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忆故人
    忆故人

    2013年9月19日,纽·约苏富比拍买公司举行华夏古代书画拍卖专场。

    其中明代著名画家唐寅的一幅立轴《庐山观瀑图》以3亿美元起拍,经过120轮叫价,最终以59亿美元(约合华夏币359亿元)的天价成交,刷新了唐寅书画拍卖的世界纪录。

    而这幅《山居秋暝图》,其艺术价值不下于当年的《庐山观瀑图》,在艺术史上堪称登峰造极的巅峰之作。

    唐伯虎在华夏民间,威望极高,流传极广,这样一幅千古佳作,必然会引起众人的哄抢。

    “沫白哥哥,这幅画很值钱嘛?”

    唐清雅好奇地问道,她并不懂艺术,唐伯虎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

    而苏沫白本身在艺术造诣上便极有天赋,他还是王大千的得意门生。

    王大千是南疆书画协会的会长,著名的绘画大师,在这个领域里威望极高,苏沫白这次作为特邀嘉宾,就是王大千有意提携。

    此刻,苏沫白目光灼灼地盯着展台,脸上带着浓浓地崇敬之情。

    “值钱,那是相当值钱,唐伯虎的画在国际上能拍卖到三五十亿,在国内只高不低。”

    苏沫白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眼神锃亮发光,就好像看见一位不穿衣服的小姐姐。

    纳尼?

    三五十亿!

    唐清雅直接捂着嘴尖叫起来,这一幅画作,竟然胜得过唐家近百年的打拼和累积。

    整个唐家一族资产加起来也不过二十亿出头啊。

    “怎么会有人舍得画这么多钱,买一张画呢?”

    在他们的眼里,这画不过就是一张纸,外加一些颜料,成本不足百元,怎么经过艺术大师的组合、加工,价值便能达到几十亿?

    简直不可思议!

    “是啊,这几天新闻还说有位姓潘的美女姐姐靠画画月入十万,年纪轻轻就给自己的父亲买了套房呢。”萧初晴捂着嘴巴,羡慕地说道。

    那些年纪轻轻便能靠着一技之长,在社会上获得众人的认可,确实值得喝彩。

    “你说那个骗子嘛?”苏沫白白了一眼,非常气愤和不屑地说道:

    “推广这条新闻的编辑一定瞎了眼,那位潘女士的画简直就是侮辱艺术。”

    作为行业内大咖级别的人物,苏沫白一眼就看出新闻上的话不过都是喷绘打印出来,然后再塑造点笔触来骗外行的。而她寥寥几张能拿出手的作品,还是盗窃别人的,简直就是行业的耻辱和败类。

    “这种人,不提也罢。”苏沫白摇摇头,又道:

    “这艺术的事情,说了你们也听不懂,你们只要知道,凡是画画的人,见到唐寅的作品,一定会自惭形秽的。”

    “说到头,金钱不过是一张纸,真正能万古流传,流芳百世的是一个民族灿烂的文化,辉煌的艺术以及伟大的创造。”

    苏沫白侃侃而谈,风度翩翩,瞬间俘虏了无数少女的青睐。

    很多人也用更加崇拜地眼神望着唐伯虎这幅作品。

    华夏之所以是文明古国,礼仪之邦,是因为每一个华夏子民把文明刻进血脉里。

    很多普通的老百姓可能不懂艺术,但并不妨碍他们尊重艺术家,尊重创造着我们这个民族灿烂文化的殿堂级别的大师!

    “叶玄,董黎老师都夸你书法写的很棒,你觉得这幅画怎么样?”

    萧初晴忽然想起叶玄在书法上也极有造诣,便开口询问起来。

    她这一问,顿时,让无数有心人的目光聚集在了叶玄的身上。

    提到唐伯虎,叶玄的心情忽然有些沉重,他抬起头,久久地凝视着这幅画,眼神似乎浮现出当年旷达落拓的白衣才子。

    世人笑他,他只道:“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世人追逐名利,他却言:

    “我也不登天子船,我也不上长安眠。

    姑苏城外一茅屋,万树梅花月满天。”

    那年,唐寅卧病在床,他去看望,其微微一笑,写下临终绝笔:

    “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又何妨,

    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漂流在异乡。”

    那夜,叶玄独自一人,将老友葬在姑苏城外,并在碑前刻下东坡的两句诗: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伯虎虽不以诗名动天下,但心胸之旷达,性情之豪迈,不弱太白、东坡。

    回过神来,叶玄不愿流露这番情感,只是淡淡说道:

    “伯虎一生孤苦,心性却始终如孩童般天真,他的画作自然是极好的,但是距离最巅峰的艺术水准仍然有一些距离。”

    许是叶玄语气中淡淡落寞,萧初晴并没有觉得不妥,反而感到一丝难过。

    噗呲!

    苏沫白忍不住,扶着椅子把,讪笑起来:“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过了一会儿,苏沫白止住笑意:“还伯虎?说的你好像跟唐伯虎很熟似得。”

    “况且,唐伯虎的仕女图天下无双,是艺术史上的巅峰之作,被誉为古今画人第一,这是得到无数名家公认的,你竟然说他差一点?真是可笑。”

    说到这,苏沫白眼角掠过一丝鄙夷,用教训骗子的口吻道:

    “幼稚,无知!不懂就不要装懂!”

    “你骗骗小姑娘也就罢了,在真正的方家面前,只会惹人耻笑。”

    叶玄并没有理会苏沫白,冲着萧初晴说:“董黎邀请我来创作一幅作品,当拍卖品。正好,可以让你欣赏一下。”

    “哇!真的么?”

    萧初晴的眼神里放着小星星,崇拜地看着叶玄。

    他不知道董黎已经拜叶玄为师,还以为董黎爱才呢,不过,说是拍卖,估摸着也就卖个几万块钱吧?

    不过,一个高中生的画作,能卖出几万块钱已经令人崇拜了,大部分高中生,还在问父母要钱呢。

    哪知,

    “噗嗤——”

    又是一阵爆笑声传来。

    苏沫白扶了扶鼻梁上的宝丽来金丝眼镜,嘴角还憋着笑,做出一副实在憋不住的模样。

    他站了起来,抬手晃了晃价值300w的百达翡丽手表,才强忍着笑意道:

    “这位美丽的姑娘,他纯粹在那里胡说八道,你莫要当真了。”

    “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