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叶大师来不来?
    叶大师来不来?

    “啊?为什么!”萧初晴讶然。

    苏沫白虽然从小经商,但是酷爱艺术,曾经在华夏美院学过几年中国画,后来又拜绘画大师王大千为师,一有空,就会挥毫几幅。

    他虽然不到三十岁,但是手上功夫了得,一副字画已经卖到了二三十万。

    况且,他家境优越,父母在南洋的生意做的极大。

    作为王大千的得意门生,苏沫白当然知道董黎绝对是国学大师,文化界的泰山北斗,对于字画也颇有建树。

    能入大师眼中的人本就寥寥无几,更何谈邀请了?

    大师的朋友一般都是大师,叶玄一个高中生,就算打娘胎里练习,也不可能有多大出息。

    苏沫白有心卖弄,何况萧初晴又年轻漂亮,而且他的意中人唐清雅还在旁边看着呢,之前在叶玄身上受到地羞辱终于可以一扫而空。

    他得意地扬了扬眉毛,彬彬有礼道:

    “美丽的姑娘,董黎公在文艺界可以说是泰山北斗,他能邀请的人无不是这行当中的翘楚。”

    “能特邀来的都是荣誉嘉宾,我之前说过了,

    像国内书道大师张兰亭,

    著名的艺术大师黄白石老先生,

    还有我的恩师南疆艺术协会会长王大千老师,

    据说,林天寿老先生也会来,林老去年一幅《林海雪原》,拍出了37亿的天价。破了华夏当代画家作品的拍卖记录。”

    苏沫白说起这些人物,仿佛信手拈来,最后拱了拱手,一脸傲然道:

    “这些艺术大师的年龄都在六十岁以上了,也只有这些大师才能配董黎先生屈尊相邀,他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也值得董公邀请?”

    苏沫白说到最后,声音也冷了下来。

    “原来如此。”

    闻言,萧初晴一阵失望,暗道自己太笨,明知道叶玄爱吹牛,还傻乎乎地相信。当下,轻柔一笑,美艳的脸颊浮现出两道浅浅地酒窝,柔声道:

    “谢谢科普,可能叶玄就是跟我开个玩笑吧。”

    苏沫白摇摇头,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执着道:

    “虽然是开玩笑,但是这种玩笑还是少开为妙。”

    “在下不才,正是王大千大师的徒弟,董公和我师傅是至交好友,刚才这位朋友的玩笑,未免有辱董公的清誉,我不得不反驳一下。”

    说到这,几人之间的气氛不免有些尴尬。

    萧初晴黑着脸,瞪了叶玄一眼,让你吹牛,这下子吹到行家的面前了吧,看你怎么下台。

    ‘有些人逞一时口快,但在真正有文化涵养的人面前,只是个笑话。’

    唐清雅心中冷笑,程玥偷偷对苏沫白竖了个大拇指。

    苏沫白脸上地笑意更加浓厚起来:

    “这位朋友倚仗云家,行事蛮横倒也无妨。”

    “只是,书画界素来以真才实学为人称道,我苦学绘画十五载,才在恩师的举荐下,有幅作品勉强能上拍卖台被当做拍品,而你年纪轻轻,在这里吹牛逼也不嫌害臊?”

    苏沫白这番指责,叶玄却毫不介意,甚至根本就没有把苏沫白放在眼中。

    但是,周围的很多女孩听到苏沫白的话,顿时兴奋地问道:

    “苏大哥,你也有作品在拍卖啊,是哪一件?”

    “是啊,苏大哥,赶紧说说嘛,我们一会儿会重点关注的。”

    “这次拍卖会,规格很高,拍卖的作品艺术水准也很高,没想到苏大哥也有作品入选,真是厉害了,我的哥。”

    听到这些赞扬,苏沫白更加得意,眼神偷偷瞟了一眼叶玄,看到对方根本就没有注意自己,暗暗恼怒,不由提高了声音道:

    “就是42号拍品,是我创作的一幅字画《望月思远》,我估摸着能拍个五六十万吧。”

    苏沫白故意抬高嗓门,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小姑娘眼中更是狂冒小星星。

    “苏大哥,好厉害啊!”

    “哇,苏大哥写一幅字,赶上我半年赚的钱了。”

    “是啊,是啊,以后要是嫁给了苏沫白,这辈子就幸福了,又有文化,还懂艺术。”

    望着苏沫白,萧初晴目光如水,泛起一抹波澜,这位苏大哥也不过二十出头,一幅画作就能拍出几十万的价格,真是年轻有为啊。

    饶是心高气傲的唐清雅,也由衷夸奖起来:“苏大哥,你太棒了。”

    听到周围小姑娘们的赞叹之声,苏沫白内心不免得意,再次瞟了一眼叶玄,看到对方仍然无视他,心头微怒。

    ‘哼,等本公子的画作出来了,亮瞎你的狗眼。’

    这时,唐寅的画作经过135次激烈的竞拍,最终以58亿的天价,被中海的一位神秘富豪买走。

    看到老友画作得到如此多人的追捧,叶玄也感到欣慰,

    ‘伯虎兄,你若泉下有知,当浮一大白。’

    ……

    ……

    后台,

    “董兄,这叶九玄大师到底来没来啊?”周贤林是真急了,死死地拽着董黎的手嚷道:

    “你是不是在诓我们?告诉你,今天要是见不到叶九玄大师,我就把你小时候偷看邻居小姑娘洗澡的事情爆料出去。”

    闻言,董黎老脸有些挂不住了,但是又不敢打电话去催叶玄。

    王大千拄着拐杖,狠狠地跺了跺地板,冲着董黎吼道:“老董,你要是敢骗我们,叶大师这幅《千年离愁帖》就得借我们多观摩几天。”

    王大千也不依不饶地说道,书画同宗同源,如今看到此等天书,心痒难耐啊!

    “是啊,董兄,你要是没面子,请不来叶九玄大师,可别怪我们这几个老家伙不客气了。”

    黄白石露出一脸担忧地神色,他可真怕兴致勃勃地来了,结果败兴而归。

    看到老友们一个个义愤填膺的样子,董黎也不禁担忧起来,他清楚叶玄的性格和脾气,那是率性而为。

    路上指不定遇见啥稀罕事,忘了他这档子事也是有可能。

    另一边,一位身着褂衫,带着瓜皮帽,须发皆白的老先生,肩膀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他疾呼:“好!好!好一幅《千年离愁帖》,不知道这位叶九玄先师是何方高人,老朽此生可有缘一见?”

    说着,老先生俯在几案上,失声痛哭起来。

    这位老者,便是华夏国宝级别的艺术大师!

    今年已经九十高龄,将毕生都奉献给了书画艺术。

    他便是林天寿,华夏最顶级的艺术大师,别看他如此高龄,身子骨却依然硬朗。

    华夏无论书法还是绘画,提笔都讲究一股气,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因此华夏的书画家大多都极为长寿。

    看到林老爷子如此激动,作为小辈的董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咬咬牙,道:

    “各位,各位,别着急,我现在给叶先生打个电话问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