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叶玄,你个骗子
    叶玄,你个骗子

    瞬间,整个马路全乱了套了,后面来不及减速的车辆一个个撞了上去。

    最惨的是在最右侧准备超车的桑塔纳,直接被压成了铁饼,里面的人眼看是活不成了。

    路上鲜血淌成一片,尖叫声,哀嚎声交织在一起,宛如世界末日般的惨状。

    宋溪、许伟呆呆地望着这一幕,彻底懵逼了。

    良久,宋溪拍了拍胸脯,一阵后怕:“你说刚才你要是不减速,会怎么样?”

    “会…会像那辆车一样,被压成肉饼。”

    想到后果,许伟一阵冷颤。

    太可怕了!

    短短几秒钟,他们已经从鬼门关兜了一圈了。

    两人咽了口唾沫,相顾骇然:“大师!果然是大师!!”

    “这世界果然有些东西不是科学能够解释的。”

    此刻,叶玄在他们心中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百草医院门诊部,

    叶玄正百无聊赖地玩着微信上跳一跳,打发时间。

    99997、

    99998、

    99999…

    “叮”

    突然手机屏幕上弹出一则消息,“系统检测到玩家存在作弊嫌疑,本局数据不计入排名。”

    “尼玛。”叶玄暗骂一声,玩的好你竟然说我作弊,可恶的马花藤,迟早找你算账。

    “嘭!”

    门诊室的门被推开,宋溪、许伟两人风尘仆仆地跑了进来。

    由于主路发生了连环撞车,他们不得不改道,到医院已经迟到了一个多小时了。

    两人快步走到叶玄面前,脸上哪还有半点轻蔑,又是歉疚,又是不好意思,挠挠头,期期艾艾地说道。

    “叶医生,之前我们那样说你,你别介意哈。”

    “是啊,是啊,叶医生你是高人啊,千万别和我们一般见识。”

    叶玄抬起头:“服了?”

    “服了,服了。”两人点头如捣蒜一般。

    叶玄一脸平静,显得高深莫测:“看在你们这几年行医救人的份上,我才提醒你们两句。”

    “是是,叶大师,我们服了。”两人不停地道谢,然后回到桌位上,拍拍胸脯,一脸惊魂不定。

    到了下午,叶玄正在给一位小姑娘开完药,忽然一阵香风袭来,紧接着一道愤怒至极地声音传来:

    “混蛋,你竟然如此心安理得地坐在这里,不觉得羞愧嘛!”

    叶玄抬起头,扫了一眼,眸子间闪过一抹诧异。

    眼前立着一位少女,估摸二十岁左右,却已经出落得如仙如画,肌若玉,肤似雪,五官精致,精雕细琢,樱桃小嘴,宝石般的眼眸。一身长裙,风姿摇曳,身上散发着一股难以言说的贵气!

    美中不足的是,绝美的容颜上蕴含着浓浓地煞气,若星辰般地眼眸里充斥着熊熊火焰。

    “叶玄,你个骗子!”

    少女一字一顿地说道,正是在拍卖会有过一面之缘的南诏公主赵青鸾。

    叶玄直勾勾地望着赵青鸾,目光平静淡漠:“何事?”

    “何事?”赵青鸾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冷艳的脸上布满了寒霜,美丽的大眼睛里写满了仇恨:

    “一切都是你的阴谋诡计,你岂会不知?”

    “我的?”叶玄更加糊涂了。

    赵青鸾柳眉一撇,语气森寒:“你说仙汤水可以治好我父王,可我父王服用之后,本来还能拖三个月的寿命,如今不到三天了。”

    “这一切恐怕都在你的算计之中吧!?”

    说着,赵青鸾美丽的大眼睛里通红一片,哀怨,愤恨……极为复杂。

    “我是说过仙汤水可以包治百病,但没说过可以治好你父王吧!”

    他的声音淡淡地,冷冷地,却彻底激怒了赵青鸾,怒吼起来:

    “那有什么区别嘛?说!你到底是我二叔的人,还是我三叔的人?”

    叶玄一愣,随即明白了。

    他在人间活了数千年,见到最多的就是大家族之间的斗争,毫无半点亲情可讲,往往结局都是你死我活,父子相争,兄弟相争,比比皆是。

    南诏虽然已经沦为边陲小族,但是这王位恐怕也有无数人惦记着。

    赵青鸾显然误会了他,以为他是替别人卖命,所以才会故意毒害南诏王!

    想通了,叶玄抬起头来,眼中寒芒渐渐凝聚:“你是觉得我故意害你父王?”

    “难道不是嘛?”赵青鸾一脸鄙弃。

    “笑话!”

    叶玄双手负背,傲然矗立,冷峻的面容之上无悲无喜,有的只是漠视,那双深邃的眼睛,看也不看赵青鸾,而是微微抬头,盯着窗外云卷云舒。

    “我说仙汤水,能治愈凡尘百病,就一定能治愈。”

    “至于你父王,是不是生病,你可搞清楚了?”

    短短两句话,意味深长,却让赵青鸾猛得一颤,惊呼道:“你的意思,我父王生得不是病?”

    叶玄不答,反而冷笑起来:“还有,你记住,我叶玄一生行事,何须阴谋诡计?”

    “莫说你父皇,我若想要取谁的性命,哪怕玉皇大帝也拦不住。”

    叶玄平静地叙述着,说话时,那一股孤傲之气不言于表。

    听到叶玄的话,赵青鸾眼神有些涣散,她一下子瘫坐在地,两行清泪从美眸中,顺着脸颊,吧嗒吧嗒,滴落在地。

    父王服下仙汤水后,症状迅速恶化,整个南诏族最好的巫医全都束手无策,连日来她忧心忡忡,紧接着南诏族大乱,二叔、三叔为了争夺王位,吵得不可开交。

    此刻,她已心力憔悴,万念俱灰,她马不停蹄,风尘仆仆千里赶来,心里仍存着最后一丝渴望。

    “你…你可以救我父王的,对不对?”赵青鸾渴求地望着叶玄,她的声音微微颤抖,生怕从叶玄的嘴里听到不好的消息。

    这是她最后的希望,就好像垂死挣扎地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可以。”叶玄点点头,又冷漠地说道,“可是我凭什么要救他?”

    赵青鸾嘴角刚刚微扬,又生生止住,不可思议地望着叶玄。

    她竟然被拒绝了!

    青鸾公主,云州第一美人儿竟然被一个男子给拒绝了!

    赵青鸾发誓,从小到大,这绝对是第一个拒绝她的男子,以至于她慌张笨拙地说出更加蠢笨地话:

    “你…你竟然拒绝我?”

    叶玄眼眸闪过一抹讥笑:“我为什么不能拒绝你,因为你长得很漂亮嘛?”

    “抱歉,让你失望了,比你更漂亮的女子我见的太多太多了。”

    “比你更漂亮的女子,还爱我爱的死去活来的,同样有很多。”

    “论颜值,你只是她们当中垫底的。”

    短短三句话,差点把赵青鸾气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