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你是谁?
    你是谁?

    叶玄等人找了个地方刚坐下来,忽然,周围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

    “叶先生,是您?难道您也死了?”

    叶玄瞧去,呦呵,竟然还是熟人,正是王久安和王小花父女二人。

    上次在小面馆叶玄帮过这父女两。

    “你们两个还没投胎嘛?”

    叶玄奇怪地问道,按理说他特地让小黑小白给包黑脸打过招呼了啊,以他九玄天尊的面子,包黑脸怎么可能不卖他这个人情?

    难道出了什么差错?

    “你还有脸说,我们信了你的鬼话,才倒霉咧。”一旁的王小花撇撇嘴,她心中还是有怨气的。

    “小花,不可如此轻漫叶先生。”王久安板着脸说道:

    “你忘了,我平常怎么教你的,做人要知恩图报,咱们没有什么能让叶先生图的,但是叶先生已经尽力了,我们又怎么可以埋怨人家?快向叶先生道歉。”

    “叶…先生,对不起。”王小花有些不情愿。

    道理她都明白,只是这就好比有人在你面前放了一束光,正当你满怀希望的时候,那人突然拿走了光。

    或许你知道,光本来就是人家的,但你心里这种落差,仍会让你忍不住埋怨。

    最简单的例子,别人找你借钱,你借了,有一天当你急用,找他还钱的时候,他反而会说你这人真小气,那点钱一直念念不忘。

    钱本来就不是他的,当你要回去的时候,他反而对你怀恨在心,逢人便说你小气。

    “叶先生,小老儿真不想在阴间看到你啊,你如此高义之士,怎的好端端就死了呢?”老王的声音有些悲切。

    显然,他认为叶玄死了,并对此事愤愤不平。

    叶玄有些诧异,这老王可是粗老汉,大字不识几个,说话怎么变得文绉绉起来。

    老王脸一红,挠挠头,道:“叶先生,不怕您笑话,小时候家里穷,念不起书。”

    “到了地府反倒好了,遇见了一位清朝的大诗人,他正教我识字呢!”

    “谁?”

    “那人好像叫纳兰容若。”老王开心地说着。

    活着的时候没机会读书,死了反倒实现这个愿望了,真是造化弄人啊!

    老王讪讪一笑,他和小花都被罚入十八层地狱受苦,不过地狱资源太紧张了,暂时还轮不到他们,每天无所事事也不是办法,便跟着容若先生读书识字。

    叶玄非常欣赏老王这种“死读书”的精神,夸赞道:

    “既然如此,我跟阎王爷说一下,让你投胎到书香世家,从小与书为伴,下辈子拿个诺贝尔文学奖。”

    “骗……”

    王小花准备脱口而出,老王瞪了她一眼,只好又憋在心里,哼,骗人精,牛皮大王,说谎话可是要下剪舌地狱,被剪去舌头,到时候有你受的。

    “肃静!”

    牛头在高台上暴喝一声,蕴含着无上幽冥之气,令一众鬼魂噤若寒蝉。

    “你们都是有罪之鬼,要好好听灵虚道君讲道,赎清自己的罪孽,才能转世投胎。”

    牛头清了清嗓子,“下面有请灵虚道君。”

    这时,一个大概十五六岁模样,一身道袍的俊俏小孩从道场的后门缓缓走了进来,他高傲的扬着头,径直坐在蒲团上。

    他眼神掠过现场的魂灵,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用稚嫩的童声说道:

    “大道三千,下面本道君就给你们讲讲三千大道中最为坦荡的光明大道!你们要仔细听,用心听,将来你们自会感激涕零的。”

    下面的魂灵都垂着头,不敢不敬,叶玄心头掠过一抹不屑,我去,原来只是个小小的道童,就敢妄称道君!真是可笑至极。

    此刻,那道童已经开口:

    “你们都是有罪之身,想要恕罪,脱离苦海,就要放弃你们所有的**,包括贪婪、嗔念,痴念,傲慢,疑心!”

    “没有了**,你们便会无烦无恼,永远不再痛苦。”

    “**是一切痛苦的原罪!”

    众鬼听得点点头。

    道童又开口:“如何才能没有**,需要日日吟诵《须弥藏经》、《大悲咒》等,以佛法化解心中**,日日常思我佛慈悲,便能消除**,化解痛苦,最后登上西方极乐净土!”

    众鬼又点点头。

    “哼,一派胡言!”

    大厅很寂静,叶玄的声音清楚的传入道童的耳朵内,这很不屑的冷哼,让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叶玄抬起头:“你一个小娃娃,读过几本书,知道几个道理,也敢在这妄自谈论道!”

    大道三千,每一条都是艰难坎坷,哪有什么光明大道,更没有高下之分。

    “若是抛开**,人不过就是流水线生产出来的工业制品罢了。”

    “如果每个人都没有了**,人和人之间还有什么区别?”

    听到叶玄的话,灵虚道童的脸色气得发黑,但是叶玄说的没错,他不过就是地藏王菩萨座下的小道童罢了,哪有资格称为道君,只不过是下面的人巴结他,瞎叫的罢了。

    “洗清**,便是为了洗刷罪孽,重新开始!”灵虚道童反驳起来。

    “哈哈,可笑至极!”

    叶玄大笑一声:

    “为什么要重新开始?只要开始就会生出**,贪怒杀伐,爱恨痴缠,是人便免不了!但在神的眼里这就是罪孽,那人不如不活了,岂不更好?”

    “你…你……”灵虚道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竟然说不出话来。

    叶玄幽幽道:

    “你真以为神很了不起嘛?”

    “正因为人的卑微,神才高高在上。”

    “如果没有了人,神又有什么优越感?”

    “神要从万物的供奉中吸取能量,所以神需要万物的供奉,才告诉万物**是坏的,难道神没有**?”

    这世界有两种神,一种是像叶玄这种以力证道的拥有大神通超凡脱俗的存在。

    另一种便是以功德证道,接受天庭敕封的神。

    所谓九世善人,十世成神!如今的天庭大部分都是这种神,而这些神唯一的力量来源就是接受凡人的供奉!

    不过这种神,叶玄一指头就能戳死!

    “住嘴!住嘴!你给我住嘴!”

    灵虚道童气急败坏地站了起来,指着叶玄破口大骂,有一种阴谋被戳穿无地自容的感觉。

    “为什么你一眼就能看穿,你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