什么过分的举动。也不知道是被母老虎气炸了肺没顾上啊,还是被刚才萧峰那一眼吓得。

    张辉站在台下,看着母老虎,沉声道:“等下你注意,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

    母老虎眉开眼笑,摆摆手道:“早这么说不就行了,干嘛吵来吵去让别人看笑话——放心吧张哥!”说着还朝萧峰看了一眼,笑了笑,道:“谢了萧哥!”顺便还瞪了眼毕晶。

    这个暴力女人!毕晶心里这通骂,感情谁让你去打架谁就是好人是吧,居然还敢瞪老子了!不过想想,这娘们儿这次对自己一没打二没骂,已经很给面子了……

    母老虎转过身去,面对着程强的时候,笑容已经完全敛去,面沉似水,缓缓摆了一个黄飞鸿一样的起手式。

    程强站在两米开外,忽然对着母老虎举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请多指教。”

    妈的假惺惺!毕晶冷眼瞧着,轻声骂了一句,心说学小鬼子的功夫,是不是连性子都学得跟小鬼子一样啊?

    台上母老虎也同时嗤了一声,道:“你们怎么这么麻烦呢?”但还是无奈地收势,双手抱了抱拳,“你也多指教!”

    但就在她话音刚落,还没有重新摆出格斗架势的时候,程强忽然“嗨——”地一声大喊,双腿往前猛跨一步,瞬间跨越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身体腾空而起,右腿凌空下劈,带起呼呼风声,如泰山压顶般直砸母老虎头顶。

    “小心!”台下惊呼声中,母老虎猝不及防,身体噔噔噔后退几步,堪堪躲过这一脚。但程强左腿疼地落地,砸得擂台一声巨响,微微一拧腰,右腿竟不收回,一脚直踹母老虎面门。母老虎双臂一曲急速上扬,正好格挡在这一脚上。

    “噗”一声闷响,这一脚力量极大,母老虎竟然承受不住,上身向后微微一扬,双腿噔噔噔噔又是接连后退几步,一下子就被逼到擂台边缘,几乎撞到围绳上了。

    一招之间,母老虎已经陷入被动,张辉等人骇然变色,萧峰重重哼了一声,眼睛微微眯起来,狠狠盯着程强,目光中精芒一闪而逝。

    “卑鄙!不要脸!”毕晶不由痛骂出声,程强这王八蛋果然跟小鬼子一样,表面上彬彬有礼,背地里净特么下黑手搞偷袭了!

    程强一个回合吧母老虎逼到场边,更不停手,向前一个大踏步,右腿站地,左脚横扫母老虎身侧。

    母老虎一个照面就几乎被逼入绝境,又被连环追击,却并不惊慌,向右一个侧滑步,身体猛然后仰几乎九十度,躲过这一脚,右脚轻抬,照着程强支撑腿狠踢。

    “砰!”母老虎一脚踢中程强右腿髌骨,发出一声脆响。程强小腿猛烈地一晃,却并没有丝毫退却,左腿连扫,仍然照着母老虎腰部直踢。

    他竟然宁愿承受这一脚重击,也不愿意失去主动!

    张辉看得骇然变色:“坏了!”

    母老虎上身直起,随即一拧腰一躬身,向旁边一个侧步,才堪堪躲过这两脚。但身体还没站稳,程强已经如影随形,呼呼两记直拳,猛攻母老虎面门。

    母老虎闪身退开,双手抓住围绳,整个身体忽然凌空横摆起来,接着这股力量,双脚接连猛踢。砰砰两声,母老虎一脚踢中程强直袭而来的右拳上,一脚直接踢中程强胸口。程强身体微微晃了两下,微微一顿,竟然不管不顾,左手成拳,右手成勾手,横扫母老虎腿部。

    但母老虎趁着他微微一顿的时候哦,凌空一个翻身,身体又到了擂台中部。程强猛地拧腰翻身,右腿向后直踢横扫,防住了母老虎挥过来的右拳,随即一个旋风腿,直接向母老虎猛扫过来,竟然是守中带攻!

    母老虎一不小心,险些中了程强势大力沉的一脚,无奈之下,只好再次闪身退开。程强趁机回过身来,拳脚生风,狂风暴雨般攻向母老虎,竟然不给对手留下任何喘息之机。

    毕晶看得合不上嘴,妈的这个程强真的是个牲口!

    这接连几招下来,就连毕晶这种绝对的外行都看清楚了,这程强完全就是一种仗势欺人的打法。仗着自己身体粗壮,力量远远超过对手,一上手就是接连强攻,哪怕被对手击中,也不管不顾地承受下来,却绝对不肯放弃全力强攻的局势。

    而母老虎那里,则是另外一种完全相反的情况。

    仗着身体灵活,她一次次躲过对手致命的重击,想尽一切办法和对手游斗,乘隙寻找对手的破绽。这种打法并不能说是错的,她也无数次找到了对手的破绽,并进行了极其精确的打击,无数次击中对手。但问题在于,和对手相比,她的力量实在有所不足,十几次击中对手,却没有一次取得应有的效果,程强几乎是一声不吭就受了下来。而她自己,则不得不想尽办法,躲避对手的重击——程强的力量实在太可怕了,几乎每一次出手都奔着让对手致伤致残,有几次只是击中了并非要害的部位,母老虎都浑身一阵颤抖,眉头都紧紧皱了起来,显然受到的打击是让她几乎难以承受。

    转眼间,两人交手已经将近十分钟。在这十分钟时间里,就一直是程强压着母老虎在打。他的身形步伐并不特别灵活,向前向后向左向右单调得很,招数也并不复杂,无非也就是劈腿踢腿直拳勾拳直脾横扫,但他的每一次出手都势大力沉,每一攻击都让母老虎不敢正面接触。如果不是她躲闪快速,卸力方式巧妙,只怕早已经中拳倒地了。

    在这十分钟时间里,母老虎仗着灵活的步伐,不断游击缠斗,努力寻找着击败对手的办法。但在对手强悍的抗击打能力和攻击力量面前,她的努力似乎都是徒劳的。

    但是,她没有放弃,仍然在一次又一次试探着,躲闪着,攻击着。

    很快,毕晶就发现,母老虎的眉头紧紧皱起来,身体也不像一开始那么灵活了,大滴大滴的汗水,从额头缓缓留下来,变成了一条条小溪,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紧紧贴在她窈窕的身体上,看上去那么美妙,却又那么残酷。

    “别打了!别打了!”毕晶焦急地只想大喊大叫,一次次转头看着萧峰,示意他赶紧终结这场战斗算了。但萧峰仍然看着台上,目光炯炯,却似乎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对毕晶的暗示视若无睹。

    这时候,母老虎体力似乎终于跟不上了,动作明显慢了下来,步伐也开始散乱。而程强的动作,却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几乎逼得母老虎气都喘不过来,躲闪之际,也已经力不从心。

    “搞死她!搞死她!”刘达挥舞着双手跳起来,嚣张地大喊着。

    毕晶急得直跳脚,转向另一边,瞪着张辉,心里叫道:“你特么就这么看着一个女人在台上拼命啊!”

    张辉脸色急剧变幻,咬牙看了萧峰一眼,忽然跳起来,大声喊道:“我们认……”

    他第一个字刚刚出口,就见母老虎拧身一个旋风腿,直踢程强头部,程强不闪不避,一拳闷在母老虎脚心上。

    砰一声响,母老虎右腿一阵颤抖,双脚落地,噔噔噔噔连退,随即双腿一软,向地上倒下去。

    程强满脸狞笑,腾空而起,如同苍鹰一般凌空下击,双腿从空中直踹母老虎胸腹,这两脚如果踢中,母老虎不死也得重伤!

    毕晶急得“啊”一声叫起来。那一边,刘达已经振臂高呼:“好!搞死——”

    眼瞅着程强双脚就要踩中母老虎,忽然黑影一晃,所有人眼前一花,台上已经多了一个人,竟赶在母老虎倒地之前闪到她身边,一只大手抓住它脖颈轻轻一提,带着母老虎身体闪电般后退数米,瞬间脱离了程强攻击范围。

    “砰!”程强双脚踩空,重重落在地上,擂台一阵震颤。

    “输!”这时候,张辉的一个输字才刚刚出口。而刘达的最后一个“她”字,竟然还没来得及出口,就卡在那里。

    所有人都看着台上那个高大的身影,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呼——”毕晶长出一口气,看着卓立擂台的萧峰,差一点虚脱在地。

    在最后的时刻,萧峰,终于出手了!

    ps:又晚了。祝大家五一节劳动快乐啊!我反正是劳动了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