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叶先生。”

    叶玄抬头,一位身着青衫的中年人,冲着他抱拳说道。

    正是在天涯阁被叶玄一巴掌甩成重伤的朱长河。

    “叶先生,之前多有冒犯,老朱给您陪个不是。”朱长河露出尴尬地笑容。

    之前在拍卖会,他已经见识到了叶玄的厉害,心里百分之百肯定叶玄至少是踏入宗师之境的武道强者。

    老王爷已经吩咐下来,务必赔罪,笼络住这样的少年英豪。

    叶玄一言不发,继续吃着阳春面,完全把朱长河当做了空气。

    朱长河更加尴尬了,想笑又笑不出来,期期艾艾道:

    “叶…叶先生,我家世子年少,难免心高气傲,您是武道大宗师,自然不会和他一般见识了。”

    朱长河试探地问起来,本来应该段轻尘亲自过来请罪,但是镇南王知道自己这儿子的秉性,让他低头,比杀了他还难,因此便派朱长河过来。

    叶玄取出餐巾纸,优雅地抹了抹嘴,将兜里所有的现金,大约一千多块钱,压在碗下,准备离开。

    “叶先生,我家王爷为了表示歉意,特命我将‘大太阳宫’献给先生。”

    说着,朱长河恭敬地捧着一把狭长的钥匙,双手奉上。

    大太阳宫!

    如果云州本地人听到这四个字,一定会疯狂的。

    大太阳宫就位于南山别墅群上面,占地四百多亩,相当于半个故宫那么大,差不多50个足球场的大小。

    这座宫殿是段家耗费40多亿(不算土地费,仅仅建造费用),花了八年的时间建造而成,里面亭台水榭,花园小楼,美伦美焕。

    虽然名字是大太阳宫,但是昆市的人都明白,这是段王爷新建造的王府,当初段家打算集体搬迁到昆市,后来计划搁浅,这座宫殿就一直空在那,被誉为云州第一豪宅。

    “东西我收下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叶玄将钥匙踹入怀中,潇洒离去。

    朱长河松了一口气,看着叶玄渐渐消失地背影,喃喃自语:“不满二十的武道大宗师!唉…也不知道老主公这拨投资值不值?”

    ……

    “什么?父王把大太阳宫送给那个装逼犯!”段轻尘鼻子都气歪了,整个人快要爆炸了。

    “父王可是说好,等我娶了青鸾公主后,就把大太阳宫送给我做世子府的。”

    朱长河说:“世子,你也别太生气,老王爷这么做,自然有他的意图。”

    “什么意图?”段轻尘暴怒道:“难道我段家还要巴结那个乡巴佬?”

    “不行,我要给父王打电话。”

    段轻尘抓起电话,气冲冲地跑到一边去了。

    朱长河一叹,他心里明白,老王爷英雄一世,可惜自己的儿子只会争风吃醋,段家这辈但凡有一个英雄人物,老王爷又何必如此?

    可以说,老王爷送出大太阳宫,只是为了交个人情,段家虽然以武立族,可是那些最高深的武功,却要以强横的内力支撑。

    如今的段家,早已经没有几个人能把“一阳指”练到第四品的境界,而最高深的武学六脉神剑已经近百年无人领悟了。

    段氏衰落,老王爷今天所作所为,未尝不是为了段氏谋个后路。

    但这些话他作为仆人是没有资格说的,只能希望段轻尘早点醒悟,懂得韬光养晦。

    这时,段轻尘已经打完电话,显然受到了严厉的批评,他狠狠地把电话摔出去,气鼓鼓道:

    “气死我了,不就是武道宗师嘛,不就是艺术大师嘛,有什么了不起。本少迟早弄死你。”

    看到这一幕,朱长河更加忧心起来。

    ……

    “姐姐,你还好吧?”

    萧初晴一脸失魂落魄地坐在餐桌上,吓了萧妃儿一大跳。

    姐姐在她心里一直都是老狐狸般的人物,何时见过这幅模样!

    萧初晴没有搭理自己的妹妹,脑海里始终萦绕着那道潇洒淡漠的身影。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萧初晴咬着嘴唇,脸色白得吓人。

    ‘第一次见面,你就穿得那么寒酸,偏偏还那么冷漠,好像把一切都当做空气。从一开始,我对你的印象就很差。’

    ‘去拜神的时候,方丈大师说你是人中之龙,可我却不以为然。’

    ‘一开学你就暴打王国栋,那么的冲动和讨人厌。’

    ‘在ktv的时候,是你拦下了不可一世的陈虎,在寒国跆拳道侮辱华国武术的时候,又是你维护了我们的荣誉!’

    ‘你书法、绘画都是当世顶尖,让无数艺术大师跪倒在地,拜你为师。’

    ‘你的字画拍出两百亿华国币,你却一脸淡然,随手便捐给了山区的孩子。’

    为什么?你到底是谁?

    越想萧初晴的脸色变得越复杂,明明你那么优秀,为什么我却一直讨厌你?是了,是了,其实我并不是讨厌你,我只是讨厌你那么冷漠,似乎不把一切当成空气的态度。

    这一刻萧初晴终于明白了,她讨厌叶玄,并不是讨厌这个人,而是讨厌他对自己的冷漠,如果叶玄也像其他男子一样,见到她便粘着她,宠着她,或许现在两人的关系根本不是这样。

    看着自己姐姐眼角通红,萧妃儿有些发懵,弱弱地问道:“姐姐,你没事吧?”

    “妃儿,如果有一个男孩子,他长得很帅,而且在书法、绘画等艺术领域都是顶尖的,他还特别有爱心,热衷慈善,为人特别低调…呃,淡然,甚至,打架也很厉害,你会喜欢他么?”

    萧初晴直视自己的妹妹,问道。

    小姑娘皱着眉头,想了想,很认真地说道:“不会。”

    “啊?为什么!”

    “因为我的心里只有叶玄哥哥啊!”萧妃儿噘着小嘴说:

    “虽然他不喜欢我,但是,我不会放弃的啊!”

    萧初晴苦笑一声,有时候她很羡慕自己的妹妹,可以大胆地说出那个名字,而自己现在又算什么?

    要和自己的妹妹抢男人?

    这一刻,萧初晴直觉得天旋地转,到现在,她才发现,以前她对于自己的男朋友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的限制,可不知不觉当一个人走入你的心里的时候,哪还有那么多的限制。

    只要是他就好!

    可是,一切错过了?还能回头嘛!

    这个晚上萧初晴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拿出自己的笔记本,读着曾经写过的话。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读着读着,大颗大颗的眼泪漱漱地向下流淌着,良久,她幽幽一叹,提笔又写了《诗经》上的两句诗: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