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滇西唐风
    滇西唐风

    “哼,他是本少请来的贵客!谁敢让他滚蛋。”

    云飞扬环视全场,声音泛着幽冷。

    闻言,众人一惊,诧异地望着叶玄。

    “他真的是贵客,还是云少爷请来的贵客?”

    “不会吧,云少爷怎么会请这么个玩意儿?”

    众人脸色狂变,盯着叶玄。

    苏沫白眼神里也闪过一抹诧异?难道这家伙的靠山是云家,这倒有些难办了。????程玥脸色一变,一双美眸泛着惊诧,“我倒小瞧了这穷小子,没想到还有些人脉。”

    听了老妈的话,唐清雅嘴角一撇,憋着笑道:

    “妈,他哪有什么人脉啊,他就是个神棍,忽悠云家的,云三少应该还不知道他就是个私生子,早就被撵出叶家了。”

    闻言,程玥点点头,不过眼底仍旧透着一丝疑惑,云家这样的家族哪是那么容易被欺骗的!

    看到这一幕,楚江川眼底笑意更浓,他认为自己死死地抓住了叶玄的把柄,站到叶玄的面前,纵声狂笑起来:

    “叶玄,你跪下给我磕头吧!”

    一时间,全场地目光都集中在楚江川地身上,心想这是个逗逼吧?好端端让人家跪下磕头,你丫的有病吧!

    叶玄纳闷地看着楚江川,这丫的几天不见,脑子进水了,难道自己太帅,把他打击出精神病来了?

    萧初晴担忧地望了一眼叶玄,她想阻止楚江川揭穿叶玄的身份,却看到楚江川眼神里喷射出愤怒地火焰。

    “叶玄,你要是不跪下求我,我就揭穿你!”

    叶玄无语:“……”

    揭穿什么?

    揭穿爷爷是九玄天尊嘛?

    好害怕啊!!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

    叶玄一脸淡然地样子,让楚大少很不爽,他本来还想戏弄一下叶玄,现在恨不得让叶玄直接下十八层地狱。

    他走到云飞扬面前,恭敬中透着一丝谄媚,然后转身指着叶玄,贱笑起来:

    “三少,他就是个骗子!”

    “你千万别被他骗了!”

    “他只是叶家的私生子!”

    “一个被女人休掉的废物!”

    “两年前就已经被赶出了家族!”

    楚江川大义凛然,语气铿锵有力。

    唐清雅目光咄咄地望着叶玄,叶玄啊叶玄,我看你怎么办。

    萧初晴微微不忍,扭过头不愿再看叶玄凄惨地模样。

    楚江川玩味地望着叶玄,

    他在等待着,

    等待着云三少的怒火,

    等待着叶玄接受云家的惩罚!

    等带着叶玄被扔进滇池里喂鱼的悲惨下场!

    果然,云飞扬怒了,向前踏步,眼神里充斥着滔天怒火,神情里透着无边狰狞。

    “三少,打吧,打死叶玄这个废物,让他知道欺骗云家的后果,让他知道得罪您三少的下场!”

    这一刻,楚江川觉得无比畅快,连日来的郁结之气尽数抒发出来!

    爽!

    比玩小姐姐还爽!

    果然,云飞扬地脸色变得无比阴沉,他踏前一步,浑身上下爆发出滔天怒火,整个大厅的空气为之一颤!

    怒!

    愤怒!

    怒气值爆棚!

    楚江川怜悯地望着叶玄,嘴角勾起,眼神里笑意盈盈,哈哈,叶玄,你完了,准备承受云家的怒火吧,准备扔到滇池里喂鱼吧……

    “嘭”

    一记重重地耳光声劈头盖脸地落下,众人吃惊地望去,只见云飞扬眼神里透着寒光,阴森森地盯着楚江川:

    “混蛋,你竟然敢侮辱叶大师!你**的是不是活腻了!”

    楚江川懵了,

    现场地众人都懵了,

    云少爷怎么打楚江川,不应该是狠狠地抽叶玄嘛!

    楚江川捂着肿得如同猪头的脸,难以置信:

    “三少,叶玄真的是个废物,私生子,他早和叶家没有半点关系了。”

    闻言,云飞扬脸色大变,小心翼翼地望了一眼叶玄,见叶大师并没有生气,才舒了一口气,回过头,一脚把楚江川踹翻在地。

    啪啪啪啪啪!

    可怜地楚大少!

    一连几天,被好几波人胖揍,本来就肿成猪头地俊脸,这下子连眼睛都看不到了。

    “云~骚耶,他……就吃…篇子啊!”

    楚江川哼哼唧唧,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云飞扬又是一阵劈头盖脸地痛殴,打完之后,还不解气,冷目扫过众人,威胁道:

    “叶大师,是我们云家的贵客,是我们老爷子都要恭敬以待的大人物!”

    “多亏了叶大师,才治好了我们云家族人多年的顽疾,这次拍卖的仙汤水就是叶大师一手调制。”

    “你们谁敢对叶大师不敬,便是对我云家的挑衅!”

    云飞扬地目光闪烁着幽幽寒光,令众人纷纷低下头,不敢直视。

    “这小子竟然有仙汤水的秘诀,恐怕要发财了啊!”很多人内心火热起来。

    “没想到这小子真有点本事,竟然治好了云家的隐疾,还调制出了仙汤水!”

    “呵呵,云家是什么样的家族,现在能恭恭敬敬地对待你,一旦掌握了你手里仙汤水的秘诀,便能翻脸不认人。”

    程玥脸色阴沉,低声说道。

    一旁地萧初晴、唐清雅闻言,暗暗点头,她们都生在富贵人家,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地故事听了太多了。

    “叶大师,恕罪,飞扬向您致歉。”云飞扬恭敬地说道。

    叶玄仍旧一脸淡漠,似乎根本没把这一切放在眼里。

    “哼,装什么装,叶玄,你最好保证你永远对云家有用!”

    望着叶玄一脸淡漠地神情,唐清雅心中冷笑。

    萧初晴心里一叹,叶玄啊叶玄,这就是你嚣张的资本嘛,你如此狂妄,知不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云家要是得到你手里的秘方,又能忍你多久呢?

    “有趣,有趣!这大云州可不只有你们云家。”

    忽然一声慵懒地声音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位身着锦衣华服地贵公子,带着强大地摄人的气息,缓缓走来。

    人群一怔,连忙让出一条道来,贵公子嘴角泛着慵懒地笑容,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走来。

    云飞扬地脸色一变,眼神有些不悦。

    “他是谁?”有人问道。

    “嘘!”有人轻声说道:“这位是滇西唐风公子。”

    唐风!

    滇西唐家,乃是云州首富,唐风便是首富家的公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