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曾有一人
    曾有一人

    “你个小年轻,懂什么行医治病?”

    “93年上一任州书重病,群医束手无策,是我不休不眠,连续三天,日夜煎熬中药,救治成功。”

    “97年,云北鼠疫流行,有数十人感染,生命垂危,是我苦心钻研,研制出对抗新型鼠疫的药品。”

    “03年,全国闹,我受国家号召,赶赴京城,和钟南山院士等一百多位医生,呕心沥血,研制抗非药品。”

    “11年,云州大旱,三月不雨,瘟疫盛行,又是我,冲在最前线……”

    “一桩桩,一件件,我尽心尽责,兢兢业业,你一个年轻后生,哪来的资格在我面前狂妄?”

    说起这些事,孟老头压下心头的愤怒,语气里甚是得意。

    宋溪、许伟两人虽然早知道孟老头曾经的丰功伟绩,但是,如今再次听到,依然热血澎湃,这是属于一个医者的荣光。

    叶玄蹙眉,低头不语。

    曾有一人,不忍生民多疾,发明了望色,闻声,问病,切脉的四诊合参法,大大提高了人均寿命,并奠定了后来传统中医的诊断基础。

    那人名扁鹊,被后世称之中医之祖。

    曾有一人,不忍生民多灾多难,广泛收集医方,写出传世巨著《伤寒杂病论》,从此成为中医临床的基本原则,沿用至今。

    那人名叫张仲景,后世共尊“医圣”。

    曾有一人,不忍见到患者疼痛,发明了麻沸散,曾替关云长刮骨疗毒,后人称之为“外科圣手”,是所有外科大夫的祖师爷。

    那人名华佗,后人用“华佗再世”形容医术高超。

    曾有一人,遍访九州,参考历代医药等方面书籍925种,考古证今,穷究物理,记录上千万字的札记,历经27个寒暑,三易其稿,完成了192万字的巨著《本草纲目》。

    那人名叫李时珍,被后世共尊为“药圣”。

    无论是扁鹊、张仲景,还是华佗、李时珍,这些人物其实都是叶玄曾经地化名,他游历九州,感慨凡人生老病死,忧愁哀怨,立下大慈悲,大宏愿,研究医药学,希望帮助凡人脱离疾病的苦海。

    其实,那些疾病痛苦,他挥手就能解救,但是他总有一天会回到万古洪荒的世界,所以,他希望能在人间,弘扬医道,让万千凡人长长久久不再受到疾病的困扰。

    然而这些事,叶玄并不会说出来,有道是好汉不提当年勇,过去的富贵不代表永远富贵,曾经的成功不代表一直成功。

    叶玄抬起头,眼神锐利:“那又如何?过去的荣光并不能改变你这副药下去,该死人还是会死人!”

    “你……”

    孟老头气得胡须都哆嗦起来:“好啊,你厉害,你治啊,看病人家属信得过你,还是信得过我。”

    哼!

    孟老头翻了翻白眼,脸上闪过一抹傲娇。他决定,今晚就找院长,让这狂妄自大的年轻人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老妇人闻言,顿时一脸愠色,怒火中烧地瞪了叶玄一眼,道:

    “嘴上毛都没长全,就学人家出来给人看病,我家孙子身体金贵着呢,再让你瞧出个三长两短,或者落下了后遗症,怎么办?”

    看吧!

    孟老头得意洋洋,斜睨了叶玄一眼,心里冷笑,想学人家治病,患者也得相信你啊!

    叶玄也不恼怒,所谓医者父母心,他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出言提醒,只是为了不辱没“医者仁心”这四个字。

    况且,还是那句话,行医治病也讲究个缘分,叶玄曾经一天遇到两个人,得的是同一种怪病。

    一个人忍受了十多年痛苦,寻遍了名医,终于找到叶玄,治愈了,感恩戴德的去了。

    另一个人,却是刚得,第一个找到的就是叶玄,一下午的功夫就痊愈了,平静的去了。

    所以啊,这求医啊,也是缘法!

    “你说什么呢?”王彪过来接叶玄下班,正好看见这一幕,呵斥道:“叶大师是有真本事的人,你可别后悔。”

    “呵呵。”老妇人冷笑两声:“后悔,不存在的,这辈子也不可能后悔的。”

    “你……”王彪正要发怒,叶玄摆摆手:“无碍,瞧得起我的,我必让他心满意足,瞧不起我的,自有她悔恨之日!我何须烦恼?”

    呵?

    真能吹!

    老妇人冷笑一声,扭过身子望着孟老头,言辞恳切道:“孟医生,您快开药吧。”

    孟老头把药递过去,嘱咐起来,叶玄等孟老头交代完毕,再次幽幽说道:

    “这副药喝下去,三分钟内,这小孩浑身必定奇冷无比,五分钟后又会全身滚烫,十分钟过后,便会口吐白沫,双眼无神,如果二十分钟内,送到我这,还能医治,否则,回天乏术!”

    叶玄说完,便不再理会二人,重新回到自己的角落里,淡定地坐下。

    孟老头咳嗽一下,有些恼怒:“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你尽管去后面煎药,这副药下去,不说治愈,至少能减轻症状。”

    “我当然相信孟医生了。”那老妇人又瞪了叶玄一眼,匆匆去医院后面熬药去了。

    因为中药熬制起来比较麻烦,所以每个医院都有专门熬药的地方,可以减轻患者的麻烦。

    “叶大师,您该吃饭了。”王彪躬着身子,小声提醒道。

    “唉。”叶玄叹了一口气,终究有些不忍心,说道:“再等等吧,那老妇人无知愚钝,可那孩子却是无辜的。”

    “是。”王彪肃然起敬,“您就是太仁慈了。”

    如果他有叶大师这样的本事,却受到别人如此轻贱,早都拂袖而去了。

    叶玄摇摇头,摆弄着桌子上的茶杯,慢吞吞地说道:

    “你错了,有些人我瞧不上眼,哪怕万金,我也不治。”

    “有些人,我若遇到,分文不收也会医治。”

    “还有些人,老弱妇孺,非奸邪之徒,举手之劳便挽救一条生命,也当为之。”

    说完,叶玄想了想,又总结道:“所以这不是慈善,而是原则。”

    行医者,心里都有杆秤,有些事当为之,有些事不可为。

    “叶大师说得是,不瞒您说,以前我拜关二爷,现在,我拜您。”

    这倒不是拍马屁,而是发自肺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