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阴司冥府
    阴司冥府

    此刻,阴司冥府。

    判官崔珏坐于高堂。

    堂下立着黑白无常,而老王父女战战兢兢地跪在堂下。

    原本,这种没有背景的鬼魂,根本就轮不到崔判官亲自审问,底下的小助手就能处理。

    但是,那位上神的话已经摆在那里了,黑白无常可不敢当没听过,便老老实实汇报给了崔珏。

    “王久安,你杀死王大义一家四口,又自杀而亡,证据确凿,先打入枉死地狱,受一万年苦海,最后打入牲畜道,永世不得为人。”

    “王小花,你投湖而死,就罚你在孽湖中受一千年溺刑,然后堕入牲畜道,永世不得为人。”

    崔判官皱皱眉头,挥挥手,连审问的心情都没有,就直接开始宣判了。

    闻言,老王和女儿神色大变,双眸之中闪烁浓浓地恐惧,哭喊道:

    “大人,冤枉啊,大人……”

    “大人,我们是无辜的,叶先生替我们求过请啊!”

    老王跪在地上神色慌张,连忙扭过头,向黑白无常二人哀求起来:“鬼捕大人,您快给我们解释解释啊!”

    崔判官面无表情,反而瞪了黑白无常一眼:“真搞不懂,这么明确的事情,还要本判官亲自审问,你们脑子落人间了嘛?”

    “大人,可是那位上神……”

    “哪位上神?”崔珏忽然气势一变,目光灼灼地盯着二鬼。

    黑无常说:“那位上神自称叶玄?”

    “什么叶玄?没听过,你们两个鬼真是越活越糊涂。”崔判官严厉地训斥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地狱阴律司,你可知道阴律司的职责是什么?公正严明,赏善罚恶!这二人都是自杀而死,我若宽恕,地狱中其他鬼魂可服?”

    “可是……”

    黑无常还想再说什么,被崔判官以更加严厉地声音打断了:

    “叶玄这个名号本判官从未听过,莫说什么远古洪荒的神尊,我地府阴司做事,不是一些资格老的家伙就能指手画脚的,否则我地府阴司的威严何在?”

    崔判官确实从来没有听过叶玄的名号,想来最多是洪荒晚期的小神,虽然资格老,但地府也并不惧怕。

    况且,他只是按照阴司律令宣判,就算出了事,他上面还有阎君包大人,冥王茶吉尼天大人,又怎会惧怕他一个不知名的洪荒小神?

    其实,这件事情也怪叶玄,九玄天尊的名号响彻三界,天庭、地府头头脑脑,大鱼,小虾米见到了都得恭恭敬敬称呼一声“天尊”,哪敢提其名讳。

    久而久之,这些后来的小神仙也只知道九玄天尊是万古洪荒界的大人物,哪还知道天尊的具体名号是什么。

    当时,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叶玄便只报了自己的名字。

    他想,黑白无常虽然不知道,但是阎君听到他的名号,又岂会不识?

    哪知?以黑白无常的咖位最多能接触到的领导,也就是崔判官这种级别的人物了。

    以崔判官的资历,怎能知道叶玄是谁啊?还以为是洪荒里不出名的小虾米呢。

    闻言,黑无常想了想,还是据实说道:

    “那位上神还说,寒衣节的时候,要来驾临地府,让我们通知阎君。”

    “哼!驾临?好大的口气!”

    “真把自己当一号人物?”

    崔判官冷笑一声,“真正的洪荒神尊随时都能来到地府,又何必等到寒衣节,你们啊,一定是被骗了!”

    “就这么着吧,无需理会他。”崔判官挥挥手,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黑白无常相视一眼,便带着老王父女受罚去了。

    “阿爹,那个什么叶先生,就是骗人的,诓了我们。”王小花一边哭一边说道。

    事到如今,老王也已经认命,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小花啊,就算没有叶先生,我们也是这样的下场,他和我们非亲非故,能替我们求情,已经难能可贵了。”

    “咱们不管是做人做鬼,都要知恩图报。”

    闻言,王小花抿嘴不语,过了一会儿,有些羞愧地说道:“阿爹,我知道了,这是咱们的命,不怨别人。”

    ……

    这天,宋溪和许伟照常开车上班。

    他们两交往两年多了,虽然没结婚,但是早已经同居,住的地方离百草医院有些远。

    昨天两人疯狂了一夜,今天起得有些晚,眼看上班就要迟到了,许伟有些焦急,一脚油门踩到底,在路上狂飙。

    “慢点,慢点!你超速了。”宋溪紧紧抓住安全带,尖叫道。

    “没事,没事。”许伟右手拍拍宋溪的肩膀,安慰起来:“你老公的车技,你还不放心?”

    过一会儿,宋溪看到确实无碍,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坐在车上有些无聊,宋溪便扯了扯许伟的衣服,神秘兮兮地说道:

    “你知道咱们诊室新来的那位是从哪里来的嘛?”

    许伟一边开着车一边随口问道:“你说那个姓叶的啊?”

    “是啊!是啊!”

    宋溪平常最喜欢和人聊八卦,所有知道很多小道消息,此刻,眯着眼睛说道:

    “我跟你说,你肯定都不信,那个姓叶的根本就不是正经医学院毕业的医生,他连行医资格证书都没有,还是院长托关系弄来的。我看那家伙以前就是个江湖郎中!”

    “我就说嘛……”

    闻言,许伟正要轻蔑两句,忽然前面冒出三辆货车,他一脚油门就要超过去,宋溪忽然捂着嘴巴,尖叫起来:

    “伟哥,伟哥!快停下,快停下!”

    喊声吓了许伟一跳,连忙减速,莫名其妙地说道:“你搞什么啊?”

    宋溪张着嘴巴,指着那三辆车,颤抖地说道:“你看三辆货车,c字形,你还记得,那位姓叶的说过啥嘛?”

    许伟一惊,脑海中闪过叶玄的话,

    “你二人近日必遭飞来横祸,若是信我的话,开车在路上要小心谨慎,尤其是看见三辆大货车呈c字形行驶的时候,要保持安全距离,切勿超车。”

    说时迟那时快,就这短短十秒钟,震撼人的一幕发生了。

    最左边的一辆车突然侧翻,狠狠地压在中间的车上,接着中间的车横飞出去。重重撞在最右边的车上,整个一个多诺米骨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