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谁敢让我的客人滚
    谁敢让我的客人滚

    “谁敢在天涯阁惹事?”

    这边地吵闹声,很快惊动了安保经理费雄。

    天涯阁只负责拍卖,拍品有自己的人保护,其他的安保都是外包给别人做的。

    费雄就是天星安保的经理,负责维护此次拍卖现场的秩序。

    “是我,苏沫白。”

    “是苏公子啊!”面对云州新贵,费雄表达了足够的客气和郑重。

    苏沫白脸上挂着傲慢地笑容:“费经理啊,我怀疑这厮是偷跑进来的,我建议你,最好检查一下他的请柬。”????费雄顺着苏沫白地目光,看到叶玄,也愣了一下,有些无语。

    大哥,这都什么年代了,你穿得怎么跟民国的书生呢。

    如此不伦不类,也确实让人怀疑。

    “这位先生,麻烦您出示一下您的请柬。”

    叶玄眼眸生寒:“凭什么他怀疑就要检查我的请柬?”

    费雄说:“因为你的穿着足够另类,确实不像来参加宴会的,何况,你面生得紧儿,我费雄在云州混了十多年了,大大小小的权贵人物都混个脸熟儿,可从没见过你,不知道你家里高就?”

    楚江川嘿嘿一笑:“他就是个私生子。”

    哈哈!

    周围笑声不绝于耳。

    楚江川又道:“而且还被家族撵出去了,听说还被自己未婚妻给休了。”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楚江川不会放过这个打击叶玄的机会,在他看来,叶玄无非就是用叶家少爷的身份蒙骗了云家,一旦他揭穿叶玄的真实身份,云家一定大为恼怒,到时候叶玄就死定了。

    费雄脸色发寒:“先生,我再问一遍,你有没有邀请函?”

    叶玄说:“我是荣誉嘉宾,根本不需要邀请函。”

    没错,云飞扬邀请他之前,董黎曾邀请他担任荣誉嘉宾,现场创作幅字画用于拍卖,叶玄一口答应下来,至于拍卖所得,他打算全部捐献给山区的孩子。

    “荣誉嘉宾?”

    苏沫白忽然放肆大笑起来,然后抬起头,声音里透着轻蔑:“你吹牛逼也不打个草稿,你知道荣誉嘉宾都是谁嘛?”

    “是谁?”

    “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苏沫白一脸狂傲,掰着手指数算起来:

    “董黎,张兰亭,黄白石还有我的恩师王大千,他们都是著名的国学大师,书画界的大咖,这次好多富商就是为了他们的字画而来,你说你是荣誉嘉宾,你比得上他们哪一个?”

    苏沫白本身就是特邀嘉宾,那还是他的恩师捧他的结果。

    但是,他想当荣誉嘉宾,那至少还得苦练四十年。

    叶玄十几岁地年纪,就敢说自己是荣誉嘉宾,牛皮不怕吹爆天了。

    听了苏沫白地话,叶玄很认真地说道:

    “你说的这几个人,厉不厉害,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有一个是我的徒弟。”

    哈哈哈!

    终于,周围的人捧腹大笑,一些笑点很高的人都忍不住了,笑点低的人直接趴在椅子上,笑抽了!

    程玥摇摇头:“清雅啊,你要是真嫁给这脑残,唐家得让他败个干净。”

    唐清雅眼底掠过一抹不屑:“妈,你说什么呢?人家怎么可能嫁给这傻_叉!”

    萧初晴暗暗摇头,眼神里透出深深地失望,叶玄啊叶玄,你虽然书法很厉害,董老师也夸过你,但你就骄傲自满,沾沾自喜,甚至牛皮都要吹上天了,真是无可救药。

    苏沫白捧腹大笑:“就凭你,当他们徒孙都不配!”

    那几位,哪一个不是六十岁往上,或书或画,精研了四五十年,可以说是泰山北斗似的人物!

    会拜一位不满双十的小年轻为师?

    简直可笑。

    费雄在听到叶玄说自己是荣誉嘉宾的时候,脸色已经阴沉下来了,而现在,他已经百分之百断定,叶玄就是彻头彻尾地骗子。

    想到,天涯阁如此高规模的拍卖会,竟然混进来一个骗子,他的双眸充斥着无尽地怒火!

    然而,却没有人注意到楚江川忽然黑着脸,一言不发。

    他是现场唯一一个和叶玄比过书法地人,也是寥寥几个对书法有了解的人。

    虽然不爽,但不得不承认,叶玄的书法,震古烁今,足以开宗立派。

    绝不是董黎的夸大或者什么爱才之心?

    难道董黎真的拜他为师了?

    难道他真的是荣誉嘉宾?

    想到这,楚江川的心头笼罩着一层阴霾,他捏紧拳头,看向叶玄地目光充斥着怨毒之色。

    “把这个小兔崽子给我抓起来,宴会结束之后,交给警察,我怀疑他混进来图谋不轨。”费雄声音透着冷酷,大手一挥,顿时有保镖行动起来。

    苏沫白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叶玄,你跟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地,现在乖乖滚蛋,我们就不难为你了。”

    “滚啦!”

    周围的人看见叶玄落于下风,纷纷落井下石,跟着起哄。在他们看来,叶玄就是想爬入上流社会的蛀虫。

    “滚啦!”

    众人叫嚣着。

    望着这一幕,萧初晴有些不忍心,却也无奈,罢了,叶玄这是你应得的教训,下次要懂得收敛点,你已经不是什么叶家大少爷了。

    忽然,一道声音透着阴寒:“谁敢让我的客人滚?”

    闻言,众人诧异地扭头望去,没想到还有人为了这牛皮大王撑腰,苏沫白想出言讥讽,但想到出现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又生生忍住。

    只见一位风度翩翩,衣着华贵至极,长相俊逸非凡地年轻人,怒气冲冲地走过来,脸上的愠色,简直要爆炸啊!

    叶玄是他们整个云家的贵客,这次拍卖会的压轴宝物就是叶玄的洗澡水,云家早已经达成协议,这次拍卖会所得,全部都要献给叶玄的。

    没想到,竟有不开眼的家伙敢赶走他们云家都要,巴结讨好地大人物!

    这不是打他们云家的脸嘛!

    “你谁啊?”苏沫白初到云州,认识的人有限。

    “你疯了啊!”有人拽了拽苏沫白地衣袖,“你连三少都不认识?”

    “哪个三少?”

    “云家三少爷!”

    闻言,苏沫白神色一变,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复杂。

    苏氏集团想要在云州做买卖,始终绕不过地还是云家,除非…能扳倒云家。

    “三少!”

    “三少!”

    周围的人连忙打招呼,神态极为恭敬。

    费雄也连忙跑了上来,他为人处世八面玲珑,见到云飞扬黑着脸,连忙解释起来:

    “三少,这位先生没有邀请函,我们怀疑他图谋不轨,准备赶他出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