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教他做人!
    教他做人!

    “论颜值,你只是她们当中垫底的存在。”

    叶玄低着头,扫过赵青鸾那绝美的容颜,以及那令人血脉喷张地身材,眼神中一片漠然。

    赵青鸾突然站了起来,温润地红唇慢慢地凑在叶玄的耳边,轻轻地哈气,声音充满着魅惑:

    “本公主真的不漂亮嘛?”

    说完之后,赵青鸾自己愣住了,如此近距离,她能感受到叶玄的每一寸肌肤如婴儿般滑嫩,仿若吹弹可破,让每个女子嫉妒发狂。那颠倒众生的脸庞,更是让每一个女子痴迷。

    忍住!

    忍住!!

    赵青鸾在心里大骂,你个色女,花痴,他不就是长得帅点嘛,本公主也不难看啊!

    叶玄嘴角微勾,似笑非笑地盯着赵青鸾:“凭你,也想勾引本尊嘛?”

    赵青鸾真的失望了,她没有从叶玄地眼神中看到如寻常男子般的,一丝一毫也没有。

    这个人是石头做的嘛?

    美色不成,赵青鸾又生一计:“我的父王可是南诏族的王,你若救了他,从此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叶玄轻蔑一笑:“本尊不稀罕。”

    “你!”赵青鸾急了,“我父王一生勤勤勉勉,广施仁政,南诏的子民不能没有他,看在为了百姓的份上,你就不能救救他嘛?”

    南诏王,爱民如子,体恤臣民,确实是难得的圣贤之君。

    然而,让赵青鸾注定失望了,叶玄地眼睛如深不可测的寒潭,没有半点波动。

    “本尊瞧得上的人,哪怕他堕入无边地狱,我也要拉他一把。”

    “本尊瞧不上的人,哪怕他高高在上,我也能送他下地狱。”

    赵青鸾发誓,她这辈子就没有见过这么狂的人,他以为他是玉皇大帝啊!“你到底怎样才肯救?”

    想了想,叶玄摸了摸鼻子,嘴角微微向上扬起:“你跪下求我啊!”

    纳尼?

    你让本公主跪下求你,你疯了吧!!

    她地神色极为难堪,恼怒地望着叶玄,但想到自己的父亲正躺在病床上,危在旦夕,整个南诏族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此刻,她还在顾忌着自己高贵的尊严嘛?真是可笑!

    当下,她再不迟疑,直接跪下:“求……你救救我父王。”

    叶玄不慌不忙地坐下,看着赵青鸾,两脚一伸,不咸不淡地说道:“把本尊的鞋擦干净。”

    什么!!

    赵青鸾眼珠子瞪得圆滚滚地,显然难以置信!

    那双绝美容颜上闪过一抹羞愤,臭叶玄,死叶玄,竟敢让本公主给你擦鞋?

    你疯了吧!

    她想跳起来喝骂叶玄,但是看到叶玄冷漠地如同冰川地眼眸,芳心一颤,老老实实地跪倒在叶玄的脚边,捧住叶玄的脚,用自己的衣袖缓缓地擦拭起来。

    赵青鸾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魔鬼!

    大魔头!

    本公主迟早要你好看。

    她一边擦着,一边暗骂,叶玄像是看透了她,冷漠地说道:“你应该感激本尊,本尊是在教你做人!”

    “本公主不用你教。”

    赵青鸾噘着嘴,用泛红地眼眸,倔强地望着叶玄。

    叶玄冷笑:“呵呵,小姑娘,你要记住,永远不要和比你强大的人顶嘴。”

    “另外,当你束手无策,求人办事的时候,态度最好收敛一点。不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地模样,没有人欠你什么,帮你那是我的善良,不帮你也是我的选择!”

    “那你到底帮不帮?”赵青鸾扬起头,噘着红唇,显得很是恼火,她嘟着嘴,甚是可爱。

    叶玄居高临下地看着赵青鸾,顺着秀美的脖颈,望向那浑圆挺拔的罩杯,忽然,他伸出如美玉般的手指,轻轻勾起赵青鸾的下巴,邪魅一笑:

    “看你姿色不错,勉强有资格做本尊的女人,要不考虑考虑?”

    赵青鸾一咬牙:“只要你治好我父王,我便答应你。”

    “呵。”叶玄轻笑一声:“你倒是挺有志气?”

    什么?

    赵青鸾不解地看着叶玄?

    “我说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算你想嫁给本尊,本尊还瞧不上你呢。”叶玄话语中充斥着浓浓地傲气。

    “你……”赵青鸾想发怒,又生生忍住,哼,你不就是会点医术嘛,本小姐且忍你一忍,等到你治好我父王,要你好看。

    叶玄站了起来,看了看自己鞋子,冷淡地说道:“不错,擦的挺干净。带我去南诏吧!”

    闻言,赵青鸾一喜,看了叶玄一眼,心里冷笑,哼,等你治好父王,今天受到的侮辱我一定要你加倍偿还,我要让你给本姑娘洗脚。

    不!天天洗!

    她气鼓鼓地一边想着,一边给自己的手下打电话,安排好私人飞机,带着叶玄向南诏飞去。

    ……

    ……

    萧初晴趴在课桌上,满腹心事,美丽地大眼睛暗淡无神,夕阳透过窗户散落在她的侧颜上,更增添了一抹美艳。

    自从那天拍卖会结束,叶玄就再也没有来过学校,她问了班主任,班主任也不知道,叶玄比较特殊,就连校长都不愿意多管,班主任自然也不会多事。

    想打叶玄的电话,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联系方式,询问了叶玄的室友张俊生也一无所获。

    每天清晨,从早自习到晚自习,她都会时不时地瞟向门口,期待再看到那帅帅地、酷酷地,脸上总挂着冷漠地身影。

    可是,她一次又一次地失望了。

    与此同时,她的妹妹萧妃儿每天都会来到班级找叶玄,可每一次都失望而归。

    叶玄就如同彗星一般划过,俘虏了她妹妹的心,也在她心底悄悄留下了一道痕迹。

    “清雅,你说叶玄这几天怎么不来上学了?”萧初晴努力掩饰着眼神中凄楚,装作不经意地样子问道。

    “他嘛?”

    微风拂过,唐清雅整了整凌乱地秀发,一脸傲气地说道:“他要是还能来学校,才奇怪了呢!”

    “什么?”萧初晴惊呼一声。

    看到闺蜜地反应这么大,唐清雅美眸生疑:“你这么激动干嘛?不会喜欢上那个拽上天了的家伙吧?”

    自知失态,萧初晴连忙控制好情绪:“哪有,我就随便问问,你快说嘛!”

    “我算是解脱了!”

    唐清雅抿嘴一笑,脸上闪烁着浓浓地快感:

    “我妈说了,滇西唐家,州书蒋家,大理段家,有哪一个是好惹的?那家伙偏偏作死,一连得罪了三!”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那家伙当着众人面打了三大少的脸,估计这会儿早被剁碎了喂鱼了。”

    “砰!”

    萧初晴手里的水杯摔落在地,发出清脆地响声。

    唐清雅看到萧初晴状态不对,还以为自己的闺蜜太善良了,便安慰起来:

    “好了,这种事情也怨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他自己太狂妄了,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真以为自己是艺术大师,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这云州,总有人能教他怎么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