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占了大便宜了
    占了大便宜了

    “我们决定出价二百亿华夏币,有谁不服嘛?”

    两人紧张兮兮地盯着场中的富豪,眼神透着威胁,好像生怕有人跟他们抢似得。

    就连口齿伶俐的美女拍卖师都吓傻了,结结巴巴道:“两…两位先生……真的出价200亿?”

    “对啊,对啊!”两人一边狂点头,一边小心翼翼地瞄着场上的其他富豪。

    到现在,众人才彻底确定,这一对活宝脑子秀逗了哇!

    “他们是白痴嘛?出二百亿买张今人的绘画?”

    “这两个歪果仁是不是疯了?他们不会是骗子吧?”

    “嘘,那两位可是九玄集团的人,既然出价,绝不是开玩笑。”

    “奶奶的,壕无人性啊!可惜,就是有点智障。”

    富豪们窃窃私语起来,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二人。

    “两百亿第一次!”

    这时候,漂亮的拍卖师也反应过来了,这可是她当拍卖师有史以来拍出的最高价格。

    生怕这两歪果仁后悔,连忙快速地说道:

    “两百亿第二次两百亿第三次好成交这件盖世无双的绘画作品被这两位外国友人拍下让我们恭喜这两位人傻钱多…噢不我的意思是恭喜两位土豪得到了这件绝世宝物。”(挑战赛:请各位书友一口气读完。)

    一锤定音,成交!

    啪啪啪!

    拍卖师率先鼓起了掌,她敢保证,这是她出生以来,第一次说话这么快,连标点符号都没有。

    然而,尴尬的是,场上的富豪愣愣地看着这两人,一头冷汗。

    “疯子,一定是疯子!”

    “花二百亿买张画,这怕是傻子吧。”

    富豪们纷纷骚动起来,不再窃窃私语,声音一个个提高了很多。

    哪知!

    唐丹尼和唐斯特对望一眼,长呼了一口气,脸上泛起浓浓地狂喜和激动,肩膀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噢!我的上帝,竟然没有人和咱们竞争。”

    “天呐,简直难以置信,我们太幸运了。”

    两人激动地手舞足蹈起来,好像他们占了什么天大的便宜似得。

    唰唰!

    两人一人签了一百亿的支票,丢给拍卖师,然后急不可耐地把叶玄的画,紧紧地捧在怀里,生怕被人抢了似得。

    顶层包厢,三位大少的鼻子都气歪了。

    “为什么没有通知这两个歪果仁!!!”

    三位大少脸色发黑,气得简直要爆炸了。

    身后的仆人吓得瑟瑟发抖:“少爷,我们以为老外对华夏绘画不感兴趣,就没通知他们。”

    闻言,“腾”地一声,三位大少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唐斯特、唐丹尼,段轻尘率先开口:

    “两位朋友,在下大理段轻尘,不如给我一个面子,只要你们……”

    不等段轻尘说完,唐斯特一脸鄙夷道:“你算个球,我们要给你面子?”

    “你想抢我们的画,没门,滚蛋吧。”

    “你…”段轻尘就要发怒,蒋正阳连忙拦住,他可知道唐丹尼和唐斯特的背景,这两位都是他父亲这次招商引资请来的国际上大财团的代表,今年他父亲在经济领域的政绩,都要靠这二位,万万不可得罪啊!

    “唐丹尼先生,唐斯特先生,你们别误会,段世子的意思是,你们被骗了。”

    蒋正阳一本正经地说道:

    “二位先生,远道而来,是我云州的贵客!所以,绝不可以让你们上当受骗。”

    “其实,你们手里的画根本不值钱,恐怕连一千万都不值啊!”

    这一番话立刻引起了场上富豪们的应和。

    “蒋公子说的对,这画虽然画的好,但是创作者只是个少年,并没有什么名气,投资风险很大。”

    “就算作者将来出了名,撑死也就几千万吧。”

    “华夏的艺术家,都是越老越值钱啊!”

    ……

    众人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但是毫无例外,所有人眼神里都充斥着浓浓地不屑和鄙夷。

    哈哈哈哈哈哈!

    唐丹尼和唐斯特突然捂着肚子,笑了起来,连眼泪都笑飞了出来。

    唐丹尼说:“斯特啊,我记得上次华尔街举办了一场不对外公开的私人拍卖会,其中有个幸运的小伙子,不知道怎么得到了叶大师的一幅《木兰出征图》,拍了多少钱?”

    唐斯特一脸傲然道:“老祖宗当时激动坏了,甩手就是五百亿,最后那小伙子激动哭了,老祖宗拿着画也激动哭了。”

    唐丹尼又道:“我记得是在好莱坞的古玩店,老祖宗遇到了叶大师画的一幅《太白醉酒图》,当时花了多少钱?”

    唐斯特想了想,道:“那次,老祖宗一看到画就激动地哭了,反手一千亿扔了出去,直接把那老板吓尿了。”

    说着,两人洋洋得意道:

    “世上的庸俗之人,又岂能知道叶大师的作品,一个笔画便价值千金。”

    “没错!”

    唐斯特又道:“我们只花了二百亿,就得到了叶大师的《西湖风光图》,简直捡了大便宜了。”

    唐丹尼狂笑:“何止,绝逼走了狗·屎运了,今天晚上做梦都能笑醒啊!”

    两人一唱一和,就好像在说相声一般。

    这一番话传到周围富豪的耳朵中,一个个难以置信。

    但是肯花二百亿买一幅画的人,哪一个不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又何必来骗人?

    “真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啊!”

    “土豪的世界我们看不懂啊!”

    “这一幅画竟有人肯花千亿,我突然感觉,我就是个穷比啊!”

    富豪们喃喃自语,他们倒没有多少悔恨,更多的是震撼,因为就算他们竞拍,也比不过这两个老外。

    段轻尘和唐风还想发怒,最终被蒋正阳给拉住了,只能愤愤地瞪着台上的叶玄。

    这时,叶玄忽然开口,冲着所有人宣布起来:

    “我决定将这幅字画拍卖所得二百亿,全部捐给贫困山区,用来资助和发展山区基础教育的建设,用来资助贫困山区的孩子读书,希望他们也可以有一个用知识改变命运的机会。”

    叶玄很随意地说着,声音极为清淡,就好像捐出去的不是二百亿,而是两百块。

    一瞬,时间仿佛静止,喧嚣的大厅变得格外宁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