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听听我的故事
    听听我的故事

    “叶大师,救命啊……叶大师……救命啊!”

    王彪已经吓得屁滚尿流了。

    黑无常脸上闪烁着浓浓地得意之色,然而当他看到叶玄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

    叶玄冷漠地坐在那里,饶有意味地望着他,似乎在嘲笑周围的幻境,就是个笑话。

    “凡人,你…你怎么不害怕?”黑白无常相视一眼,震惊地说道。

    叶玄不答,冷笑道:“这么爱玩幻境,尝尝本尊的。”

    唰!

    叶玄目光泛起幽幽冷光,片刻,黑白无常只觉得天旋地转。

    睁开眼,妈的!吓尿了。

    他们被漫无边际地黝黑色的海水包围!

    周围横行着各种洪荒凶兽,远古大妖,个个都有吞吐天地般的神威,周围各种阴森恐怖的嚎叫,冰冷刺骨的海水把他们吞噬,海水中无数寄生虫般的生物,将他们包围,锥心蚀骨般的疼痛传遍全身!

    “妈呀,吓死个鬼了!!”

    “救鬼啊!救鬼啊!!”

    黑白无常在小店的地板上惨嚎打滚,王彪、老王等人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一幕。

    尤其是王彪,在经历刚才的幻境之后,心里对叶玄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就差三跪九叩,焚香祷告了。

    “妈妈咪啊,这得是什么幻境,才得把两位鬼差大人吓成这逼样了。”

    此刻,他们眼中地黑白无常就好像戴上了一副vr眼镜,不知道在经历着何种恐怖地事情。

    不一会儿,黑白无常似乎被吓得不行了,口吐白沫,躺在地上,时不时蹬下腿。

    叶玄见差不多了,便收回了法术。

    “呼……”

    黑白无常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过了一会儿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爬起来,战战兢兢地走到叶玄的面前,慌忙弯腰行礼:

    “见过上神!”

    “上神恕罪!”

    两人也不傻,叶玄一眼便可以制造出充满洪荒凶兽等可怕景象的幻境,而且如此真实,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眼前的这位,便是一位来自远古洪荒的可怕神尊。

    这样的人物根本不是他们一个小小的阴司鬼捕敢得罪的。

    “现在可否听我一言?”叶玄淡淡地说道。

    “上神,您说,您说。”两人畏惧地看着叶玄,想想刚才可怕的情形,腿仍然打着颤。

    “这二人错不在己,应当从宽处理,你回去跟你家主子说,本尊许他二人投个富贵人家,再世为人。”

    叶玄平静地说道,但是身上那股不容置疑地威严,让二鬼压力山大。

    “这……不太合规矩吧?”

    两鬼用蚊子般地声音呓语道,虽然叶玄可能是远古神尊,但是地狱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官方系统,有阎君,有冥王,还有地藏王,就算你是远古神尊,也不能倚老卖老啊!

    “怎么,你们不愿意……”叶玄地脸色阴沉了下来。

    黑白无常吓得往后一缩,两个人差点缩成了一黑一白两团皮球。

    “不敢,不敢,上神,您的话,我们一定带到。”

    他们只是阴司鬼捕,得罪不起这样的大神,还是交给上级处理稳妥。

    “嗯。”

    叶玄满意地点点头,依然板着一张脸,说道:

    “另外,回去告诉你家主上,今年农历十月初一寒衣节,本尊会亲自驾临地府。听明白了嘛?”

    寒衣节乃是四大鬼节之一,每逢鬼节,鬼门关便会大开,阴阳两路畅行无阻。叶玄体内法力受到封印,所以只有鬼节时候才能进入阴间。

    “明白……明白。”

    “我们一定带到。”

    两人连忙应承下来,然后带着老王父女二鬼,准备离开,那是多一秒钟都不愿意再待啊。

    “叶恩公,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王久安、王小花眼含泪花,激动着向着叶玄跪拜起来。

    临别之际,老王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叶玄,道:“叶先生,其实我们老王家的阳春面做法很简单,就是一把细面,半碗高汤,一杯清水,五钱猪油,一勺老王家的酱油,再烫上两颗挺括脆爽的小白菜。”

    “但是我们家的酱油很特别,这是酱油的配方,您收好,以后我就不能再给您做阳春面了。”

    说着说着,老王红着眼,再次千恩万谢地离开了。

    ……

    夜已经很深了,小面馆又恢复了寂静,外面寒风阵阵,整个城市都进入了梦乡。

    王彪看着空荡荡地小面馆,却没有半点困意,刚才发生的一切依然震撼着他的心灵。

    “叶…叶大师?您到…到底是人还是鬼?”王彪有些忐忑地问道。

    今夜,深深地刺激到了他的神经,此刻,他才明白,这个世界,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叶玄重新点燃火炉,温了一壶酒,淡淡地说道:“怎么,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

    叶玄抬起头,透过窗,望着璀璨的星空,目光幽邃而深远。

    王彪受宠若惊,连忙点点头,他当然想知道叶玄的故事,只是不敢问,如今叶玄主动提起,王彪怎会不惊喜。

    其实,他就想知道,都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为啥你这么优秀?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要不要这么大啊!

    叶玄倒了一杯酒,自斟自饮:“你相信这个世界有神仙嘛?”

    神仙?

    王彪正要嗤笑,猛然一惊,尼玛,既然都有阴司地府,鬼差之类的,那有神仙也是正常,便连忙点点头。

    “没错,我就是神仙!”叶玄扬起头,咕哝灌了一口酒。

    “啊……叶大师,你别开玩笑了。”王彪苦笑起来。

    叶玄继续说道:“我诞生于远古洪荒,我曾经见过盘古开天辟地,也同女娲造人补天。”

    “……”

    “我在人世间轮回九世,千年历劫,这是最后一世,恐怕用不了多久,我就要回到万古洪荒去了。”

    等到天色微微发白,叶玄停住了嘴,这九世的故事太过精彩,恐怕十年也讲不完。

    王彪目光中充斥着浓浓地骇然,还有深深地向往,他像是听了一夜故事,又好像真的跟着叶玄领略了这千年历史。

    如梦似幻!

    故事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主要是足够精彩。

    他站起来,冲着叶玄跪倒在地,重重地叩了三叩,神情凝重,声音里也充满了肃静!

    “叶大师,我差一点堕入无边黑暗,是您拉了我一把!今生能遇见您,是我最大的福气。”

    他曾经是个小混混,无恶不作,死后入了阴司,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受千万年的苦海,而叶玄拯救了他,未来他将择善而行,用后半生替自己赎罪!

    “起来吧。”叶玄淡淡瞥过王彪,沉声道:“这是你的造化,也是我的善缘。”

    “你已有向善之心,但仍须记住,人生在世,常存敬畏之心。”

    “是。”王彪站了起来,眼神中流露出浓浓地坚定之色。

    叶玄递过那张纸,说道:“这是老王家酱油的秘方,你也姓王,就把这阳春面传承下去吧。”

    “是,小人遵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