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演武
    演武

    “小哔,上次打了本少爷,还没找你算账,竟敢来我天龙寺?”

    那白衣青年一身宽大的灰色僧袍,仍难掩秀气的容貌,只不过此刻,那张俊脸因为愤怒微微涨红。

    这青年正是上次在天涯阁,被叶玄一巴掌扇得颜面尽失的镇南王世子,段轻尘!

    上次的事情发生后,他被父亲狠狠地训斥了一顿,罚到天龙寺挑水扫地,吃斋念佛,顺道抄佛经,美名其曰是磨养脾性!

    段世子那可是无肉不欢啊,如今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世子好。”小沙弥不卑不亢,双手合十,冲着段轻尘行了一礼。

    “怎么回事啊?”段轻尘眉毛一挑,斜睨了叶玄一眼。

    小沙弥老实回答道:“这位施主要进寺上香,可是今天不接待香客,小僧有些为难。”

    “有什么好为难的,这等狂人,直接撵走便是…”段轻尘昂着头一脸骄傲。

    “小僧也是这样说的。”小沙弥点点头,“但这位施主说他是寺中故人!”

    “哼,什么故人!”段轻尘瞪了叶玄一眼,冷笑起来:“我们天龙寺乃佛门正宗,怎么可能有装逼犯的故人……”

    段轻尘恶狠狠地说着,就想把叶玄撵出去,让他灰头土脸滚蛋,然而这又不足以发泄他心中的郁结之气,转念一想,哼,这小子不是想入寺嘛?

    那就带他去演武场,让他见识见识太师叔祖的厉害,瞧一瞧我段家是何等的威风,让他知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待他自惭形秽,本公子再狠狠地打击他!

    想到这里,段轻尘内心一阵窃喜,便对小沙弥说道:

    “今天演武盛会,大家都想一睹太师叔祖的风采,来者都是客人,怎能拒之门外?”

    “啊…”

    小沙弥一下愣住了,奇怪地望着段轻尘,世子今天说话怎么前言不搭后语?

    “行吧,你继续守在这,我带他去演武场。”段轻尘背负双手,拿捏出镇南王世子的威严。

    “是。”既然世子都开口了,小沙弥也不再坚持。

    “你跟本少来吧。”段轻尘轻蔑地望了叶玄一眼,扭头向寺内走去,叶玄只得跟上。

    段轻尘的脚步很快,他可生怕叶玄错过了太师叔祖精彩的表演,叶玄眼眸低垂:

    “我没有兴趣看什么演武,你只需带我去段家宗祠上一炷香即可。”

    “你要去段家宗祠上香?”

    段轻尘哑然,他以为叶玄只是来寺庙烧香拜佛,没想到叶玄竟要给段氏的先祖上香!

    虽然感到奇怪,但他冷笑起来:“我段氏宗祠都在内院,就算想去,也要先得到师叔祖的同意。”

    “呵…”

    叶玄心中冷笑,若不是看在段誉的份上,他想去的地方,何须别人同意!

    段轻尘一边走着,突然开口说道:“小子,今天算你祖坟冒青烟。”

    “你这话何意?”叶玄奇怪地问道。

    段轻尘止住了脚步,背负双手,露出了一脸高深莫测地微笑:

    “你上山之时,可见无数武者向寺中赶来?”

    叶玄点头。

    “那你可知道他们为何而来?”

    叶玄吐出两字:“观武。”

    “不错。”段轻尘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他们都是来看我太师叔祖演武的,西南道上鼎鼎有名的人物都来了。”

    “我太师叔祖前两天步入武宗之境,一手一阳指出神入化。”

    段轻尘说着,眼神之中露出了深深地向往:“武道宗师?你懂嘛?你见过嘛?宗师如龙,几可纵横天下,横压一州!”

    “所以,我说你祖坟冒青烟了,你应该感激本少带你长了见识,武宗个个都是大人物,错过了这次机会,你个小子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

    段轻尘双手抱胸,似笑非笑地看着叶玄。

    “武宗在你眼里或许是高不可攀的大人物,在我眼里也稀松平常。”叶玄一脸漠然。

    “狂妄,罢了,不带你长长见识,你是不会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

    段轻尘冷哼一声,袍袖一甩,气冲冲地向演武场走去。

    他最讨厌的就是叶玄那副眼睛长在头顶的样子,好像天下所有的人和事都入不了他的眼睛,哼,你有什么可狂的,你狂妄的资本和底气到底是什么?等你看到我太师叔祖的本事之后,本少一定要好好欣赏你震惊的样子!

    此刻,演武场已经围满了人群,一个个目光死死地盯着高台,眼神中透着浓浓地疯狂和深深地向往!

    高台上,一白眉老僧,身着暗红色的袈裟,脸上布满了皱纹,唯独那双眼睛,如同猛虎雄鹰一般,锐利如刀,炯炯有神。

    他便是天龙寺的精神领袖,也是今天演武的主角寂灭大师。

    寂灭大师扫过台下的人群,目露精芒,吓得人群纷纷躲避目光,不敢直视。

    “啧啧,寂灭大师当真不凡,那双眼太有气势了,仿佛把我看穿一样。”

    “是啊,这就是武道宗师的风采,气魄可吞天啊!!”

    众人一脸震撼,眼中的向往更加浓烈起来。

    寂灭大师微微拱手:“承蒙各位施主远道而来,老衲不胜欣喜,现在,盛会开始,便由老衲抛砖引玉。”

    “大师言重了。”众人连忙回礼,长揖到底!

    唯独叶玄一脸漠然,动也不动,寂灭大师不由多看了一眼,发现这少年浑身上下毫无真气波动,只是个普通人罢了,不由暗道狂妄无知。

    二十米外,已经摆上了蜡烛。

    “咤!”

    寂灭大师猛得吐出一口浊气,又迅速提气,右手一捏,遥遥一指,苍老的手指迸射出一道白光!

    “唰!”

    二十米外的蜡烛应声而灭!

    这还不止!

    “咤!”

    他又猛喝一声,浑身上下青筋紧绷,如同汽车轮胎爆炸的声音响起,那声音让人无法想象是人类发出来的。

    而他的手指处迸射出一股更加强大的白浪,向着十余米外的青石板重重砸去,随着“轰隆”一声巨响,石板上被砸出一道指坑,而以指坑为中心,向外密密麻麻全是蛛网状的裂痕。

    “我去,这也太恐怖了!”

    “以气杀人,这是武宗的标志啊,配上一阳指,比一般的武宗杀伤力强上好几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