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吓尿
    ..,

    吓尿

    “原来这个世界是那样的精彩纷呈啊!”

    景雯眼神中迸射出猛烈的花火。

    从小到大,她总有种莫名的优越感,生得漂亮,小资家庭,还考上了不错的大学。

    她计划出国读研,毕业后通过几年的努力拿六位数的薪水,她以为她在同龄人中已经算是佼佼者,今天的境遇,让她的优越感一下子降到了尘埃里。

    这时候,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江湖走上舞台,冲着众人抱拳行礼,他是每届魁首聚会的主持,是云州老一辈的前辈,人称“德叔”。

    “诸位好汉,包括从天南海北赶来的朋友们,很荣幸,各位能齐聚玉龙雪山之巅。”

    “今天,是我们云州各方强者坐下来,解决纠纷,划分势力的武斗场合,能压服所有势力的人,我们推举他为云州话事人!享‘云州王’的称号!”

    “一旦上台,生死不论,不过按照规矩,台上最多只能站两个人,还希望各方势力都能遵守。”

    德叔声音温和,台下一片寂静,不过没人敢把他的话当做耳旁风因为不遵守规则的人,就会遭受各方势力的群攻。

    他刚说完,就有势力蠢蠢欲动了。

    “云家主,你们云家雄霸昆市几十年,这风水轮流转,现在也轮到我唐靖宇了。”

    唐靖宇最沉不住气,他一直矮四大势力一截,在昆市更是处处受制于云家。

    说完,他对着石老点点头,石姓老者缓缓站起,傲视全场,然后猛得腾空一跃,整个人如同清风一般,掠过无数人的头顶,横越了十来米,最终如同落叶一般,稳稳落在台上。

    “嘶…”

    “咕咚…”

    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人咽了一口唾沫,这一手轻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足以傲然全场。

    “云虎山,叫你的人上来吧。”石老站在台上,轻蔑地说道。

    受到如此挑衅,云虎山哪里忍得了,看向一旁的陈远北,“陈大师,还请您出手。”

    陈大师看了台上一眼,点点头,他双腿一踏,凭空跃出五丈,稳稳落在高台上。

    哪知,石老只是淡淡扫了一眼陈大师,神色里便泛起浓浓地不屑:

    “一个先天武者,也敢跳出来,滚下去吧,免得我一出手,直接废了你。”

    有道是武道三重槛,一重难似一重天,武道宗师和先天虽然只是一道门槛,却宛如天堑一般。

    石老已经踏入低级武宗的境界,不管在哪个势力里,都不会受到轻视。

    陈大师脸色铁青,曾经他可是号称昆市第一高手的,岂能受到这样的侮辱,快步冲来,一拳轰出,如封似闭。

    “哼,不自量力。”

    石老地身体猛得弹起,如同弹簧一般,狠狠地撞向陈大师。

    两人一接触,陈大师脸色狂变,只觉得对方的拳头如同山岳一般,滔滔不绝,难以抵抗,他的手臂瞬间发麻。

    两人战在一起,高台之上烟尘弥漫,几十招过后,陈大师越来越吃力,只听“咔嚓”一声,陈大师骤然倒飞出去,脸色苍白,一条手臂已经骨折。

    德叔在台下宣布:“唐靖宇胜,云虎山败!”

    顿时,唐靖宇得意至极:“你们云家不会就这点本事吧?从今天起,昆市的地盘我唐靖宇说了算!”

    陈大师面色铁青,惭愧地望着云虎山,云虎山脸色不变,云飞扬却忍不住了。

    “爷爷,叶先生呢?叶先生怎么还没来,若有叶先生在此,岂能受此等侮辱。”

    云虎山暗暗皱眉,开口说道:“飞扬,沉住气,你要记住,只有笑到最后的人,才叫笑,其他的都叫乐极生悲。”

    “何况,叶先生是一言九鼎的人物,他既然答应会来,那就一定会来的。”

    “是。”云飞扬嘴上说着,但看不到叶玄的身影,他心里仍踏实不下来。

    “下一个,大理段氏!”

    石老背负双手,睥睨全场,目光中充斥着浓浓地霸道。

    十分钟后,德叔在台下宣布道:“唐靖宇胜,镇南王段鸿飞败。”

    唐靖宇得意忘形,冲着段鸿飞挑衅道:“段王爷,你们段家不行啊,等我入主昆市,执掌云州之后,你的大太阳宫从今以后可就姓唐了。”

    唐靖宇早都垂涎大太阳宫已久,段鸿飞脸色铁青。

    “哼,一群弱鸡,还有谁嘛?”

    石老负手而立,一派宗师风范,看得围观武者暗暗咂舌!

    “这石老可是唐靖宇的人啊,看来唐总今年要翻身了。”

    “是啊,云家陈大师,段家段天明,都败了,天龙寺的寂灭大师又受了伤不能参战,云州还有谁能胜他?”

    “难道云州王的宝座最终会落入唐靖宇的手中嘛?”

    众人低声议论着,话语里充斥着种种复杂地情绪。

    这一幕让白冰冰微微蹙眉,冲着白天河道:“白爷爷,这位石老和你比起来,谁厉害?”

    白天河淡淡一笑,眉眼间自有一股武者的傲气:“凭借咱青城派的蛇形身法加走位,败他,只需要一百招。”

    白冰冰感受到白天河声音里浓浓地傲气,心中大定,发出银铃般地笑声:

    “哈哈,这次有白爷爷来,咱们白家横压云州,夺个云州王如探囊取物。”

    云州本来就地处边陲,不似中原武道那样博大精深,若是在中原五州,一个低级武宗得夹着尾巴做人。

    看到如此神技,杨俊早已经瞠目结舌了,如今再听到白天河的话,连忙拍马屁道:

    “老神仙,台上那些武者虽然强悍,但是和您比起来,可差远了。”

    “哦?”白天河眼皮微抬:“你这小娃娃能看出什么门道?”

    杨俊一脸谄媚:“我只是普通人,但是老神仙气度不凡,那些人和您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

    “哈哈。”白天河抚须大笑,对于杨俊更加满意起来。

    稍远的人群中,景雯和吕优已经吓得花容失色,在她们的认知里,那恐怖的力量根本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当她们想找叶玄分享的时候,却懵逼的发现:

    不知何时,叶玄已经盘坐在原地睡着了,还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好可惜,叶同学没看到这精彩的一幕。”景雯眉头微皱。

    “没关系,我录像了,到时候放给他看。”吕优挥了挥手机,她相信叶玄看到之后一定会被吓尿的。

    想着,吕优小脸一红,因为她已经被吓尿了,不过幸好她登山前,害怕在雪山上找不到厕所,特地穿了成人纸尿裤。,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