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雪庐
    雪庐

    “得麒麟令者,可得天下。”

    石斑鱼咽了一口唾沫,露出了一脸讳莫如深的表情。

    “这麒麟阁是江湖上最神秘的一个组织,每隔数百年就会重现江湖一次,与之出现的还有十枚麒麟令!”

    “有缘者得一枚麒麟令,可向麒麟阁提一个要求!”

    “无论你是要权势、富贵亦或者是别的什么。麒麟阁均可以办到。”

    大堂寂静唯有石斑鱼那充斥着贪婪和向往的声音。

    这话若不是从高深莫测的石先生嘴里说出,他们以为又是哪个中二少年在发痴!

    “真的,假的?”

    “石先生,你在和我们开玩笑吧?”

    被人质疑,石斑鱼有些不满,负手而立,吟诗道:“江湖自古有云:

    雪崖巅上麒麟阁,号令天下莫不从,

    千年难得麒麟令,胜那人间百万兵。”

    他双眸之中闪耀着炙热的光芒:

    “当年李渊得了一枚麒麟令,向麒麟阁求九五尊位,后来的事历史课本上你们也学过了。”

    “当年陈抟老祖得了一枚麒麟令,向麒麟阁求延寿之法,最后活了五百多岁!”

    “当年慈禧太后为了得到皇帝的欢心,向麒麟阁求了巫蛊之术,从此咸丰帝对慈禧言听计从!”

    ……

    石斑鱼收回目光,神色冷傲:“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总之,你想要的权势、财富、寿命等等,只要得到一枚麒麟令,皆可以实现!”

    说完,石斑鱼把麒麟令还给了萧初晴,眼神里还透着浓浓地惋惜。

    可惜,这枚麒麟令已经滴血认主了,只能萧初晴本人使用。

    如此玄乎的事情,众人还是将信将疑,石斑鱼也不想去争辩了,一帮无知的普通人,又怎么知道麒麟阁的神秘、强大。

    “小子,说吧,这枚令牌你是从哪里弄来的?”石斑鱼神情透着傲慢。

    “祖上传下来的。”

    叶玄笑容有些古怪,难道本尊要告诉你,麒麟令就是由我发布的嘛?

    石斑鱼阴测测地笑着:

    “小子,我不得不说你的运气真是好到爆炸!你有一个好祖宗,可惜你不懂得珍惜!”

    叶玄嘴角玩味: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靠天靠地靠祖上,不算是好汉!”

    “我从不依仗别人,从来都是别人依仗我。”

    说完,叶玄起身冷傲地站起来,扭头向着酒店外面走去,婚约的事情已经解决,他也没有必要在这里待了。

    看着叶玄要走,唐清雅忽然站了起来,拦住道:

    “你想要走也可以,把我的婚约留下。”

    叶玄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声音透出一抹轻蔑:

    “不行啊!你这破鞋我偶尔想起来,还想穿两下呢!”

    哈哈!

    说着叶玄背着手,闲庭信步般的离开了。

    “啊…混蛋,我要杀了你!”

    瞬间,唐清雅的面容变得扭曲,双眸中透着浓浓地羞愤和恨意。

    ……

    此刻,雪崖!

    冰冷的寒气一阵一阵袭来,厚厚的大雪将整个山崖重重裹起来,重岩叠嶂的山林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滔滔的江水被冻僵了,冰封了,山顶上镶着一道亮晶晶的银边,宛如一条蜿蜒盘旋的巨蟒。

    就在这风雪茫茫之中有着一间破败的雪庐!

    雪庐中坐着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

    他发如天空飘扬的雪花,胡须也宛如铺满大地的银霜。

    就这样一位须发皆白老者,一张脸却宛如婴儿一般,一双眼更是纯净的像不谙世事的小孩。

    这令人啧啧称奇,更让人很难猜测出他的年龄!

    到底是老人?还是顽童?

    或者老顽童?

    忽然,那老者身体一阵轻颤,那像孩童一般纯净的眼眸现在亮如繁星,迸射出兴奋的光芒。

    他推开门!

    房屋因为轻颤,

    扑漱漱!

    抖落一地雪花。

    雪花弥漫在他的身上,和白发白须相映成趣,远远望去,好似天上老神仙下凡了。

    老者望向西南云州的方向,自言自语起来:

    “没错,九爷回来了,九爷真的回来了!”

    “他就是九爷!”

    片刻,老者向着云州的方向,大踏步而去,他离开后,满天的风雪在地面上留下八个大字:

    九爷归来,雪崖重开!

    ……

    “石大哥,那个乡巴佬好气人哦!我和他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有一封莫名其妙的婚书罢了。”

    “石大哥,我是喜欢你的,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回去的路上,唐清雅看着黑着脸的石斑鱼,不停的解释。

    虽然他只把唐清雅当做鼎炉,但是唐清雅毕竟是他看上的女子,被人说成“破鞋”!

    换做任何一个男子也不能忍受啊!

    “好,我相信你。”

    石斑鱼突然停住了脚步,眼底深处微不可察的闪过一丝邪恶,他望着唐清雅,目光有些贪婪。

    不仅仅是因为唐清雅是甜美可口的鼎炉,还因为唐清雅是肤白貌美的大美妞。

    如果不是他的功法必须在阴时阴刻,采集云英少女的阴元才能大成的话,他早都把唐清雅香喷喷的身体,压在身下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只是,这少女似乎有些抗拒这种亲密接触!

    不行,再过三天就是阴时阴刻了。

    我必须让她心甘情愿和我同房!

    因为采集阴元,如果女子抗拒的话得到的阴元就不纯,功效便会大打折扣。

    他换上了温和的笑容:“清雅,我怎么会生你的气?我气的是那个叶玄如此轻薄于你。”

    “你是我喜欢的女孩,是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我把你当做珍珠一样宝贵,绝不能忍受其他男子对你哪怕一丝一毫的不尊重!”

    他是实力演技派,说这番话的时候,演技炸裂,比奥斯卡影帝真情流露还要来的自然。

    果然,唐清雅被感动地一塌糊涂,主动送上了芳唇。

    良久,唇分,空气中弥漫着火热的气息。

    品茗着嘴里香甜的津液,石斑鱼心痒难耐,恨不得现在就推倒了眼前的美人。

    不过为了功法大成,

    脚踩叶先生,

    登顶天骄榜,

    他生生忍住了。

    ‘哼,再添油加醋一把,肯定能让这小妞主动投怀送抱的。’

    “清雅,你太美了,我忍不住了,我一定要杀了叶玄,任何敢侮辱你的人都得死!”

    “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