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二章 找到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被小萝莉叫起来吃饭的时候,毕晶还有点迷迷糊糊,沉浸在昨天晚上混乱的思绪中。以致于见到小萝莉因为自己起得晚而不满,撅着小嘴巴的表情,毕晶还一个劲纳闷,眼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导致毕晶没有第一时间抱起小萝莉,让小家伙极其委屈,以为叔叔不喜欢自己了,吃饭的时候还一直撅着个小嘴儿,看得凌霜华等人一阵心疼,抱着她“心肝宝贝”一阵乱叫,哄了好半天才让小萝莉破颜微笑。

    这种迷迷糊糊的混乱,直到一大口糖醋心里美下肚之后,才终于得以缓解。

    妈的你就这么嘴馋?不就一口萝卜丝么,居然就从完美的哲学思考中,回到了活生生的形而下世界?毕晶砸吧了两下嘴,对自己很是不满。

    “毕兄弟,多谢你了。”李萍的话打断了毕晶的自怨自艾,抬头一看,就看到李萍眼角的皱纹深深堆起来,满脸感激地看着自己。

    毕晶摆摆手:“没啥没啥,你就先在这儿住着吧。”顿了一下,又苦笑道,“就是这地方太小了,比不得你那个大三居的帐篷,也没那么多奇珍异宝,委屈你了……”心里对却没能从那大帐子里顺回点宝贝来,感到十二万分遗憾。

    李萍叹了口气道:“这没什么,其实一个人不管死了还是活着,能占多么大地儿呢,我当年刚到蒙古的时候,住的地方还没有这么大呢,就一顶四面漏风的小帐篷,不也一样活下来了?有这样的一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我已经很满意了……”

    “您真是看得通透。”毕晶挑挑大拇指,果然是饱经忧患,一辈子经历了这么多大变故,真是什么都看开了,再进一步差不多就能够得着参透生死的大和谐境界了,话说射雕最后,郭靖跟成吉思汗说什么人才算英雄,是不是也因为受到老妈的影响?

    心里正转着念头呢,就见李萍手脚忽然有些局促不安,脸上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就是,就是太打搅毕兄弟了。”

    “刚才还说您看得通透呢,怎么一转眼就又钻牛角尖了?”毕晶看了一眼李萍,又指指周围那几位,“瞧见他们没有?一个个住的心安理得的,从来就没个客气话,喂说你们几个呢,怎么一样都是人,差距就这么大呢?”

    小龙女低头夹口凉拌菜心,根本就不理他,就好像根本没听到他说什么,凌霜华笑吟吟地看着他不说话,只有殷素素微笑着说道:“那你想要我们怎么样呢?”

    毕晶很想猥琐地说一句“是不是我想怎么样都可以呢?”但考虑到殷素素的纹须针,缩了缩脖子硬生生憋住,转头看着李萍道:“看见了吧,以后就这么处就行。”

    李萍憨厚地笑了笑,给小萝莉夹了口菜,轻声道:“小孩子正长身体,多吃点。”

    小萝莉甜甜地叫了声:“谢谢阿姨。”李萍慈爱地摸摸小萝莉的头发,脸上泛起缅怀之色,看样子是想起当年一个人抚养郭靖的事儿来了。

    “你怎么叫她阿姨?”毕晶问小萝莉。小萝莉奇怪地问:“不叫阿姨叫什么?”

    毕晶搔了搔头皮看看李萍,也是,不叫阿姨又叫什么呢?毕竟她才四十岁上下,放到现在,恐怕想要孩子叫姐姐的心都有,虽然他儿子已经差不多二十岁了。

    哎这人跟人真是不能比啊,郭靖二十岁不到,已经是天下有数的武功高手,还做到了蒙古一路西征大军的元帅,萧峰三十多岁,丐帮帮主也当过了,辽国南院大王都辞职不干了,各路小鲜肉还不到三十,片酬都上亿了,可自己呢,二十好几了,还得苦逼地过着一个月两千多的日子……

    随即又愤愤起来,古代人都这么早婚,简直太摧残女性了啊,一个个年纪轻轻的就被男人孩子捆住了手脚,只能一生劳碌。

    比如你看看殷素素,也不过刚刚三十不到,儿子却已经十岁了。小龙女,按书中推算,今年才刚刚二十二岁,要不是发生了诸般变故,恐怕早就和杨过成婚了,凌霜华不知道年纪多大,但瞧这样子也不过二十出头,但早在几年前,他那个狠心的知府老爹,已经开始给他介绍什么王孙公子了……

    自己把这些人救过来,他们会有更多更自由的日子,也许算是一个额外的收获吧。一时间,毕晶心里充满了幸福感和获得感,觉得这可比奔小康开心多了,反正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少,总不能最后把自己甩下吧——虽然自己总是拖后腿的那个。

    要不,以后咱就专门去武侠世界里解救女性?

    这个念头刚刚在心里闪了一下,就立刻被毕晶严厉否决了。开玩笑,又不是贾宝玉,弄这么多女人来,难道开个大观园么?再说了,这已经一屋子女人了,萧哥又不在,总是觉得奇奇怪怪,不老方便的……

    吃完了饭,李萍自觉去收拾碗筷,毕晶和凌霜华都不好意思,想要帮忙,却被李萍轰了出来,毕晶只好坐回沙发上,泡了一大杯水,抱着小萝莉发呆。

    “表哥你今天不上班了么?”看毕晶一副懒洋洋的德性,凌霜华很奇怪,往常,毕晶一吃完饭就跑得人影都不见了,怎么今天比平常都晚了十几分钟了,这家伙还是稳如泰山?

    “不去了,萧哥没找着,哪有心思上班?”毕晶坐直了些,叹了口气,拿出电话拨通了大肚子主任,那个猪蹄膀一样的油腻男。

    “喂,李主任啊,我今天有点不舒服,请一天假去个医院啊。”

    “不舒服?我听你说话不挺正常的么?哪里不舒服啊?”大肚子打着官腔,也不知道是不是还用牙签剔着那口七歪八斜的黄牙。

    毕晶一听就来气了,怎么什么时候说话都这个腔调呢?不去上班通知你一声都是情分了,你瞧瞧哪个部门的记者是要求天天打卡上班的?更别说老子还编了个身体不舒服的理由,这很说得过去了吧?干嘛这么刨根问底的,怀疑老子人品么?一阵怒从中来,低声喝道:“艾滋!”说完就狠狠挂断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