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大理段公子
    大理段公子

    “啧啧,这云州竟有比本世子还要狂妄三分的人?”

    声音清淡泛着一丝幽冷,在众人耳畔炸响,似乎离得很近,又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紧接着旁边响起一道中正平和的声音:

    “世子您狂妄,那是有狂妄的资本!某些人狂妄,是源自于无知。”

    第一道声音的主人淡淡一笑:“朱叔叔,所言甚是。”

    众人循声望去,眼神穿过长长的大厅,只见远处一白一青两道身影,踏着古朴的步伐,缓缓而来。

    为首之人,一身白色长衫,扎着发髻,估摸二十出头,模样俊郎,身形极为优雅,就好像从画中走出的神仙一般。????他浑身上下贵气逼人,脸色莹白如玉,带着清雅地笑容,却没有让人感觉到不舒服,好像他就是古代的皇子一般,天生便高贵不凡。

    他身后跟着一位中年人,身着青衫,眼神透着冷峻。

    二人似缓实疾,眨眼之间,便来到了众人面前。

    人群传来一道道惊呼。

    “大理段公子!”

    “大理世子爷!”

    “皇族后裔!”

    来人正是段轻尘,大理段氏世子,武学世家,皇族后裔,段家在大理乃至整个云州,根深蒂固,有着极高的威望。

    别看蒋正阳是什么云州第一公子,那只是明面上的,很多事情还需要段家点头的。

    况且,段家乃是传承一千多年的豪门大族,绝对权势滔天。

    而他身后的青衫长者,名叫朱长河,擅长使用判官笔,来自世代忠于段氏的朱家,先祖曾是大理皇宫的四大侍卫之一。

    云飞扬暗道糟糕,眼神透着深深地忌惮,偶尔还流露出一丝畏惧,连忙走上前道:“见过段世子。”

    段轻尘略略一点头,嘴唇微动:“三少爷,别来无恙。”

    说完,段轻尘不再理会云飞扬,撇过头,望着叶玄,眼神浮现出一丝戏谑:

    “小子,你看不起唐公子,看不起蒋少爷,不知本少入不入得你的法眼呐?”

    段轻尘幽幽说道,任谁都能听出他声音里的玩味,周围众人也用讥诮地目光望着叶玄,这下有好戏看了。

    “大理段家?”

    叶玄轻声呢喃,他在看到段轻尘的时候,就陷入往事的回忆之中,当年他纵横天下,寄情山水,在大理古城游玩的时候,曾经结识了一位翩翩公子。

    那人是大理国的皇上,姓段名誉。

    二人一位是游戏人间的贵公子,一位是浪荡红尘的世外天尊,两人携几位红粉佳人,相伴江湖,春看百花秋赏月,夏乘凉风冬弄雪,委实过了一段逍遥日子。

    “段兄啊,你我一见如故,如今却寻不到故人的气息了。”

    叶玄苍白地脸上,不经意间泛过一抹哀伤。

    他贵为天尊,是万古洪荒时候的远古神邸,每天睁眼闭眼,漫长的光阴悄然而逝,可是这样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天尊就应该高高在上,冷漠无情,没有七情六欲,什么也不在乎,那这样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洪荒的时候,叶玄曾经有一个朋友——九足大鹏鸟。

    他是妖族里的修炼天才,一心修炼,就是自己爹娘临走的时候,也没有去看一眼,这样冷漠的人,让叶玄很气愤,当时就质问他:

    “你修炼到底是为了什么?”

    “长生不老,破碎虚空。”

    “那你长生不老,破碎虚空又是为了什么?”

    “有更多的时间修炼。”

    当时,叶玄竟然无言以对,后来那个人终于也没证得大道,据说是在渡劫的时候被滚滚天雷劈得灰飞,临死之前,疾呼:

    “此生何为?此生何为?”

    所以说,人生在世,追求天道的同时不要忘了路两旁的风景,可以辜负,但是不能错过,可以拒绝,但是不能冷漠。

    自从悟透了这个道理,叶玄便彻底和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佛分道扬镳了,他是有血有肉,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人,不是冷酷无情,斩掉七情六欲,视众生如蝼蚁的圣人。

    这也是叶玄能和凡人成为朋友的原因,这九世他在人间历劫,体验过各种各样的活法,当过帝王,做过宰相,手掌过百万雄兵,封过万户侯,

    也沿街乞讨过,种过地,经过商,看过病,被人瞧得起,也被人瞧不起,周游过世界,人生百态,可谓活的有滋有味,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但无论,做什么,他追求的都是率性而为,无愧于心,他认为,生命的厚度不在于光阴的长短,而是在有限的时间里,我们历经何种悲欢!

    叶玄这番体悟,凡人自然是难以理解的,只不过他呆呆地站在这里的样子,众人还以为他被吓住了,纷纷出言嘲讽起来。

    “段世子,您言重了,这小子怕是已经被您绝世风采给吓傻了。”

    “世子爷,这小子太狂妄了,您该出手好好地教训教训他。”

    看到叶玄没说话,萧初晴松了一口气,还好!你虽然狂妄,但还知道收敛,真得罪了段世子,你可就死定了。

    程玥眼角泛出光芒,赞叹道:“看见没,这才是真正顶级世家豪门公子爷的气场。”

    闻言,唐清雅连连点头,痴迷地望着段轻尘,这一刻,全场的公子少爷在段世子的风采下,黯然失色。

    这时,叶玄才从回忆中醒来,抬头瞥见段轻尘嚣张地样子,眉头一皱,冷哼起来:

    “你算个球。”

    一句话,段世子鼻子都气歪了。

    嘶!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大厅显得格外的寂静,一根绣花针都落地可闻。

    这少年疯了嘛!

    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果然,段轻尘脸色很难看,莹白的脸上泛着一层寒霜,浑身升腾起一丝煞气,他一步一步,带着慑人地气息走到叶玄的面前,一字一顿道:

    “小子,你有种给老子再说一遍!”

    啪!

    叶玄一巴掌甩出,段世子整个身体旋转360度,华丽丽地来了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唰!!

    众人惊骇欲绝地望着这一幕,直觉得天旋地转!

    完了!完了!段世子被打了,整个云州都要震怒了!

    然而,叶玄却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拍了拍手,一脸厌恶地说道:

    “你算个球,敢自称‘老子’?我跟你祖宗喝酒的时候,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是小蝌蚪呢。”

    侮辱!赤果果的侮辱!

    而且是带着大理段氏的先祖一起骂!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