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九章 特训
    毕晶觉得自己话已经足够真诚了,没想到萧峰断然摇头道:“不行!什么科技保护,终归不如自己身负武功,谁知道那天你就会碰上生死危机的?”

    “那怎么办嘛?”毕晶很是感动,觉得萧峰这哥们算是没白交。可是也很无奈,这哥们怎么这么认死理呢?

    萧峰也不废话,直接把毕晶拎起来:“穿好你的衣服,跟着我,外边跑步去!”

    “跑步?”毕晶顿时一脸苦相,也就上大学的时候每周打卡跑步三次,一毕业就彻底歇了,现在你要我出去跑步,这不要了亲命了嘛,“不跑行不行?”

    萧峰黑着脸哼了一声:“是自己穿好衣服出去跑,还是就这么光着被我拎出去跑?你自己选!”

    这是遇上青皮了啊!毕晶哀叹一声,偷偷看了眼一脸坚定的萧峰,知道今天无论如何是逃不过去了,再低头看看自己白花花的肚皮,当机立断,胸脯一挺斩钉截铁道:“跑!当然是主动跑!”

    出卧室的时候,毕晶才发现时间刚刚五点半,天色才微微发亮,厨房灯却亮着,像是听到客厅里的响动,李萍脑袋探出来:“啊,这么早就出去?”

    毕晶哀怨地看着萧峰,萧峰跟李萍笑着打个招呼,瞪毕晶一眼,哼了一声。毕晶这才磨磨蹭蹭走到门口,一边穿鞋一边跟李萍道:“李姐你起这么早干嘛?别这么辛苦!”

    李萍憨厚地笑了笑道:“没啥辛苦的,这日子比在大漠安逸多了,那时候带着靖儿,天不亮就得起来放羊。”说着背过身去,擦了擦眼角。毕晶就是一叹,唉,这是想儿子了……看起来,回头是免不了又得跑趟射雕啊!

    跟在萧峰身后下楼走到大街上,四周都还没什么人,也就几个清洁工哗啦哗啦扫大街,在昏黄的路灯下,一个个橘红色身影显得格外凄凉。

    “萧哥你瞧,这满大街扬尘,空气太差了,”毕晶眼珠一转,道,“要不咱们晚点出来?”

    “跟着我,跑!”萧峰理都不理,迈开大步就跑,毕晶叹了口气,只好跟着萧峰跑下去。

    从楼下小路出来,出宿舍大门开跑,还没到园子街口,不到五百米,毕晶就脚步发沉,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呼呼……萧哥……慢……慢点行不?”毕晶气喘吁吁,话都说不匀实了。

    萧峰脚步不停,一反手,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来根小指头粗细的竹棍,毕晶一见就炸毛了,“干……干什么?”

    话没说完,萧峰一挥手,竹棍“啪”一声就敲他背上了。毕晶“嗷”一声,背后火辣辣地疼,一大步窜出去十几米远。

    园子街口右转,上中山路,绕裕华路,再右转折向富强路,路上晨练的大爷大妈们开始多起来。他们很惊讶地看到,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黑脸大个子,手里挥舞着一根细竹棍,大步流星跟在一个胖子身后,一句话都不说,但只要那胖子跑得稍慢一点,竹棍立刻就敲下去。“啪”“啪”“啪”,声音之大,简直能传出好几十米外去。

    大爷大妈们看得乐不可支,有几个还喊上了:“年轻人,加油啊——”

    我靠!毕晶差点一口老血喷在马路上,恨不能仰天长叹,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啊,那么大岁数了,怎么心就那么脏呢?

    可这时候毕晶已经实在没力气和老家伙们对骂了,他的嘴,唯一的功能就是呼呼喘气,舌头跟条狗一样伸出来老长,远远看过去跟个吊死鬼也没什么区别。他从来没像现在一样,觉得早上五点多钟也会这么热,只觉得浑身汗水哗哗直往外流,这么一会儿工夫,衣服就全湿透了,头顶跟蒸笼一样,腾腾往外冒白气,毕晶觉着要拍个视频下来,直接就能当武侠片里的内功高手发功看了。

    更可气的是,毕晶觉得自己都快跑死了,萧峰却越来越轻松——这个黑大个儿就这么跟在自己身边,就跟平常遛狗的老头那么轻松走着,连呼吸都那么深那么长,只有手里头那根竹棍,还时不时敲在自己背上,就像敲一条懒狗一样,一边敲还一边唉声叹气。

    我特么还不如狗呢,狗跑累了还能歇会儿呢!毕晶无限悲愤。

    可是现在的情况,除非立马躺地上装死,也只能一直跑下去。毕晶甚至觉得,就算自己真死在地上,萧峰也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拎起来,逼着自己继续跑。不过这时候,毕晶觉得自己连装死的力气都没了,脑子里嗡嗡嗡响成一锅粥,两条腿机械地向前挪动着,就跟不存在一样,空荡荡的。

    已经麻木成这样了么?毕晶觉得,这两条腿,不,整个身体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回到报社宿舍的时候,毕晶是扶着墙上的楼,萧峰居然扶都不扶一把,全程冷眼旁观。可毕晶已经顾不上怨恨,进门就一头扎在沙发上,哀嚎一声,打死老子都不起来了!

    “啊!”一声惊呼在耳边响起,毕晶刚刚爬到沙发上,身子动也不动,微微抬起头,穿了一身黄杉子的侍剑,正站在一边怯生生看着自己,一张小脸上,充满着忐忑和局促,还有一点点惊慌。

    昨天晚上就摔人家旁边,现在怎么又摔在这姑娘旁边了?而且同样是动都不能动?

    毕晶很想跟侍剑打个招呼,说一句“侍剑姑娘啊”“你醒了啊”之类的场面话,结果到嘴里就变成若有若无的哼叫,他现在,实在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毕大哥,昨夜……对不起了……”见毕晶一副半死不活的鬼样子,侍剑越发局促起来,慌忙行了个礼,两只手十根指头搅在一起,手足无措。

    “啊……嗯,呵呵……”毕晶嘴里发出几个毫无意义的音节,身体还是趴在沙发里,动都不动,脑子嗡嗡直响,似乎连思想都凝固了。

    侍剑满脸通红,泪水在眼眶里转啊转啊的,头歪过去:“凌姐姐,毕大哥,是不是还生我气?不肯原谅我?”

    凌霜华的声音响起:“侍剑妹妹别怕,毕大哥那就是累的,他刚才是想说,是吗?没关系,还对你笑了笑呢!”

    毕晶忙不迭点头,心说就是这个意思,可那头点的却无比缓慢而僵硬,好像脖子也都不是自己的一样。

    侍剑原本局促异常,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见毕晶点头,才稍稍放下心来,可终究是不敢确信,小脸一阵红一阵白,迟疑道:“可是,可是他……”

    “妹子你别怕!”萧峰从卫生间洗了把脸出来,刚柔声安慰了侍剑一句,就看见毕晶死狗一样趴在沙发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拎起来,怒道:“别装死,起来接着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