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宗师如龙(求推荐票)
    宗师如龙

    “说得好,不愧是我云虎山的孙儿。”

    云虎山眼神里流露出一抹赞扬,他戎马一生,自然也希望子孙能从军为国争光,随后又正色道:“你可知道武道宗师是什么样的存在?”

    “什么?”

    云虎山说:“关于这个群体是国家sss级别的机密,连我也没有权限访问。”

    云飞扬一惊:“爷爷都没资格?”

    云虎山点了点头,又道:“所以,我问了老首长,老首长只说了一句话!”

    “哪句?”

    云虎山长吸了一口气,神色凝重道:

    “宗师如龙,乃华国之气运,有通天彻地之神威,不可辱,辱者杀之!”

    闻言,云飞扬脸色狂变,喃喃自语:“宗师…不可辱,辱者杀之!”

    叶玄坐在幽僻的小摊前,面前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

    摊主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常年的劳累让他身形微微佝偻,烟熏火燎,日晒风吹,让他看上去比常人更加苍老。

    “人间才有这样的美味啊!”

    叶玄吞下最后一口面,美滋滋地咂了一口酒,感受着人间的烟火气息,只觉得人生如此的美妙。

    “老王,你家的阳春面很特别。”叶玄一边说着,一边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中年人。

    中年人姓王,名字并不重要,也没有人会记得,更没有人会询问,熟客叫一句“老王”,生客称一句“老板”。

    日子就在“老王”、“老板”,柴米油盐中一天天、一年年的度过。

    听到叶玄的询问,老王连忙抬起头,黝黑的脸上露出谦卑地笑容:“您要是喜欢啊,我教您怎么做,一把细面,半碗高汤,一杯清水,五钱猪油,一勺我老王家的酱油,再烫上两颗挺括脆爽的小白菜。那滋味…保管您喜欢。”

    这时,小店走进四五个染着五颜六色的长发青年,胳膊上还贴着“双龙戏珠”、“黑虎掏心”的贴画。

    “老王,这个月的保护费该交了。”

    老王脸上一僵,又连忙露出笑容,低声下气地说道:“刀哥,月初不是刚给您交了。”

    小刀很不客气道:“月初是月初,这都月底了,收下个月的,还有从下个月开始,保护费每个月加五百。”

    老王神色一凝,小刀脸上闪过一抹阴冷,“怎么,你不服气?”

    “没有,没有。”老王连忙露出笑容,弯着腰,语气谦卑道:“刀哥,我求您了,我女儿下个月还要交学费,不能再拖了,再拖学校就撵她走了。”

    “呸。”小刀说:“你女儿上不上学管我们屁事。没钱让她出去卖啊!”

    一瞬,老王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得通红,他死死地攥着手里的菜刀,五指间微微发白。

    小刀吓得腿一缩,又生生止住,呵斥道:“怎么,你敢砍我?”

    瞬间,老王的身子如泄气的皮球,松弛下来,腰更弯了,脸上的笑容更加谦卑:“刀哥,不敢,不敢,您抽烟。”

    他慌忙掏出桌上的芙蓉王递了上去。

    这烟二十五块钱一盒,对他来说价格太高了,他平常只舍得抽五块钱的红河,只有在招待别人的时候,才会拿出这烟。

    小刀一巴掌把烟甩在地下,大笑道:“老子什么身份的人,能抽你这破烟?”

    刚说完,其他小混混也跟着大笑起来,其中一个从口袋里掏出软中,给小刀点上,慢悠悠一口烟圈吐在老王的脸上:

    “快点,今天见不到钱,你就给我滚蛋。”

    老王咬着牙,哀求起来:“刀哥,您宽限两个礼拜,下个月我一定给您。”

    “宽尼玛。”小刀一巴掌甩在老王的脸上:“今天拿不到钱,让你女儿过来陪哥几个。”

    “得饶人处且饶人。”

    叶玄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却也有些忍不下去了。

    “不想死,就给我闭嘴,吃你的面。”小刀扭过头来,阴测测地说道,直到看到叶玄的脸,他忽然一惊,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似得,脸色大变:

    “那个…老王啊……我就宽限你一个月,下个月必须交啊。”

    说完,小刀拉着其他几位小弟,逃也似地冲出了店面。

    跑出好久,小刀靠着墙角,瘫坐在地,喘着粗气:“呼~好险,幸好那杀神没有追过来。”

    小弟不解:“刀哥,你怎么那么怕那个年轻人。”

    “别问。”小刀道:“我曾经跟过彪哥,见过那位爷的厉害,总之,记得,不想死的话千万别招惹那位爷。”

    “谢谢…谢谢。”老王神色激动,嘴里一直重复不停。

    “客气了。”

    望着老王,叶玄微微蹙眉,此刻,老王身上煞气冲天,整个脸上都罩了一层黑气,这是恶徒之相啊。

    “我再给您做碗阳春面。”老王有些过意不去,可他只是小摊的老板,唯一能表达自己感激的事只有这了。

    叶玄想不通,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人,怎么看也不像恶徒啊,便说道:“常言道欺软怕硬,你越退缩,他们就越得寸进尺。”

    听到叶玄的话,老王僵了一秒钟后,又继续开始下面,一边下着,一边絮絮叨叨地说道:

    “不怕您笑话,咱干的是下九流的活,又是外地人,能找到一份谋生的职业,已经不错了。”

    “咱也没本事过那些体面人的生活,好在我女儿,今年高三了,年年都考年级第一,等她考上大学,将来有了出息,我就收拾收拾回老家。”

    他说这话,语气里有些酸楚,但大抵还有些希望。

    是了,有个学习好的女儿,就是他所有的希望了。

    说着,一碗阳春面又摆在了叶玄的面前,“您慢用。”

    看着老王谦卑的小脸,叶玄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是啊!作为高高在上的九玄天尊,可以用拳头解决一切麻烦,又岂能真的体会到小人物的酸楚和悲哀呢。

    正想着,忽然一道恭敬地声音传来:

    “叶先生。”

    叶玄抬头,一位身着青衫的中年人,冲着他抱拳说道。

    正是在天涯阁被叶玄一巴掌甩成重伤的朱长河。

    ……

    ……

    感谢书友念1888,顾成200,夜幕星河115,浮欧、wang、也,天宇的打赏。

    求推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