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圣灵神血
    圣灵神血

    “好!好!”

    此刻,赵无法早躲在护卫当众,又恢复了嚣张跋扈的气焰:

    “行,老子就不信了,死人你都能治好,你要是治好,不用你抽我,我自个儿狠狠抽自己一百个嘴巴子,再给你叫爸爸,你要是治不好,就是你们两个合谋害死我大哥的!”

    他可不傻!

    治好了,

    王位还是赵无极的。

    治不好,

    谋害生父的罪名,赵青鸾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叶玄冷笑一声:“不用,我没你这头脑里装着屎的傻叉儿子。”

    一句话又把赵无法气得牙龈痒痒,叶玄不再搭理他,径直走到赵无极的床前,冰凉的双眸忽然涌动起一道金光,瞬间,眼前的赵无极,变得透明起来,肌肤中一道道血管,骨骼,经脉变得清晰可见。

    “唉……”

    叶玄摇头长叹一声,神色有些悲哀。

    捕捉到叶玄的神情,赵青鸾花容失色,急得眼泪就出来了,颤抖着问:“没…没救了嘛?”

    “哈哈!”赵无法忍不住笑了,“什么狗屁神医,装什么装,我看你就是个小白脸!”

    只听叶玄继续说道:“唉,简单的跟一加一等于二似得,为什么这群神医就治不了呢?难道他们脑袋里装的也是屎嘛?”

    噗~

    闻言,赵青鸾一下子破涕为笑,挥了挥粉嫩的小拳头:“你个坏家伙,可恶,可恨,就会吓唬人!”

    气,

    气死人不偿命啊!

    赵无法和赵无天哥俩鼻子都气歪了。

    最可气的是王宫里这些巫医和药无疆了,那简直肺都气炸了,一个个脸色涨得通红,怒发冲冠。

    “尼玛,他说我们脑子里装的是屎?”

    “气死我了,我行医的时候,他还是个液体。”

    巫医总管大怒:“治,让他治,治好了我去吃屎!”

    “对,我也吃!”

    “没错,我也吃。”

    “行,我负责拉!”

    “我……我也负责拉!”

    “……”

    宫廷巫医们为了尊严,也是拼了。

    看着叶玄自信满满的样子,赵无法有些拿捏不准,悄悄地问道:

    “药老,这病真有那么好治?”

    药老冷笑:“好治个棒槌,他要是能治好,我吃他屎。”

    看着赵无法一脸愕然,药老神情缓和下来,道:“二爷,你不是医者,当然不知道王爷的病有多么复杂,这已经超出寻常人理解的范畴了,此刻王爷脑死亡,全身机体坏死,就是天神下凡,也回天乏术!”

    闻言,无法无天哥俩脸色狂喜至极!

    尤其是赵无法,冷笑连连,哼,这个王位我坐定了,到时候抽你筋,扒你皮,挖你心,剁你肺,让你敢抽我脸。

    叶玄抓住赵无极的脚,忽然发力,用床单把赵无极倒掉在房梁上。

    然后脱下鞋,对着赵无极的身体狠狠地抽打起来!

    啪啪啪啪啪!

    “狗年打狗腿,做事不怕累!”

    啪啪啪啪啪!

    “狗年打狗屁,做事不后悔!”

    啪啪啪啪啪!

    “狗年打狗背,吉祥又如意!”

    啪啪啪啪啪!

    “狗年打狗脸,顺风又顺水!”

    叶玄一边打着,一边哼哼唧唧,先从腿开始打,然后是屁股,脊背,肚子,最后逮住脸,左右开工,一阵狂抽。

    丫的,吊着打!

    狠呐!

    真狠啊!

    “小畜生,你在干什么?”

    “竟敢侮辱我大哥的遗体,你找死!”

    “叶……叶玄,你疯了。”

    “混蛋,快把我们王爷放下来。”

    这一刻,所有人的脸色狂变,目光里充斥着浓浓地火焰,就连赵青鸾也忍不住了,又气又急地呵斥起来。

    凤凰王就是南诏的脸面!

    被人吊着打脸,就是打整个南诏族的脸。

    那几位强壮魁梧的士兵就要冲上去,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生吞活剥。

    “慢!”

    忽然,药老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一幕。

    “动作行云流水,迅捷无比!”

    “每一次抽打全部在经脉穴位之上。”

    “捻揉旋转摆尾,用意不用力!”

    “自上而下,天地乾坤,挪移倒转……”

    他的脸色时而煞白,时而狂喜,时而惊疑,最后全部化为深深地震撼!

    “莫非这就是杏林界失传已久的天地倒转神级按摩手法?”

    他惊诧莫名,双眸之中写满了震憾,惊叹,最后化为浓浓地狂喜。

    天地倒转神级按摩手法!

    相传,是由医道的祖师爷扁鹊所创!

    杏林界失传已久,只有寥寥古籍还有些许记载,但已经不足十分之一。

    药无疆来自于江湖第一医门,曾经在的藏百~万小!说有幸看到只字片语,所以可以认得出来。

    而的谷主青马先生,便凭借着残缺不全的天地倒转神级按摩手法,得到了天海皇帝陛下的赏识,御笔亲封:

    当世神医,再世扁鹊!

    甚至,曾经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夸奖道:“有此公,朕无忧也!”

    而胡青马就是凭借着这残缺不全的按摩手法,治好了陛下的顽疾,还获得了宫中很多娘娘的赞赏呢。

    传说,得此手法按摩,浑身舒泰,飘飘乎若成仙也!

    听到药老的话,所有人惊骇莫名,难道吊着打也是治病?

    开什么国际玩笑!

    赵无法急了,悄摸着问:“药老,这什么天翻地覆劳资的按摩手法,能把我大哥治好?”

    “不能。”药无疆从崇拜之中回过神来,微微冷笑:

    “这位小兄弟身怀失传已久的杏林绝技,老朽佩服,但是想凭借着一套按摩手法,治愈脑死亡的病人,无疑是天方夜谭。”

    “更何况,南诏王病并不是单纯的脑死亡。”

    药无疆自信满满地说着,无法无天兄弟两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

    赵青鸾紧张兮兮地,一边望着,一边在心里暗暗祈祷,巫祖娘娘保佑,保佑叶玄治好我父王,保佑我南诏族!

    “呼~”

    叶玄长呼了一口气,抹抹汗,自言自语道:“这抽人可真累啊!”

    不知何时,叶玄左手多了一枚精致的乳白色瓷,他拔开塞,咬破右手的食指,在里滴了一滴血!

    这血!

    就如同小太阳一般,

    闪烁着淡金色的光芒!

    将整个子照耀得光芒万丈。

    此刻,若不是白昼,恐怕整个屋子都会发出明亮的光来。

    与此同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这香味太香了,比最香的肉还要香,却不是那种浓郁的芳香,而是淡淡地幽香,让所有人口水直流!

    看到这滴血,药无疆脸色大变,吞咽了一口口水,震撼道:

    “这…这是圣灵神血!”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