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老奴有罪
    老奴有罪

    时值深秋,晚上的天已经有些寒气了!

    叶玄依旧是一身单薄的长衫,缓缓地穿过一条寂静的小巷!

    忽然空气中袭来一道寒流,冷冽地寒风如刀子一般猛得扎过来,冻得周围的行人瑟瑟发抖,慌忙加快了速度,找地方躲避。

    “奇怪了,怎么突然这么冷?”

    “这才十月份啊,比往常寒冬腊月还要凉。”

    行人一个个诧异地跑开了。

    “呼呼!”

    片刻,天空中竟然下起了一片片鹅毛大雪!

    雪花纷纷扬扬,如同白色的蝴蝶轻舞,转瞬间,长街上的行人跑的一干二净。

    这可才十月份,昆市素有“春城”的美誉,四季如春,鲜少下雪!更不可能在十月末下雪,就是北方的很多地区,也很少十月份下雪的啊!

    叶玄双眼平静地看着那不断飘过的雪花,感受着冷冽的寒风拂过他的发丝!

    似有所感!

    故人来访!

    他放缓了脚步,一点一点向前走着,此刻长街上已经覆盖了厚厚的积雪,踩在上面发出沙沙地好听的声响。

    叶玄伸出手,任凭白色的雪花坠落,化成一滩水渍,消失不见。

    叶玄忽然笑了,笑容明媚而又纯净,好似天真无邪的孩童,可那双眼眸却又蕴含着看破世事的沧桑!

    他加快了脚步!

    果然前方跪着一个人,他须发皆白,如同漫天飘扬的雪花,那人看到叶玄时候,浑身轻颤,滚烫的热泪,滴答滴答,将膝前的雪花消融,露出了沥青色的柏油马路。

    “九爷,果然是您!您回来!!”

    噗通!

    老者跪倒在地,放声痛哭:“九爷,老奴一直盼着您回来,一百多年了,这是第九世了,也是我最后一世孝敬您老人家了。”

    噗通!

    老者又重重地磕在雪花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九爷,起初我就怀疑您回来了,不然怎么可能有不满十八岁的天才武者,直到今天,我感受到了一枚麒麟令,我就知道是您,一定就是您!”

    噗通!

    面前的雪花被他叩得紧紧地黏在了一起,变得瓷实无比。

    “九爷,老奴有罪!老奴愧对您啊!”老者抹了抹眼泪,一脸痛不欲生的模样:

    “九爷,您交代让我寻找西施姑娘,老奴动用了所有的能量,可也找不到和西施姑娘的消息。”

    “九爷,请您责罚老奴!”老者一脸颓然,似乎没有办好九爷交代的事情,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起来吧。”

    叶玄叹了一口气,淡淡说道:

    “这事不怪你,连我也找不到,何况你?”

    老者依然一脸自责,不过看到叶玄平静的神情,内心更加懊恼不已。

    他知道九爷不怪他,但是没有办好九爷交代的事,他心里过不去那道坎!

    “九爷,老奴就是个废物。”

    “行了。”叶玄淡淡说道:“你知道我从来不愿意怪罪别人,也从来没有把你们当做奴仆看。”

    老者身子微微一颤,从地上站了起来。

    叶玄又道:“或许她真的不在凡间,天上地下,知道她行踪的恐怕只有阎王了。”

    “寒衣节将至,本尊将会亲自驾临地府,去阎君那里探听一下。”

    说着,叶玄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之中,目光仿佛能穿越历史沧桑一样,小施,你到底在哪里?

    这是最后一世了,本尊情缘将了!

    老者更加自责,如果不是自己办事不利,九爷何必去阴曹地府那种地方。

    他倒丝毫不怀疑叶玄有没有能力去地府找阎君,在他看来,叶玄就是无所不能的神。

    “你找个机会把麒麟令发布出去吧,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也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每一世,叶玄都会发布十枚麒麟令,每一枚麒麟令就相当于结一段善缘。

    这一世是第九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闻言,老者身子狂颤,又激动又伤感,激动是九爷就要成就无上大道了,伤感是他和九爷分离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他孝敬九爷的日子怕是不多了!

    老者名叫周麒麟,是当今麒麟阁的阁主,被称为“麒麟才子”,以博学多才闻名于世,天下大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他须发皆白,一张脸却如婴儿一般光滑,让人根本猜测不出他的年龄,因为他的神秘莫测,因为他的无所不知,江湖人都敬称一声“老神仙”!

    周麒麟原本是南宋的一个乞丐,从小无爹无娘,浪迹江湖,偶遇叶玄,被叶玄所救,后来便一直伺候着叶玄。

    叶玄赠他长生术,如今的周麒麟已经活了八百零八岁了,绝对是老怪物!

    正因为活的久,他才有如此智慧,也因为活的时间久,他才能在常人眼中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对于很多人来说,有些事情是历史,对他来说,那就是活生生发生在身边的故事。

    “是,九爷,老奴这就去办!”周麒麟向叶玄躬身行礼,缓缓地退开了。

    九爷的事情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耽搁。

    当晚,麒麟风云网发出一则消息,天下震怖,一瞬间,全球风起云涌,各大势力竞相角逐。

    “麒麟阁将于七天后,在云州天涯阁拍卖九枚麒麟令。”

    事情越大,字数越少。

    就这短短一句话,天下震颤!

    欧洲,九玄城堡!

    “九爷终于要颁布麒麟令了。”

    唐纳德激动地身躯剧烈地颤抖起来,老脸上闪烁着兴奋的神色。

    “老祖宗,华国万里之遥,路途遥远,您这身体要是有了什么闪失可怎么办啊!”

    “是啊,老祖宗,麒麟令的事就交给唐斯特、唐丹尼那对活宝去办吧!”

    “老祖宗,万万不可啊,云州的环境和欧洲迥然不同,您年龄这么大了,医生让您不要轻易换环境。”

    城堡内的一众小辈们苦苦哀求起来,生怕老祖宗有什么闪失。

    唐纳德直接瞪了众人一眼,冷哼起来:

    “我的身体我还不知道,多亏了九爷,现在是越来越年轻了。那帮医生懂个屁,我就是死了,九爷一根手指头就能把我救活。”

    提到九爷,唐纳德的双眸一片火热,九爷我来云州看您了!祝您万福金安。

    ……

    ……

    周麒麟是本书一开始就提到的一个人物,请勿和作者对号入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