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鼎炉【一更】
    鼎炉

    “这、这不可能!”

    “一定是天骄榜出错了!”

    “怎么可能?”

    “今年麒麟阁的人是不是喝醉了,在胡说八道。”

    “年仅十八岁的武道大宗师,无限接近至尊境的强者?逗我们玩呢?”

    只见液晶显示器上一段资料:

    “天骄榜探花郎叶九玄,十八岁,无限接近至尊境,近世罕见,千古难觅,惊才绝艳的少年英侠!”

    “戊戌年九月初,南诏国,以御剑术一剑斩毒公子杨康。”

    “戊戌年十月,天龙寺,一指败浪逍遥大弟子风无忌!”

    “戊戌年十月,玉龙雪山之巅,一拳轰杀风无忌,一指戳死点苍长老石不言,未尽全力!实力深不可测!”

    “后横压云州武道界,成为新任云州王,综合评定实力未知,预估无限接近至尊境,当名列第三名,得探花郎的称号。”

    一时,全场死寂,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众人瞳孔一片死灰。

    忽然,他们想到了那悬赏一千亿的任务,顿时觉得脖子凉嗖嗖的,一指败风无忌的牛人,天骄榜探花郎,根本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而后,

    天骄榜榜眼,不出意外还是中海华英雄。

    天骄榜首榜首名,依旧是神剑山庄谢东帝。

    然而,这次遭到众人谈论最多的并不是这两人,而是震惊天下的云州王叶九玄!

    有人不信,有人疑惑,但无论再多的质疑声,也没有人敢亲去云州冒犯云州王的威严!

    唐天仁望着天骄榜,盯着叶九玄的名字,一脸颓然,仿佛苍老了十倍!

    “难道,真的没有人能治得了他?”浑浊地眼眸中透着浓浓的绝望。

    ……

    苍山之中,一处幽静的石谷内,忽然发出一声“桀桀”地怪笑,那声音尖锐刺耳,令人毛骨悚然。

    “哈哈!本尊的阴阳诡术阳诡终于大成,如今只差一位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与我同房,阴阳交融,就可以踏入无上至尊境,成就武道巅峰了。”

    这是一位全身包裹着黑袍的男子,他面无血色,在阳光下浑身散发一股幽幽的寒气,令人脊背发凉,离他一米以内花草树木全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发黄。

    “恭喜少掌门神功突破,文成武德,千秋万载,一统云州,脚踏九州!”

    立刻无数个弟子、门徒连忙跪在黑袍男子面前,恭敬的说道。

    黑袍男子抬起头,双眸里闪过一抹猩红之色,看上去极为诡异邪恶。

    “起来吧!”黑袍男子眼神扫过这些人,冷冷说道:

    “石不言何在?本尊听闻他找到了一位绝佳的鼎炉。”

    所谓鼎炉,便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

    黑袍男子便是点苍派的少掌门石斑鱼,阴阳诡术分为阴阳两卷。如今他阳诡术大成,阴诡术只差一个鲜美可口的鼎炉了。

    “鼎炉还在,但是石长老被杀了。”一个门徒战战兢兢地说道。

    “没人敢杀我点苍派的人。”

    闻言,石斑鱼眼神中闪过一抹凌厉的光芒:“是谁?”

    “是新晋的云州王叶九玄。”

    “叶九玄又是谁?”石斑鱼阴沉着脸,他闭关这些天似乎发生了很多大事。

    那门徒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深深地忌惮:

    “叶九玄,便是天骄榜第三名!无限接近至尊境的少年天才!”

    石斑鱼闭关一个月,云州风起云涌,先是叶玄一拳轰杀风无忌,一指戳死石不言,登上云州王尊位!

    接着天骄榜颁布,叶九玄一路绝尘,登上探花郎的位置,惊爆无数人的眼球。

    一时之间,江湖风云变幻,人人都在谈论叶九玄。

    “麒麟阁的排名一向很准,这叶九玄绝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石斑鱼踱着步子,脸上带着冷笑,不过那笑容之中却带着三分兴奋之意。

    云州王又如何?

    天骄榜探花郎又怎样?

    本尊这次重出江湖,就是要夺下云州王,斩叶九玄,证道天骄榜前三甲!

    “鼎炉是哪家姑娘?”

    门徒连忙回答:“是昆市唐靖宇的女儿唐清雅!”

    “很好。”

    石斑鱼舔了舔嘴唇,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等到月中,本尊享受了这尊鼎炉,那时踏入武道至尊境,别说区区一个叶九玄,就是谢东帝,也拦不住我称霸武林!”

    说完,石斑鱼化成一道黑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

    今天是昆市一中建校六十周年,到了晚上,会有盛大的晚会,极为热闹。

    这次的晚会校长秦奋非常重视,每个班都要求必须有节目登台,不过每个班也只有两个名额而已。

    操场上提前搭建好了巨大的舞台,灯光、花环、装饰奢华至极。

    晚上七点钟,全校师生用过晚饭,便搬着板凳来到操场,坐在自己班级的位置上。

    很快,晚会就开始了,各个节目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轮到高三一班了,楚江川作为班级的门面担当,多才多艺。

    此刻,他背着一把花里胡哨的吉他,发型凌乱,整一个忧郁小王子的形象,把台下的女生迷得目眩神迷。

    “楚江川学长,你好帅!”

    “楚江川学长,我好喜欢你!”

    这已经算是比较含蓄的,有开放的女生直接露骨的***起来:

    “楚学长,爱死你了,我要给你生猴子!”

    楚江川站在高台上,享受着万人拥戴,千人欢呼,别提多爽了,这才是他楚江川应该享受的待遇。

    没来由,他脑海里忽然浮现了叶玄的脸,他嘴角微微一勾,轻蔑地笑了!

    ‘哼,叶玄,我楚江川才是天之骄子,而你只配去喂鱼!’

    想到这,他心里极为畅快,抱着吉他,风骚地甩了甩头发,又引得下面一阵尖叫声。

    他傲然地扫过全场,正要开场,忽然脸色一变,他看到了一道噩梦般的身影。

    那、那是叶玄?

    他不信邪地揉揉眼睛,再次瞧过去,没错,绝对不会认错,化成灰他也认得,正是叶玄。

    为什么那家伙还没死?

    段世子、蒋大少没有找他麻烦?

    天呐!这灾星怎么阴魂不散!

    楚江川地眼神中闪烁着浓浓地厌恶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