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坐诊
    坐诊

    “叶大师,就是这里了,这是云州最好的医院了。”

    叶玄抬头看了看“云州百草医院”的字样,满意地点点头。

    王彪弯着腰低声说道:“您没有行医资格,我花了大价钱,贿赂了这里的院长,才在这里为您设置了一块诊位!”

    说着,王彪有些肉疼,为了买到这个行医资格,他可足足给院长塞了一千万呢。

    “辛苦了。”

    叶玄简单吐出了三个字,却把王彪激动地直摇头:“不辛苦,不辛苦,能为大师效劳,是我应该的。”

    叶玄瞧了王彪一眼,直把后者看得有些发觑,才缓缓道:“看在你尽心尽力的份上,我为你指点一条出路。”

    王彪激动地身子一颤:“大师,您说。”

    “你这人,脑子不笨,办事灵活,西街有块地,正是风水宝地,你用剩下的钱买下,经营一家高端酒店,我保证你后半辈子富贵。”叶玄随意地说道。

    闻言,王彪大喜,对于叶玄的话他没有半点怀疑。

    后来,王彪按照叶玄的话,在西街买地,不久,市政划分新经济开发区,正好包括王彪购买的地方,一夜之间,王彪的资产翻了十倍不止。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诊室很宽敞,里面已经坐了三位听诊医生。

    一位六十多岁,是昆市有名的老中医,有口皆碑。

    还有两位四十多岁的西医,一男一女。

    叶玄的诊位在一个很小的角落里,看上去极不起眼。

    他也不在意,行医与他而言,便是结缘的过程。

    有缘之人不会错过,无缘之人莫要强求。

    叶玄径直走到自己的诊位上,坐下,等待着病人上门。

    这一番举动被那三位医生瞧在眼里,不由相视冷笑。

    自院长在门诊室增加了一个诊位,他们就一直打听,这位新来的医生到底是何方高人!

    百草医院对于医生的挑选极为严苛,尤其是门诊室的医生,不说万里挑一,那也是同行中的精英。

    不过看到叶玄这么年轻,就和他们同坐一起,三人心里都有些不舒服。

    那位女西医宋溪先开口了:“新来的这位,有点年轻啊,不会是医学院的实习生吧?”

    男西医许伟摇摇头:“我倒觉得应该是领导的亲戚儿,不过我听说……”

    许伟特意压低了声音,很小声地说道:“我听说院长收了钱,才让这小子过来当门诊医生的,其实就是绣花枕头。”

    “咳咳…”老中医孟老头忽然严肃地说道:“小徐,小宋,这种话,慎言啊!”

    两人神色一慌,立刻闭嘴,过了一会儿,宋溪忍不住道:“孟叔,咱们门诊部只有你一位中医,现在院长又安排一个过来,还这么年轻,你就甘心?”

    孟老头笑笑:“无妨无妨,我老孟行医四十年,靠的是真才实干,这一点,有口皆碑的,还会怕一个小年轻?”

    “那倒也是。”两人点点头:“我看那小子也没什么本事。”

    “呵呵。”闻言,孟老头笑笑,不再多言。

    果然,整整一上午,但凡看中医的,都直奔孟老头那里,至于叶玄,完全被无视了。

    叶玄半点也不生气,看病也讲个缘法,总不能人家不愿意,你还要强行治病吧。

    悠哉悠哉,叶玄翘着二郎腿,喝着茶,刷刷新闻,一上午就过去了。

    到了下午,人渐渐少了,叶玄正准备离开,忽然,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妇人抱着两三岁的孩子匆匆赶来。

    “宋医生,许医生,上次开的药都吃完了,孩子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还有些加重。”那老妇人焦急地说道。

    闻言,宋溪和许伟也有些纳闷,这孩子发热重,身上还有汗,咽喉红肿疼痛,时不时咳嗽,明显是入秋导致的风热感冒。

    他们开了一些常规的药品,小儿热速清颗粒,小儿感冒颗粒,按理说这都三天过去了,就算没有痊愈,也应该大幅度好转啊。

    “昨天,孩子吃完鹅肉就睡了,到了夜里十二点多一会儿喊冷,一会儿喊热,翻来覆去,整整咳嗽了半夜。”老妇人说着,就哽咽起来:

    “他父母都在外地打工,这孩子就是我们全家的心头宝,看着他难受的样,我都恨不得替他承受痛苦。”

    这番话,让宋溪、许伟更加羞愧难当,不由看向孟老头,恭敬地说道:

    “孟叔,您是中医大家,行医四十年,您看看这孩子……”

    “对对对。”

    老妇人这时候也想起来了,孟老头在整个昆市都是有口皆碑的老中医,连忙道:“孟医生,您快看看,我这孙儿到底怎么了。”

    “莫慌,莫慌!”

    孟老头捻了捻胡须,眼睛一眯,神色自若。

    这气场瞬间让老妇人心中大定。

    他看了一会儿,又把了把脉,听了听心跳,一脸淡定地说道:“无妨,这孩子体弱,还是有点炎症未除,我开一些中药,调理一番,不出三日,即可痊愈。”

    老妇人大喜:“谢谢孟医生,谢谢孟医生。”

    孟老头转身,便去药房抓药,叶玄眼神锐利,扫过孟老头抓的药,微微蹙眉。

    他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但是孩子是无辜,便忍不住开口说道:“你这副调理的药喝下去,怕是孩子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这时,孟老头已经包好药走了出来,听到叶玄的话,脸色胀得通红:

    “你这年轻人,怎么胡说八道,医者父母心,我岂能害这孩子。”

    叶玄说:“若有害人之心,倒还无妨,就怕庸医当道,明明在害人却还以为是在治病救人。”

    孟老头立刻气得,浑身颤抖。

    本来嘛,他行医四十多年,有口皆碑。百草医院整个门诊部就他一个老中医,附近的街坊邻居也都认可他,这好端端的领导又安排一个年轻中医过来,他心里微微就有气。

    这气倒不是纯粹为了一己私利,而是作为老医生了,他多少也知道叶玄是怎么进来的。

    其实,无论你是送钱了还是关系户,孟老头都不care,但是一般关系户都是安排进来当实习生或者助手,没见过自己坐诊的,这简直就是拿病人的生命在开玩笑啊!

    本来他心里就有怨气,再加上叶玄这番冷漠地嘲讽,立刻爆发,拍了拍桌子,吼道:

    “你个小年轻,懂什么行医治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