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有何资格?
    有何资格?

    一指之威,恐怖如厮!

    一众西南道上的武林豪杰,眼珠子瞪得滚圆,呆若木鸡。

    现代社会,科技蓬勃发展,武道早已式微!然而,如果普通人知道,武者竟能如此强大,那一定会疯狂的。

    众人目光骇然,看向寂灭大师苍老的手,就如同看见了魔鬼一般,感觉脖子凉嗖嗖的。

    同样,过了好一会,段轻尘才缓过神来,艰难地转过头,望着叶玄,他本想欣赏叶玄被震惊了的表情,却发现对方仍是一脸漠然,还捕捉到了一丝不耐烦。

    装的,装的,这小子一定在强装淡定!

    他揉了揉眼睛,不甘心地问道:“小子,我太师叔祖这招一阳指威力如何?”

    “啊……”

    叶玄没想到段轻尘竟会询问他,尴尬地挠挠头:“真要我说嘛?”

    这时候,寂灭大师再次注意到了叶玄,刚才这年轻人神情漠然,让他耿耿于怀,此刻,不无得意起来:

    “小友但说无妨,老衲也想听听高见!”

    “辣鸡!”

    只听,叶玄淡淡地吐出两个字,让所有人一脸懵逼!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叶玄的评价会如此直接暴戾。

    他们像看傻叉一样看着叶玄,这半点真气也没有的普通小子不会是被吓傻了,然后胡言乱语起来吧?

    众人中最气愤的不是寂灭大师,而是段轻尘,他阴沉着脸,眼神好像要吃人:

    “我太师叔祖凌空一指,能在青石板打出一个洞来,你竟然说他老人家辣鸡?”

    “小子,你活腻了?还是吓傻了?”

    叶玄闻声望向那青石板上被打出的小洞,一脸好笑,撇撇嘴说道:

    “这洞小的跟你裤裆里的小鸡似得,有什么好吹的。”

    “……”众人全愣住了,这小子嘴可真毒啊,一下子把两人全骂了。

    不过这也暴露出叶玄完全不懂武学,人家那是凌空一指,穿透青石板啊,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不入宗师,根本不可能凌空伤人!

    最气愤的还是段轻尘,竟然被别人鄙视鸟小,虽然这是事实,但是他就是不爱听!

    正要反驳,寂灭大师却先开口了,他笑眯眯地看着叶玄,很慈眉善目地样子。

    “这位先生,你不是武道中人,自然不知道武道一途,可不是仙侠剧,花千骨、白子画、张小凡那种移山填海的手段,根本就是世俗之人的胡思乱想。”

    “胡思乱想嘛?”叶玄嘴角一勾:“那只能说明你见识浅薄了。”

    哗!

    一个普通少年竟敢说天龙寺的武道大宗师见识浅薄,真是逼脸被狗舔了,真不要脸啊!

    被一个普通人指着鼻子骂没见识,饶是寂灭大师多年修身养性,再好的涵养这一刻也要喂狗了!

    不过,对方毕竟是个普通人,他不好发作。

    “狂,狂得没边了。”段轻尘气得浑身颤抖,“太师叔祖你快出手好好教训教训他!”

    “是啊,寂灭大师,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见识见识宗师的威力!”

    “呵呵,不用寂灭大师出手,他一个毛头小子,我一只手就能捏死。”

    武者们义愤填膺,纷纷要教训叶玄。

    寂灭大师摆摆手,一张老脸挤出一丝笑容,慈眉善目道:

    “各位施主的心意老衲领了,只是昔日寒山问拾得: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说着,他望向叶玄,再次开口:“这位施主,今日瞧不起老衲,罪在年少无知,老衲若动怒,那便是老衲的修行不够了。”

    “大师心宽似海,我等惭愧!”

    “大师宅心仁厚,我等受教了!”

    有人瞪着叶玄:“小子,你看到了吧,若不是寂灭大师不和你一般见识,我一定撕碎了你。”

    甚至有的人已经开始断言:“何必和这人一般见识,他如此狂妄,恐怕过不了几年就被人打死了。”

    “是啊,装逼遭雷劈啊!”

    ……

    等演武场上再次安宁下来,寂灭大师重新望向叶玄,眼底闪过微不可察的轻视,淡淡说道:

    “这位施主,今日演武场中来者都是武者,你一个普通人,如果没什么事,还是早点下山去吧。”

    这算是下了逐客令了,寂灭大师已经很克制了,他怕叶玄一会儿再装逼,他实在忍不住,一指头戳死这小子,那他胸怀宽广的仁德之名,可就毁于一旦了。

    叶玄面色如常:“本尊要入段氏宗祠,为故人点一炷香。”

    “你要入段氏宗祠上香?”寂灭大师一脸懵逼,心道,你丫的算什么玩意儿,有什么资格入段氏宗祠上香?

    寂灭大师已经毫不掩饰眼底的鄙夷:“敢问施主你是段氏后人?”

    “不是。”

    “那你是武林名宿?”

    “不是。”

    “那你父母亲族身份显赫?”

    “不是。”

    “呵呵。”寂灭大师忍不住笑了,不疾不徐地说道:“施主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区区无名鼠辈,不知何德何能可以入段氏宗祠上香啊?”

    “是啊!”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起来:“你算什么玩意儿!”

    “段氏宗祠里供奉的都是历代的皇帝王爷,还有天龙寺的高僧大德,岂容你亵渎?”

    “请问,你凭什么身份和资格,可入段氏宗祠?”

    面对咄咄逼人的气势,叶玄还未答话,忽然一阵狂笑声,冲天而起,笼罩住整个演武场,在众人耳畔炸响!

    轰!

    轰隆隆!

    一些武者直觉得心神巨颤,弱小的更是瘫坐在地,口吐鲜血,就连寂灭大师也是眼皮狂跳,眼底涌出骇然之色。

    “少年,你说的不错,这老头是辣鸡,正好,我也要入段氏宗祠,不知道有没有资格啊!”

    这道声音霸道至极,突然,轰隆一声,地动山摇,演武台上溅起一阵尘埃,尘埃之中,隐约露出了一道人影儿,那人负手而立,如同恒古存在的石像,特种水泥打造的演武场,竟被他硬生生站出两道坑!

    这时,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那人影动了,他缓缓地走出烟尘,众人才看清,这竟是一中年男子,面貌清瘦,双眸凌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