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见见鬼
    见见鬼

    虽然叶玄的医术得到了认可,但是宋溪、许伟二人依旧冷冰冰的,对叶玄可没什么好脸色。

    想想也是,人家好心向你赔罪,你却反而咒人家飞来横祸。

    能给你好脸色才怪。

    叶玄却不以为意,这两人还是太年轻,见识浅薄,又岂能知道风水堪舆的本事,等吃了亏,就知道后悔了。

    虽然叶玄有了一定地名气,但毕竟还是太年轻了,除了一些花痴的小姑娘,稍微正常一点儿的病人,宁愿付诊费,也不愿意选择他。

    这一点,倒是国人自古以来的毛病,认为不花钱或者便宜的东西肯定不好。

    殊不知,这世间还有物美价廉这个词。

    叶玄也乐得清闲,翘着二郎腿,一边品着茶一边刷着新闻。

    “本市茶花园人工湖发现一具女尸……”

    下一条,

    “不再沉默,遭校园欺凌长达10年,90后妈妈将带头者送进监狱。”

    这则新闻讲述了王女士高中受到校园欺凌,成为全校公敌,谁敢帮助她,就会一起受到唾弃,最终忍无可忍的王女士,用法律维护权益,把带头者送进了监狱。

    评论下面一片叫好的声音,叶玄也评论道,“抵制校园暴力,创造健康成长环境。”

    紧接着又是一条新闻,“这就是现实!米英法群殴叙国,落后就要挨打?”

    这则新闻直接引爆了互联网,引起了上亿次点击,近百万的评论。

    “弱国无外交,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从来就没有变过。”

    “一百多年前的我国就是今天的叙国。”

    “为华国崛起而读书,感谢先辈仁人志士的努力,让我们今天有了和平安稳的环境。”

    “越来越敬佩老一辈子的伟人们,再穷再苦再累也要搞科研,搞建设,那才是安家立国之本。”

    看着这些评论,叶玄心生感慨,随手编了一个段子评论道:

    “为什么要攻打叙国?米英法:我们怀疑他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为什么不攻打沙俄?米英法:因为他真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啊!”

    评论刚发出,立刻就引起了几千次浏览,上百个点赞,还有好多人在下面评论。

    “6666666。”

    “陈独秀同志请你坐下。”

    “同样都是九年义务教育,凭什么你这么优秀。”

    “银菜啊!”

    “坐下来是裁判,站起来是冠军,你太牛逼了。”

    “虽然是个段子,但是却道尽了生存法则,没错!弱国无外交。”

    翻到这些评论,叶玄会心一笑,忽然本地一则新闻弹了出来。

    “一男子持刀,闯入昆市富豪王大义的别墅,砍死一家老小四口人,随后该男子自杀身亡,经查证,男子系本市某餐饮店老板。”

    叶玄点开看了一下,若有所思。

    到了傍晚,看病的人渐渐少了,门诊部的医生护士,有一搭没一搭闲唠家常。

    不知怎地,提到了上午的新闻。

    其中一位小护士说:“王大义不就是大义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嘛,身价好几千万啊!”

    “是啊。”另一位护士惋惜道:“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一家都死了,他那大儿子王启发才二十五岁,小儿子王启超也只有十八岁,真是可惜了。”

    “是啊,几千万的身家,连个继承人都没有。”

    听到王启超的名字,叶玄想起来了,那不就是他刚来昆市在ktv厢房,追求萧初晴的那个小孩子嘛?

    这才过了一个多月,就被人砍死了,真是装逼遭雷劈啊!

    宋溪也加入了聊天话题,“听说王大义是盗墓起家的,而且背地里还放高利贷,逼的好多穷人卖儿卖女,他死了,也算是老天开眼。”

    “对对对。”第一个小护士附和道:“反正我听说杀死他的人,好像就是因为还不起钱,被逼无奈才动了杀念的。”

    宋溪冷笑:“那也不能杀人啊,早知如此,当初何必借钱呢?”

    “肯定是走投无路才借钱的啊!”

    “就算借,那欠债还钱,杀人肯定是不对的。”

    女人凑在一起就爱聊八卦,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孟叔,你人生阅历丰富,你来说说看?”宋溪眼神瞟向一旁的孟老头。

    闻言,孟老头笑笑,有些无奈地说道:“这种事情哪有表面那么简单啊,谁会因为还不起钱,就杀人一家啊!”

    “不过,我在昆市待了这么久,王大义这人,丧尽天良,无恶不作,他也算死有余辜。”

    ……

    “叶先生,您今天想吃点啥。”不知何时,王彪躬着身子,站在了叶玄的身旁。

    这两天,他按照叶玄的吩咐在西街买了块地,结果今天市里的红头文件就下来了,要建立高新经济开发区,位置正好包括他买的那块地。

    ‘神人啊!’

    他对叶玄更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才是大师啊!

    叶玄说:“先去喝点酒,再去吃碗面。”

    “是。”

    傍晚,叶玄从酒吧出来,迈入幽僻的小巷,王彪跟在后面。

    中秋的夜晚已经有些寒冷了,森森地凉意让人瑟瑟发抖,令人奇怪的是,叶玄的身体周围竟然有一股暖流在流动,王彪啧啧称奇,步步紧跟在叶玄的后面,顿觉浑身通体舒泰。

    “叶…叶大师,您要想吃面,我知道一家特别正宗的面馆,干嘛要来这么偏僻的地方?”王彪小声说道。

    “今天晚上不仅仅是吃面这么简单。”叶玄面沉如水。

    “那…那还要干什么?”王彪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引起叶玄的不喜。

    叶玄眯着眼睛:“见过鬼嘛?”

    “啊……”王彪闻言,怔怔地望着叶玄。

    “今天晚上带你见见鬼。”

    “啊……”王彪身体一僵,脸上似哭非哭,颤抖着道:

    “叶大师,您别…别开玩笑了。”

    叶玄笑而不语,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面馆,王彪吓脸色苍白,看着“老王家面馆”的招牌,犹豫了几秒钟,一咬牙走了进去,缩在叶玄的身边,警惕地望着周围。

    早已过了饭点,小店并没有其他人。

    “您又来了,今个还来阳春面嘛?”老王迎了上来,还是那样谦卑地笑容,恭顺的语气。

    叶玄:“好。”

    很快,两碗阳春面摆上了桌子:“两位,您慢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