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求叶大师
    求叶大师

    蒋正阳怨恨地望着场上的叶玄:“想不想打那个装逼犯的脸?”

    “打脸?”

    段轻尘重重地拍在桌上,眼眸之中杀机隐现:“本少想让他生不如死。”

    唐风使劲点点了头,“要抽皮、拔筋、挖心、掏肺,剁成肉泥挂在城门口,昭示天下。”

    他们三位都是云州的顶级大少,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打脸,家族不知道为何还不允许报仇,三位大少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

    马勒戈壁,这两人是变态啊!

    蒋正阳擦擦额头上的冷汗,提议道:

    “咱们眼前就有个打他脸的机会,他不是艺术大师嘛?他不是书道第一人嘛?他不是要拍卖作品嘛?”

    “趁这个机会,可以好好的羞辱羞辱他。”

    闻言,段轻尘和唐风的眼睛一亮。

    “对啊!”

    “好主意。”

    三人邪邪一笑,达成战略联盟,再次加深了他们之间塑料三兄弟的情谊。

    ……

    然而,喧嚣的拍卖场上,却没有人注意到三道身影浑身颤抖起来。

    他们眼眸里泛着浓浓的炙热,盯着场上的叶玄,就如同欲求不满的怨妇。

    “九爷要作画了嘛?”

    “城堡里已经一百多年没有收藏九爷新的作品了!”

    “你们都别和我抢,九爷这幅画我要定了。”

    “呸,我决定拿出所有的家产,购买九爷这幅画。”

    对别人来说,这次拍卖会最珍贵的是传得神乎其神的仙汤水,但对于九玄城堡的人来说,最珍贵的是关于九爷的一切。

    叶玄执笔而立,前方铺陈着四尺宣纸。

    台上,几位大师屏息凝视。

    台下,所有全部对准叶玄,所有观众均死死地盯着大屏幕。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苏沫白双目赤红,死死地盯着屏幕。

    他还是不信,一个高中生能有多么厉害的艺术造诣?

    叶玄摇摇头,忽然有些惋惜道:“可惜了,如此好的笔墨,却没有美酒,终究少了些趣味。”

    “对对对,几位老伙计,家师创作必须要有美酒相伴。”

    董黎一拍额头,想起来了,上次叶玄饮过酒之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须臾之间就创作出了盖世无双的书法字帖。

    周贤林沉默了几秒钟后,有些痛心地说道:

    “叶小友,我这里有五十年的桃花酿,此刻酒温正好,你饮下若作得出,这酒就算我敬你的,若作不出,权当老朽赏赐于你了。”

    他这番话不愠不怒,但意思不言而喻。

    他对叶玄,还是充满了怀疑。

    “桃花酿,快哉!快哉!”

    叶玄闷了一口,大呼过瘾,上次喝这种酒还是数百年前和唐伯虎一起喝的,酒中带着淡淡地故人的味道。

    就在这片刻之间,叶玄已经开始动笔,四尺全开的宣纸上,无数个墨滴交融。

    他的手很快,作画讲究一气呵成,他轮回九世,早已经把书法绘画融在血脉当中。

    凡人寿命不足百年。

    便再怎么努力,再有天赋,又如何有跟他比肩的资格?

    他悟画千年,横贯东西,纵览古今,早已经站在了人类历史的巅峰。

    仙凡之别,犹如云泥。

    叶玄乃是天尊,更在仙人之上,生于混沌,纵横洪荒,傲古雄今。

    他的手法极为娴熟,就像在画上跳舞一般。

    画国画,意在笔先,一气呵成,讲究的就是这样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片刻,水榭楼台、千里烟波、暮霭沉沉一一跃然纸上,活灵活现,犹如真的一般。

    周贤林本来在远处居高临下地张望着,看到叶玄的画作之后,眼珠子瞬间便直了,巴巴地跑到叶玄的后面,瞪着眼睛,不敢相信:

    “这…这…线条,不亚于永乐宫壁画里的‘神女飞天图’。”

    古代的壁画当中有很多奇迹般的东西,比如十几米长的线条,一笔完成,这在今天看来就像奇迹一般。

    但是,此刻叶玄的线条比古代的艺术大师还要震撼。

    每一根线条就像飞一般从画中飘出,让人恨不得顶礼膜拜。

    而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勾勒的近乎完美,众人望了望画,又望了望周围的景色,不一会儿,就像庄周梦蝶一样,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画里,还是在画外。

    “牛掰!”

    王大千深深地被震撼了,不由脱口而出。

    他是书画方家,叶玄这幅画独树一帜,足以开宗立派。

    这一幕,通过实时转播,全部呈现在了大屏幕上,台下每一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有位年轻的富豪,把叶玄作画地过程录下来,发在了某短视频平台,不出五分钟,竟然收获了五千个赞。

    “666666!”

    “666666 +1!!”

    “强,这也太强了吧!”

    苏沫白脸色难看得很,他不止是败了,也不止是被人吊打,或者按在地上踩,最大的失败莫过于他努力了十五年,自以为很牛逼,到今天才发现,自己就是个笑话。

    “败了,败了,真的败了!”

    楚江川早都知道会是这样的效果,只是他没料到叶玄不仅书法超神,绘画也是恒古无双。

    笔落惊风雨,下笔如有神。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一幅惊世之作便创作而成。

    此刻,叶玄伫立,凝眉细思,众人目光呆滞,看着这幅神作,怔忡不语。

    忽然,叶玄捻了捻毛笔的尖,再次动了,片刻几行潇洒的字体跃然纸上。

    水光潋滟晴方好,

    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总相宜。

    短短二十八个字,仿佛带着西湖烟雨,离人仇怨,透过纸面,扑面而来,当真写尽了尘世间的悲欢离合。

    九十岁高龄的林天寿,激动地嚎啕大哭:“天才!绝世天才啊!”

    “能在临死前看到书画的巅峰,此生以无他求了。”

    “天不生叶大师,书道万古如长夜。”

    “此等书画,乃国之重宝,可流传千万年。”

    “书道至圣,画道至神,叶大师受我一拜!”

    黄白石、王大千、张兰亭、林天寿,一个个眼神之中充斥着熊熊火焰!

    太激动了。

    忽然,周贤林神色变幻起来,目光如炬,一步一步走到叶玄的面前。

    “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求叶大师收我为徒。”

    紧接着,王大千跪倒:“求叶大师收我为徒。”

    张兰亭跪倒:“求叶大师收我为徒。”

    黄白石跪倒:“求叶大师收我为徒。”

    九十岁高龄的林天寿颤巍巍地扶着拐棍,拜服在地:“求叶大师收我为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