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老王
    老王

    面条莹白如玉,汤色晶莹,伴着一股淡淡地清香。

    王彪食指大动,一边吃着,一边称赞起来:“叶大师,您可真会挑地方啊!”

    “哦?味道怎么样?”

    王彪说:“绝了,汤清味鲜,清淡爽口。”

    王彪说完,又呲溜呲溜吃了起来,风卷残云般,顷刻一碗阳春面便吃的干干净净。

    他舔了舔嘴唇,道:“也不知道这面是怎么做出来的,您不是要让我开一家餐馆嘛,要是把这面包装包装,肯定赚钱。”

    现在是信息时代,酒香也怕巷子深,这么好吃的面,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可惜了。

    叶玄开口说道:“一把细面,半碗高汤,一杯清水,五钱猪油,一勺老王家的酱油,再烫上两颗挺括脆爽的小白菜。”

    王彪问:“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叶玄点点头。

    “好吧。”王彪挠挠头,岔开话题:“叶大师,您不是说有鬼嘛?”

    王彪也想通了,叶玄在他眼里和神仙差不多,既然有神仙,那么有鬼怪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叶玄冷笑:“如果没有鬼,你吃的面是谁做的?”

    “什么?”王彪惊呼一声,眼睛瞪得浑圆,直勾勾地看着老王,可是怎么看也不像是鬼啊!

    “您二位吃好了?还要点什么嘛?”

    不知何时,老王已经来到两人身旁,微微躬着身子,脸上挂着谦和地笑容。

    “坐。”叶玄吐出一个字。

    老王愣了一下,叶玄又道:“现在店里也没客人了,坐下来聊聊。”

    “唉!”老王应了一声,满是风霜的脸上竟然泛起一抹惊喜。

    他似乎好久没有找到一个说话的人,一坐下,几杯酒过后就开始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我没什么文化,小时候在山里放羊,爹妈死了,就把羊卖了,跑到城里,被女人骗光了钱,后来在饭店打工,再后来开了这家面馆……”

    “我闺女她娘死的早,我啊又当爹又当娘。靠着这个小店把她拉扯大了。明年,她就要高考了,她学习非常好,老师说能上京北大学,或者华清大学。”

    说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竟然趴在桌上大哭起来:

    “好啊,真是好啊,这样,我就对得起她死去的娘了。”

    声音悲切,满是心酸,却还透着一股浓浓地希望。

    叶玄摇摇头,一声叹息:“你不像个坏人。”

    听到这话,老王猛得站起来,激动道:“我是好人!!”

    叶玄又道:“可你拿刀砍死王大义一家老小四口人。”

    “那是他们该死,他们该死,他们罪有应得。”

    老王忽然陷入了疯狂,全身剧烈地抖动起来,双眸之间泛起浓浓地暴虐的气息。

    叶玄平静地望着老王,忽然开口问道:“疼么?”

    老王诧异极了:“什么?”

    “我问你心疼嘛?自杀的时候,刀穿过心脏,血溅了出来,疼不疼?”

    叶玄声音清淡,老王却猛得一惊,跌坐在椅子上,脸上一片黯然。

    叶玄又道:“死人就应该去地府,而不是留在阳间。”

    坐在一旁的王彪听得云里雾里,但现在总算明白了!

    丫的,这店老板竟然是个鬼啊!

    撞鬼了!!

    早上本市富豪王大义一家四口全部惨死,凶手是某餐饮店的老板,杀完人之后自杀身亡,我靠!全对上了。

    想到这,王彪吓得一哆嗦,缩在叶玄的背后,瑟瑟发抖。

    这时,老王突然跪倒在地,双眸之间升腾起浓浓地怨恨,不甘,愤怒,最终瘫软在地,化为深深地无奈、悔恨!

    “我是好人,我不是坏人,我没有错,要说有错,只因为我是个穷人。”

    “哈哈!我竟然是个穷人!”

    他垂着头,一边啜泣,一边说道:

    “小混混每个月都要过来收保护费,包租婆又要涨房租,学校又催着交学费,眼看女儿今年就要高考了,别的孩子每天一个鸡蛋,一包牛奶,我这个当父亲的……”

    叶玄道:“你没钱了,所以向王大义借了高利贷。”

    “是。”老王掩面哭泣:“所以我后悔啊!我靠着这个小面馆,也只能填饱肚子,多一分都没有。”

    叶玄摇摇头:“孩子哪怕不上学呢?”

    老王忽然激动地爬起来,仰着头看着叶玄,双眸之中充斥浓浓地坚定:

    “不行!绝对不行!!”

    “我闺女啊我清楚,从小我就把她当宝贝养着,她身体娇贵着呢,不像我,吃得了苦。”

    说到这,老王的眼神泛着温柔,脸庞上透着浓浓地慈爱。

    “我闺女学习那么好,她要读书,她要上大学,她要用知识改变命运,她不能像我这样,总受人欺负。她跟了我这么多年了,没过上一天的好日子,是我对不起她。”

    “他们逼我还钱,我每天赚一点还一点,可是他们说远远不够,他们的利息越滚越大,他们说我每天赚的还不够利息。”

    王彪越说越激动,整个人显得有些暴躁:

    “有一天,王大义说叫我去吃饭,还在最豪华的酒店宴请我,那天我穿的很正式,刚进厢房,就看见他们一家,坐在那喝酒吃肉,他们一家高高在上,一边吃着,一边笑着,看我的眼神里都透着鄙夷。”

    “王大义说我生了个好女儿,还说以前欠的债不让我还了,我还来不及感谢,他就跟我说,他儿子王启超看上了我家女儿,让我女儿卖到他们家,伺候他儿子。”

    老王猛得抬起头,一瞬,眼睛充满了血光,他一遍又一遍地说道:

    “我不同意!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王大义说我不识抬举,他老婆一巴掌抽在我的脸上,说我女儿天生就是用来卖的,他两个儿子左右扇我的脸,一边扇还一边说他们能瞧上我女儿,是给我脸了。我应该高兴才对。”

    “我…我…我……”老王喘着粗气道:“我给他们跪下,磕头,我磕头,我就这样磕头,一下,两下,三下……”

    老王一边说着,一边磕着,头“嘭嘭嘭”地敲在地上,发出一道道沉闷的声音,好像敲在人心上。

    王彪不再害怕了,他摆正了身子,沉默着,脸色阴晴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