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阴魂不散【五更】
    阴魂不散

    忽然叶玄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这气势带着万古凌霄的浩然正气,席卷全场。

    他忽然想起了梁启超的《少年华夏说》,只不过因为自己的蝴蝶翅膀,华夏并没有衰落到那种程度,因此梁先生依旧还是一代文宗,却并没有留下这篇气壮山河的名篇!

    叶玄便想借着这个机会,将这篇光映千秋的文章留在华国的历史舞台上。

    目之所及,望着少年学子,叶玄心绪起伏,吟诵道:

    “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他国,则国胜于他国;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美哉我少年华夏,与天不老!壮哉我华夏少年,与国无疆!”

    静,非常的静,静得让人有些窒息。

    校长秦奋倒吸了一口冷气,台下的老师全部震惊了!

    炸了,空气仿佛要被点燃一般。

    这篇《少年中国说》洋洋洒洒,气势激昂,催人奋进。

    说出了他们心中难以言明的话。

    没错,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一个国家,只有重视教育,重视人才的培养,这个国家才会是一个繁荣富强的国家。

    叶玄的这一番话,说出了教育的重要性,大华国三亿学子欣欣向荣,何愁国不泰,民不安?

    终有一天,华国将会成为一个更加民主,自由,富强,美好的国度。

    叶玄的一番演讲结束后,现场的气氛达到了最**,学生铺天盖地的呼声,如同浪潮一般,一浪盖过一浪。

    “好!说得好啊,天才,堪称教科书一般的演讲。”

    “这篇演讲稿,文采斐然,滔滔不绝,堪称传世名篇,叶同学在古文上的造诣,不亚于古代的那些名家啊!”

    “为叶同学点赞!我昆市一中能有这样的人才,牛炸天了!”

    “快点联系京北大学文学系,就说文曲星下凡了,叶同学有保送京北大学的潜力。”

    “以叶同学的造诣,可以直接成为古文专业的导师!”

    几位语文老师激烈地讨论着,等他们再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他们谈论的主角早已经不知所踪。

    从校庆会的人潮中,挤了出来,叶玄舒了一口气,正要离开,忽然有人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有什么事?”

    叶玄双眸恢复了漠然,有些奇怪地看着萧初晴。

    “我中毒了。”萧初晴没头没尾说了一句。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叶玄上下扫了一眼,这姑娘身体很健康,难道是脑子不正常?那没得治!

    一瞬,萧初晴眼眶微红,她本想说我中了你的毒,每天脑子里都是你,但是叶玄冷漠地态度,让她一阵黯然。

    她轻咬红唇,不甘心地问道:“叶玄,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嘛!”

    “讨厌?”叶玄摇摇头,“你把你想的太重要了,你还没资格让我讨厌呢。”

    没资格!

    萧初晴望着宛如天神英俊般的叶玄,摇头苦笑:“我在你心中就如此无足轻重嘛?”

    “不然呢?”

    “你以为呢?”

    叶玄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萧初晴,这让她感到绝望!

    但她还是倔强地问道:“你为什么一走了之,连句招呼都不打,你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知道嘛?”

    叶玄止住了步子,回过头来淡声道:“礼貌?我去哪里,应该不需要跟你打招呼吧?”

    这不带一丝情感的话语让萧初晴如坠冰窟,面色整整白了一个色号!

    叶玄,你就是个混蛋,有你这么和女生聊天的嘛!

    她想大声咒骂出来,但她知道,一旦她这么做,叶玄绝对会扭头离开。

    “你还有事嘛?没事我就走了。”

    叶玄不咸不淡地话语,让萧初晴心中的委屈更浓,她咬着嘴唇:

    “你能不能对我态度好一点,就算普通朋友,你也会礼貌对待吧?”

    她声音轻颤,普通朋友,已经是她能想象的最卑微的存在了。

    可惜,叶玄只是轻轻一笑,声音平静而淡漠:

    “萧大小姐,你是天之骄女噢,你这样的人缺朋友嘛?和我做朋友,对你可没什么好处的,而且我只是个乡巴佬,配不上你的。”

    叶玄摇摇头,拒绝了,扭头离开,刚走两步,萧初晴又追上来,叶玄烦了:“你到底要怎样?”

    萧初晴可怜兮兮地望着叶玄,清丽地眸中好像藏着一泓清泉,水灵灵的,让人悸动。

    “叶…玄。”

    她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看到叶玄的脸色没那么难看了,才咬着粉唇,呓语道:

    “如果我向你道歉,你会原谅我嘛?”

    “第一次见面,我不应该目中无人的。”

    “后来我多次对你的态度不好,我错了,我向你道歉,我不该那么自以为是,你能原谅我嘛?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对不对!”

    萧初晴一脸希冀地望着叶玄,她第一次放低了姿态,甚至低到尘埃里!

    她希望眼前的男孩儿能原谅她,能不再冷漠地对待她。

    叶玄微感诧异,她没想到一向高傲的萧初晴,有一天也会向别人道歉。

    “我都说过了,你根本没有让我讨厌的资格,也根本无需道歉,因为,对你,真的,我一点也都没生气过。”

    说完,叶玄像一阵风一般扭头离开,萧初晴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心中发寒!

    她以为叶玄还是不肯原谅她,心里还是讨厌她,殊不知,她把自己看得太重了,内心戏太丰富了!

    玄尊纵横万古,她又有什么资格让玄尊讨厌呢?

    ……

    此刻,南山的一栋别墅里忽然穿出来一声傲慢至极的声音:

    “妈,那个叶玄竟然没死,她阴魂不散又来学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