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送别【三更】
    送别

    没出现的?

    美女主持愣了一下,眼神一亮:“叶同学,你是要唱一首原创歌曲嘛?”

    叶玄不置可否,已经拿着一把吉他调试起来了。

    见状,众人先是一喜,这真的是要唱原创歌曲的节奏啊!

    不过紧接着他们又有些发懵,原创歌曲,这能行嘛?不会很难听吧!

    萧初晴、萧妃儿两姐妹,望着在舞台之上专注调琴的叶玄,不由痴了,尤其是萧初晴,已经泪流满面。

    无论叶玄唱什么,在她们心里都是最动听的。

    然而叶玄却彻底惹恼了楚江川的拥护者,以及歌曲《离人愁》的粉丝们。

    “哼,长得帅可不代表唱歌好听噢!”

    “是啊,论唱歌,还是我们家江川最耐听,没看见那个星探都一直缠着我们家江川嘛!”

    “没错,我也支持楚学长。”

    楚江川在昆市一中还是有不少拥护者的,他们纷纷对叶玄进行嘴炮攻击,哼,让你说我们家楚学长选的歌是傻哔!

    “《离人愁》这首歌很好听啊!”

    “我们只听旋律和曲调,管他词写的是不是有意境呢。”

    “对啊!你还要原创歌曲,呵呵,也不怕风大闪了腰。”

    “他能写出比《离人愁》更好听的原创歌曲?笑话!”

    《离人愁》能流行起来,自然也有不少粉丝的拥护,此刻他们纷纷怒视着舞台上的玄尊,准备看叶玄出丑。

    美女主持人连忙问道:“叶同学,不知道你要唱一首什么样的歌曲?”

    “歌曲,这个我还没想好。”

    叶玄一边扒拉着吉他的琴弦,一边倨傲地说道。

    “……”美女主持人要疯了:“大哥,你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嘛?”

    叶玄点点头,深表赞同:“如果我是逗逼,那猴子是谁?”

    噗嗤!

    一些听懂了的同学,不厚道地笑了。

    尼玛,这不就是说楚江川是猴子嘛!

    楚江川的女粉丝不干了,一个个怒视着台上的主持人,看得后者脸都绿了。

    而楚江川本人更是要爆炸了,如果不是这里人多,他要保持自己风度翩翩的形象,一定破口大骂了,好在他的粉丝们还是很维护他的。

    这时候,叶玄调好琴,才抱着吉他,站在了舞台的正中央。

    台下此起彼伏,时不时响起几声嘘声和嘲笑声。

    “唱什么呢?”叶玄自言自语,原来的曲子叫《离人愁》?

    离人?愁?

    天下之人又有谁能比玄尊更能体会到离人的愁思?

    忽然他脑海中想到了一首歌,望着天空黯淡的云,目光深邃而又幽远:“一首《送别》送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

    《送别》是当年李叔同为第八世的叶玄写的一首词。

    那年冬天,大雪纷飞,当时旧上海是一片凄凉,叶玄目睹民生多艰,遂许下宏愿,拯救人民于水火中。

    他收拾行囊,向自己的好友李叔同告别,说:“叔同兄,国难当头,咱们后会有期。”

    说着,挥手而别,连好友的家门也没进。

    后来,叶玄才知道,他走后,李叔同看着昔日好友远去的背影,在雪里整整站了一个小时,连夫人多次的叫声,也没有听到,随后,李叔同返回屋内,把门一关,让叶子小姐弹琴,他便含泪写下: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的传世佳作。

    而后叶玄将这首歌谱了曲,几经流转,新时代的时候会经一位叫做朴树的艺术家传唱出来,结果因为叶玄的蝴蝶翅膀,朴树并没有出现。

    因此,现在只能由叶玄亲自演唱了!

    “送别?送你妹啊!这名字和离人愁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

    “这么土鳖的名字,肯定很难听!”

    一些同学悄悄议论。

    “是那个乡巴佬!他怎么还活着?”

    唐清雅撇了撇嘴,眼底闪过一丝阴翳,随后看着一旁的萧初晴,惊讶极了:

    “这个乡巴佬会唱歌嘛?”

    萧初晴摇摇头,“我不知道,不过他敢上台,肯定有把握。”

    不知何时,叶玄在她心中的形象无比高大起来。

    “我看他是在装逼。”唐清雅语带不屑。

    就在这时,叶玄浑身上下的气质陡然一变,周身弥漫着一股沧桑而悲凉的的气势,眼神透着孤寂和落寞。

    熟悉叶玄的人纷纷脸色狂变,此刻叶玄给他们的感觉就好像变了一个人,气质变得截然不同,以前的叶玄给人的感觉是高山一般,目中无人,桀骜不驯。

    现在却像蓝色的大海一样,深邃广阔,忧郁沧桑。

    他那双修长如玉一般的手掌,在琴弦上下拨动,美妙的旋律透过麦克风,传遍整个操场。

    “这声音……”

    众人浑身一震,唐清雅身子微颤,“这吉他弹得不错啊,这曲子真是他自己作的?”

    望着灯光下弹吉他的白衣少年,萧初晴的目光中一片痴迷,她自己也学音乐,当然能感受到叶玄的音准极佳。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

    这一开口,简直让众人跪了!全场都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空气也仿佛凝固了一般,所有人都在静静地聆听着。

    他的声音太有层次了,仿佛蕴含着一股化不开的忧愁,时而低沉,时而高亢,低沉之时让所有人的心都落入了谷底,高亢之时又让所有人仿佛攀上了山顶。

    这简直就是声音的饕餮盛宴!

    此刻,全场只有一个声音,所有人都被这台上那深情演唱的少年所深深地折服。

    这才是真正的演唱,用灵魂歌唱的曲调,太牛逼了!

    同叶玄一比较,楚江川演唱的那简直就是狗/屎一般,扔到垃圾堆里,苍蝇都嫌弃恶心。

    “怎么……可能?”

    高傲能上天的楚江川如丧考妣,他输了,他的歌声和叶玄比起来,根本不堪入耳,他心底生出了一股深深的挫败感、无力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