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四章 汗血宝马
    毕晶说这话时,双眼紧盯着着郭靖的动作,身体却完全没有后退的意思,因为他知道,在这间帐篷里,就算自己再快一百倍,就算自己后退到墙角,也绝对快不过郭靖,这位爷的“金雁功”上天梯,可是连杨过也比不上的!

    果然,他话一出口,郭靖脸色就是一变,一大步跨上来就要抓向毕晶双肩,毕晶急忙挥手道:“哎你别动手,听我说!”

    郭靖的双手一顿,堪堪停在毕晶肩头,一股沉重的力道压在毕晶肩头,沉声道:“你说!”

    毕晶苦笑道:“我不知道黄蓉在哪里,但是我很确定,她没死!”

    郭靖身体猛地剧烈颤抖起来,双目精光大盛,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毕晶仔细观察着郭靖的动作,叹道:“其实,我这次来,不是为了黄蓉,而是为了你们娘俩!”

    郭靖恍若未闻,李萍却似乎感觉到什么,深色不定看着毕晶,奇道:“你说什么?”

    毕晶刚要开口,忽然想起件事来,对着大帐角落里几个婢女努努嘴,压低声音道:“他们,听得懂我们说话么?”心说这几位要是听得懂汉语那该怎么办,难道杀人灭口?这一个个都是小姑娘,反正自己是下不去手,也不知道郭靖行不行。

    郭靖望向母亲,这几个婢女他今天也是头一回见到,实在不知道底细。李萍沉吟一下,轻轻摇摇头:“他们是大汗刚刚派给我的,之前从来没见过,这两日我们都是说蒙古话,应该……应该听不懂……”

    郭靖摇摇头,转身对那几个婢女道:“%¥#!@!¥!@#¥¥%~rey%!”毕晶自动脑补道:“你们几个先出去!”

    果然,那几个婢女恭恭敬敬施了一礼,悄无声息退到一边,掀开一道门帘,走了进去。

    这大帐还是个套间?这元帅母亲的待遇果然很高啊!毕晶目瞪口呆,却也松了口气,看了眼郭靖,心说关键时候这位郭巨侠还是很细心的啊,要不人家年纪轻轻就干元帅呢!等那几个婢女彻底消失在视线之外后,才低声问郭靖:“刚才,你是不是去找成吉思汗,想跟他辞行,说你母子要南归?”

    “你怎么知道?”李萍惊呼一声,“谁跟你说的?”

    毕晶轻轻摇头,有些怜悯地看着这母子俩道:“如果我猜的没错,成吉思汗一定严词拒绝,你再三求恳,说不定他还要生气发怒,是也不是?”

    “你怎么知道?”这回说这句话的,是郭靖,看起来这家伙果然反应比较迟钝,“谁跟你说的?你听见了?”

    我怎么知道?我当然是从书上知道的啊,毕晶心里说了一句,就见李萍脸上露出惊讶与担忧交织之色问郭靖:“大汗真的不许?他怎么说?”

    郭靖想了想道:“大汗说,要待破金之后,才让我母子还乡,那时候衣锦荣归,岂非光彩得多?”

    “然后呢?”

    “然后,然后,”郭靖挠了挠头,苦恼道,“我说母亲思乡情切,但盼早日南归,大汗就生气了,还把我赶出来……”

    郭靖说完,脸色也变得很不好,跟李萍面面相觑,随后同时向毕晶看来。

    “这不就对了么?”毕晶苦笑,“我还知道,今天下午成吉思汗找你、拖雷还有窝阔台开会,呃……商议破金方略,最后还给你们每人一个锦囊,言明攻破大梁后共同开启,未入大梁,不得擅启,对不对?”

    郭靖“啊”一声叫起来,看着毕晶,就跟见了鬼一样。

    “果有此事?”李萍此时脸上已经满是担忧之色,颤声问道:“那锦囊里说些什么?”

    郭靖搔搔头:“我不知道啊,大汗说不到大梁不能开封的,我没看过啊!”

    “你笨啊!拆开看看不就知道了?”毕晶插嘴道,郭靖惊道:“那怎么成,违背了大汗将令,那可是死罪!”

    “切——”毕晶道,“你忘了你老家是哪儿了?临安啊,杭绣——不对,临安府织锦之术天下无双,天下驰名,你妈妈肯定学过的啊,先把那破口袋挑破了,回头再补回原样不就行了?”

    说着看了一眼李萍,却发现她一脸惊诧,好像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毕晶心里暗爽,这原本是李萍台词,可架不住咱是猪脚,咱有金手指,咱能开上帝视角啊,不但能装13,还能抢别人台词儿,让别人无话可说,可见读书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啊!

    郭靖挠挠头,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犹犹豫豫道:“可以么?”

    李萍还没说话,毕晶就一伸手把锦囊扯过来塞进李萍手里:“有什么不可以的?”郭靖没想到眼前这不会武功的胖子,也会爆发出这等快速绝伦的手段,不由一呆。

    “可以办得到。”李萍拿着锦囊,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片刻,轻轻点点头。郭靖见母亲也是这么说,嘴巴动了动,却终于没有阻止。

    李萍取过细针,就着灯光,开始拆解锦囊,郭靖屏住呼吸,紧紧盯着母亲的动作,满脸紧张。只有毕晶心不在焉,眼珠子转来转去,想着下一步究竟该说些什么。今天这事儿,成败关键就在接下来的几句话了。

    寂静的灯光下,李萍手指飞快地抖动着,横一下竖一下,拨一下调一下,没片刻功夫,就在锦囊上挑破了一个极小的口子,难得的是,虽然弄了个口子,但那锦囊的丝络竟然没有一条被弄断的。毕晶这叫一个惊叹,真看不出来,李萍那双粗糙的大手,竟然还能这么灵活!

    在郭靖的注视下,李萍把细针放在一边,从锦囊弄开的缝隙里取出一张薄薄的纸来。

    “等一下!”就在母子俩刚要展开纸张那一刻,毕晶忽然低声喝道,待郭靖和李萍奇怪地看过来时,毕晶微微闭上双眼,努力做出一副无所不知的神棍德性,摇头晃脑道,“我来猜猜上面说些什么,嗯,上面说要你和窝阔台、拖雷三军破金之后,立刻挥师南下,以迅雷不及掩耳手段攻破临安,灭了宋朝,一统天下。还说你要能听令建此奇功,必当裂土封王,但若怀有异心,就要让那两个当场将你斩首,还要将你母亲凌迟处死!我说的对不对?”

    郭靖懵懵懂懂将信将疑,李萍脸色却是极为严肃,轻轻展开那张薄纸,两人只看了一眼,立刻神色大变,骇然抬头看着毕晶,瞠目结舌,一脸不可置信。好半天,郭靖猛然一把将母亲拽在身后,用身子挡住李萍,踏上一步,颤声问道:“你怎么知道……你……你是人是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