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妙手回春
    妙手回春

    果然,大约半个小时后,那老妇人抱着小孩,脸色大变,一路风尘仆仆地跑了过来。

    隔得老远,就听到那撕心裂肺地声音:

    “孟医生,救命啊,孟医生,快救救我家孩子。”

    老妇人神色仓惶,跌跌撞撞跑过来,说道:“刚喝了药,身子就开始发凉,不停地咳嗽。”

    孟老头一惊,摸了摸小孩的额头,入手冰凉,他连忙把脉,小孩儿的脉搏本就弱,此刻更加微弱。

    他翻了翻小孩的眼皮,眼神黯淡,这……孟老头急得毫无头绪。

    “怪了,怪了,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

    就这么须臾的功夫,小孩儿的身子竟然变得滚烫无比,脸上烧红一片,整个门诊部都是孩子凄厉的哭声。

    老妇人吓得慌了神,整个人瘫坐在地,这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也没脸活了。

    孟老头急得浑身上下直冒汗,须臾之间,孩子已经口吐白沫,气若游丝,要看就要撑不住了。

    “先是冰凉,再是滚烫,然后口吐白沫…这……”

    孟老头猛得一惊,叶玄刚才地话如惊雷一般在他脑海炸响。

    “这副药喝下去,三分钟内,这小孩浑身必定奇冷无比,五分钟后又会全身滚烫,十分钟过后,便会口吐白沫,双眼无神,如果二十分钟内,送到我这,还能医治,否则,回天乏术!”

    对了!

    全说对了!!

    眼看孩子就要不行了,而他一时之间哪有良策,急匆匆跑到叶玄的身边,顾不得尴尬道:“小兄弟,老朽错了。”

    叶玄眼睛瞟向一边,看着窗外的野百合,不为所动。

    扑地一声!

    孟老头急了,直接跪倒在地,哀求道:“叶大师,你全说对了,你一定有办法治好那孩子的。”

    那老妇人也不傻,联想到叶玄先前的言论,哪还敢迟疑,哭天抢地地跑到叶玄面前,哀求起来:

    “这位医生,我求您嘞,先前是我的不是,您救救我孙儿吧。”

    “哼,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一旁的王彪忍不住了,嘟囔起来:“若不是为了你家小孩儿,叶大师早都去吃晚餐了。”

    “原来,叶大师一直等在这,就是为了我孙儿?我刚才还……”

    一想到这,老妇人更加羞愧,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叶大师,我的错,我以貌取人,您千万别介意。”

    “行了,起来吧。”叶玄叹口气,一脸淡然地走到躺在病床前的小孩。

    先前,他便已经看出这孩子的病因所在,先是寒气入体,身体本来就虚弱,晚上又吃了鹅肉,想必同时还吃了些鸡蛋,这两种食物同食,会大伤元气。

    刚才孟老头开地调理药中还有何首乌、半夏,此刻小孩已经食物中毒了。

    叶玄祭出银针。

    单手持针,以闪电般的速度,掠过孩子周身,放出了一些黑血。

    很快,已经失去意识的孩子,渐渐醒转,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呢喃着说:“奶奶……”

    “醒了……醒了……”老妇人惊喜地嚷道,“神医啊…神医!”

    此刻,孟老头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他注意到叶玄用的是银针,手法迅捷,认穴奇准无比,哪是什么小年轻啊,明显就是深藏不露的医道高人啊!

    “好了,他虽然醒了,但是还很虚弱。”叶玄收起银针,淡淡地提醒道:“回去让他好好休息,多吃水果蔬菜,多喝热水,另外我再开一副调理的方子,还有,以后注意,鹅肉和鸡蛋不要同食,伤元气。”

    “你怎么知道孩子吃了鹅肉和鸡蛋?”老妇人彻底震惊了,果然是神医啊。

    叶玄笑而不语,淡淡开口:“三钱雪见草,二钱龙葵,一钱紫萱,再加半钱景天和徐长卿。”他一边说着,孟老头连忙记下来。

    “好了,一天三服,早中晚各一次,连服三天,保证药到病除。”

    “是是。”老妇人千恩万谢,“医生,您还没收诊金呢?”

    叶玄淡淡开口:“我既然肯治,便分文不收,我若不肯治,万金相求也无用。”

    “啊!”老妇人彻底震惊了,最终只付了购买药品的费用。

    啪啪啪!

    门诊部响起了热烈地掌声,那些漂亮的小护士们看到叶玄的目光都不一样了,本以为来了个绣花枕头,没想到原来是大神啊!

    孟老头怪不好意思地,期期艾艾走到叶玄身前:“叶医生啊,这个…我之前态度不好,怨我,您别介意哈。”

    宋溪和许伟也施施然走到叶玄面前,挠挠头,脸上有些尴尬。

    “叶医生啊,我们两之前说过你坏话,你别介意哈……”

    “是啊,叶医生,本来以为你是托关系进来的,谁知道你医术这么高明啊!”

    “无妨。”

    叶玄简单地吐出两个字,便向外走去,在经过两人身旁地时候,他忽然皱了皱眉头。

    “二位,可听我一言?”

    宋溪、许伟二人一愣,莫名其妙地问道:“你说。”

    叶玄意味深长地说:“你二人近日必遭飞来横祸,若是信我的话,开车在路上要小心谨慎,尤其是看见大的货运车的时候,要保持安全距离,切勿超车。”

    说完,叶玄飘然离去,只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屁,本来以为他是个正经医生,没想到是个神棍。”

    “天呐!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他还是一名医生,竟然说出这种封建迷信的话。”

    两人都有些无语了,对叶玄的印象立刻大打折扣。

    “孟叔,你说他是不是骗子?”宋溪凶巴巴地说道。

    孟老头一时僵住,想到叶玄恐怖地针灸手法,佩服地回答道:“这种话太玄了,我也说不准,不过叶医生确实是有本事的人。”

    “什么本事,我看是运气好。”宋溪咬牙切齿地说道。

    许伟也点点头:“都是同事,寻思把关系处好,结果,他上来,就咒我们,这也太让人尴尬了。”

    “好了,好了。”孟老头打圆场:“叶医生可能说话直,你们也别介意了。”

    ……

    接下来,叶玄一连几天,都在这里坐诊,偶尔有几个病人找他治病,都被他轻而易举的治愈。

    很快,百草医院来了位年轻的坐诊大夫,医术高明不说,诊金更是分文不收,便传遍了附近的街坊。

    叶玄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