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再证
    再证

    “噼啪!”

    寂灭大师凌空一指,一道无形气劲破空而来,在空气中点燃一道花火。

    “来得好。”

    风无忌双手高举,身如山岳,不闪不避,一阳指力打在他的身上,衣衫灼出一块小洞,冒出一丝儿白烟后,露出了里面古铜色充满爆发力的肌肉。

    见状,全场骇然!

    恐怖如斯的一阳指,宛如打在钢筋铁骨上。

    “你就这点本事?”

    风无忌傲然睥睨:

    “我在十万大山,肩抗千斤山丘!”

    “我在千层涯下,力挑万丈瀑布!”

    “我在北极冰原,身无寸缕,傲霜斗雪!”

    “我在南海寒岛,惊涛怒浪,斗鲨搏鲸!”

    “我流的每一滴汗水,血水,塑造成我今天的钢筋铁骨,岂是你这只会吃斋念佛的秃驴所能理解的!”

    “喝,破千军!”

    风无忌大喝一声,双臂猛然暴涨几寸,铁拳之上紫光电芒,速度犹如鬼魅一般,寂灭大师连忙施展一阳指,可遇到对方的拳意,转瞬即败。

    “轰!”

    寂灭大师闷哼一声,身子倒飞出去,满脸骇然,苦涩道:“我败了!”

    同是宗师,没想到对方神威至此,而他竟然不敌一招!

    “天下第一神剑不过土鸡瓦狗之流,从今以后,江湖只有我师天下归元一式,休要再提什么六脉神剑。”

    风无忌傲然矗立,双眸睥睨,浑身上下爆射出小视天下的气势。

    天龙寺众僧一个个面容颓废,寂灭大师失魂落魄,哪还有半点刚踏入武宗的踌躇满志,唉!若是有大理宣仁帝段誉公十分之一的本事,哪怕掌握六脉神剑其中一脉,弹指间便可败此獠。

    唉!

    他心中再叹,天龙寺祖上是何等的赫赫威名,在他手上沦落到如此境地,实在是无颜面对列祖列宗了。

    风无忌再不瞧天龙寺众僧一眼,而是扭过头看着叶玄,微微一笑:

    “这位小兄弟,我的功夫如何?你想学嘛?”

    叶玄根骨清健,他倒是生出了怜才之心,如果能继承他的衣钵,倒也再好不过。

    叶玄愣住了,怎么今天这些人都要询问他的意见,当下一脸漠然地望着风无忌。

    “你真要我说嘛?”

    “说吧!”风无忌目芒如电,显然极为自信。

    “辣鸡至极!”

    不咸不淡地声音响起,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懵逼了。

    风无忌自信的笑容僵在脸上,脸色瞬间阴云密布,一场暴雨倾盆将至。

    天龙寺众僧骇然欲绝,其余武者更是大眼瞪小眼,这少年疯了?

    场中唯独段轻尘听得直乐,幸灾乐祸地看着叶玄,傻哔,装逼是不是上瘾?现在踢到铁板上了,一会儿有你好看。

    “小子,很好!很狂!很拽!”

    风无忌连说三个“很”字,可见他内心的怒火,已经到了爆炸的边缘,

    “不过,我想知道,你说寂灭的一阳指是辣鸡,说我的寒冰铁拳辣鸡至极!”

    “我在冷风、冰窟、巨浪、寒潭苦练三十载,一手寒冰铁拳可生生冻死一头大象,难道我还比不上一阳指嘛?”

    风无忌地目光定在叶玄的身上,身体如猎豹一般紧绷,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叶玄撕碎一般。

    叶玄神色自若:

    “一阳指只不过是六脉神剑的入门武学,我说那和尚辣鸡,并不代表这门武学辣鸡!”

    “而你的寒冰铁拳已经修炼至顶层,再难有提升的空间,所以你是人和武功一样辣鸡,叠加起来便是辣鸡至极!”

    “咳…咳咳!”

    闻言,风无忌忽然狂笑起来,望着叶玄眼神之中带着戏谑地笑容:“你知道杨修是怎么死的嘛?”

    叶玄淡淡道:“自以为是,自作聪明!”

    “没错!”风无忌望着叶玄,忽然有些意兴阑珊:

    “你只是个普通人罢了,可笑的是本身见识浅薄,却以为自己站在巨人肩膀上,俯瞰天下。”

    “你根本就不懂武学,但你侮辱我师的武技,今天便是你丧命之时。”

    寂灭和尚本不忍见到叶玄殒命当场,想开口劝两句,但是风无忌杀心已起,此刻谁敢上去,必是死路一条。

    风无忌负手而立,眼眸低垂:

    “小娃娃,可惜了,我已经很久没有生起提携后辈的心思了,而你却白白错过了这样的机会,你本来有机会成为人上人的,现在却搭上了一条性命!”

    “到了阎王爷那里,可不要怨别人。”

    直面这位威震全场,一拳败寂灭的武道宗师,叶玄的情绪没有半分波动,眼底仍是一片冰凉:

    “废话少说,你不是瞧不起六脉神剑,今天我便让你见识见识六脉神剑的威力!”

    什么?!

    他这话一出,全场皆惊!

    众人揉了揉耳朵,难以置信,莫非是他们听错了?

    “这少年怎么会六脉神剑?难道他真的和段氏有什么渊源?”

    “不可能啊,六脉神剑乃段家最高深的武学,除了段氏子弟,外人根本不可能接触到的,何况修炼六脉神剑对内力要求极高!”

    “这少年年纪轻轻,不到弱冠,怎么可能炼成六脉神剑?”

    叶玄并不理会周围人地质疑声,望着风无忌,目光深邃而幽远:

    “文德初年,大理开国武皇帝段思平以六脉神剑指力纵横万军,灭杨干军,开大理国千年基业。”

    “从此六脉神剑天下第一剑名扬天下!”

    “永嘉元年,大理宣仁帝段誉以六脉神剑一脉少商剑,对敌江湖南慕容,弹指败敌,威震天下!”

    “永嘉三年,宣仁帝段誉同逍遥派掌门虚竹子,于万军之中,生擒大辽圣仁大孝文皇帝耶律洪基,逼迫辽皇终此一生不再南侵!”

    叶玄每说一句,在场段氏子弟的身形就拔高一分,他们内心火热,鲜血,眼皮狂跳。

    炸了!炸了!

    一个个脸上露出了深深地向往!这些都是他们段氏先祖的荣光啊!

    说完,叶玄忽然抬起头,目光灼灼地望着风无忌,浑身上下爆发出滔天气势:

    “今日,戊戌年十月末,本尊以六脉神剑一指败你!再证六脉神剑天下第一剑的神威!!”

    哗!!

    整个现场空气一凝,几秒钟后,炸了!炸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