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二章 祖传秘方
    萧峰盯着那个小纸包,缓缓摇头:“恐防有诈,还是我来开吧。”

    毕晶一阵好笑:“不是吧萧哥,别说吴老二那家伙能诈个什么,就说这么一个小纸包,还能做出什么花样来,是一打开就万箭齐发,还是上面下了毒?我靠,总不至于喷出一股我爱一根柴来吧?”

    萧峰仍然摇头:“我总觉得,这个吴老二不怎么靠谱……他说的,未必可信啊!”说着站起来从窗边走到毕晶对面。

    “行,你愿意开,那就给你。”毕晶虽然觉得萧峰有些小题大做了,但见萧峰一脸严肃的神情,心里也不免有些忐忑——上午一直在外边,都没开开这个小纸包看看,其实不也是怕里面有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不宜在外边开封么?这个吴老二,该不会真的晃点自己吧?想了想,还是伸手把小纸包递给萧峰。

    萧峰接过纸包,后退两步站到电视机前面,这时候小龙女也顾不上看电视了,和其他几个一样,目不转睛地看着萧峰。萧峰伸出手掂掂纸包的重量,然后放在眼前仔细查看纸包外观。

    其实这个纸包好像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就是一张白纸,折成了几个角,然后再折回来掖在一起,就和那些小诊所里把各种小药片抱在一起那种差不多,只不过稍微大了一点而已。但萧峰这一套小心翼翼的动作,让毕晶也没由来紧张起来,里面究竟是什么?

    萧峰翻来覆去看了两眼,点点头,慢慢地一点点拆开纸包——什么机关都没有,只不过是一个更小一点的纸包。

    萧峰长吁了一口气,毕晶的脸色却已经开始有点变了。

    随后,萧峰再一次重复了一遍掂重量、观察外观的动作,然后慢慢打开了第二层小纸包。几个人定睛看去,同时一愣——里面,还是一个更加小的,扁扁的纸包。

    凌霜华和殷素素,外加小龙女,神色越来越严肃,也似乎有点兴奋,这么一层层包起来,里面的东西一定异常珍贵!只有毕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几乎有点坐立不安了。

    “怎么了?”萧峰看了眼毕晶,奇怪地问道,“又什么不对?”

    毕晶深吸了口气,脸色难看地摇摇头:“没有!”心里却一阵打鼓。他可是记得马三爷那个《祖传秘方》的经典段子,一个浑身痒痒的倒霉蛋,从街上买了个专治痒痒、百试百灵的祖传秘方,结果回到家里,一层层包装打开,最里面却是个小纸条,上写两个大字:挠挠!

    马蛋,吴老二不会也跟自己来这么一手吧?

    但事情很快就朝着毕晶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在拆开第三层,露出第四层几乎一模一样的小纸包之后,萧峰越拆越快,几乎已经不假思索。第四层,第五层,第六层……一直到第十层,露出一个烟盒里面的锡箔纸包之后,毕晶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可以滴下水来了。

    拿着小小的锡箔纸包,萧峰看了两眼,三下两下就拆开了,然后,里面露出一张一寸见方的小纸片。

    终于见到真章了!小龙女和殷素素凌霜华几乎同时站起来,凑到萧峰跟前,定睛观看,想要知道如此保存严密的纸张上,究竟写了什么东西。

    下一刻,几个人同时发出一声轻轻惊呼。

    毕晶本来已经几乎瘫坐在沙发上了,听到几个人的惊呼,当时就是一激灵,难道上面写的不是“挠挠”?

    “是什么?”毕晶一下子站起来,冲着电视机前的萧峰喊了一声。

    萧峰看看毕晶,又看看手里的小纸条,右手中食二指轻轻一甩,那张轻飘飘的小纸片,顿时打着旋缓缓飞过来。毕晶手微微一沉,小纸片已经落进他手里,耳边传来萧峰低沉的声音:“你自己看!”

    “好功夫!”小龙女和殷素素同时喝了声彩,把这样一张轻若鸿毛的小纸片缓缓送出,而不是急速射出去,还正好送到对方手里,其间的手法、内功、技巧,都绝非易事,至少龙殷二人便做不到。更何况萧峰一切都做得轻描淡写,似乎就是家常便饭一般,根本没见他如何作势用力,足见其武功已至化境。

    但毕晶这时候已经顾不上细想萧峰的功夫究竟怎么样了。事实上,以他的眼光和见识,就算见到这种现象,如果不去联系武侠小说中的种种描写,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

    何况,他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已经放在了眼前这张小小的纸片上。

    然后,只扫了一眼纸片上的内容,毕晶就仰天大骂:“狗日的吴老二啊——”

    的确没写“挠挠”俩字,甚至还比“挠挠”多了不少——这张一寸见方的小纸片上,用歪七扭八的字体写着两个大字:办证!下面,还有一行小字,177xxxxxxxx!

    真跟老子玩祖传秘方啊!毕晶简直欲哭无泪,自己怎么就那么轻易相信了吴老二这个王八蛋呢?这个王八蛋又不是第一次阴自己!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呢?这一刻,毕晶开始深深为自己的智商感到担忧,再这样下去,那可就不是被吴老二阴的事儿了,下一次穿进武侠世界的时候,说不定就得横尸街头,死无葬身之地!

    萧峰和小龙女等人面面相觑,这胖子吃错药了,怎么这么大反应?

    “你怎么了?”凌霜华问道,“有什么不对么?”

    “有什么不对么?你们居然问我有什么不对?”毕晶悲愤欲绝,“这特么就是一小广告,大街上刷得到处都是,你居然问我有什么不对?”

    “骗人的?”凌霜华从毕晶手里拿过小纸条,翻来覆去看了一遍,疑惑道,“办身份证,难道不是找办证的么?”

    毕晶哭笑不得:“这个骗人的好不好,违法的好不好?办户口办身份证,要去派出所警察局的好不好?”

    凌霜华皱眉思索一下,摇摇头道:“那也不对啊?我记得你刚才说,当时那个吴老二,是直接掏出这个送给你的?”

    “是啊,就是直接给我的啊,”毕晶一愣,“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