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什么样的存在?
    我是什么样的存在?

    “那位不是叶玄嘛,他怎么在这里?”

    闻言,楚江川地脸上泛起浓烈地贱笑:“这还用问,以叶大少爷的身份,参加这种宴会,岂不绰绰有余。”

    众人恍然大悟,差点忘了,叶玄可是京城叶家的私生子啊!

    “走,去打个招呼。”

    楚江川笑眯眯地向叶玄走去,同学们也跟在他的后面。

    “呦,叶少来蹭吃啊!”

    “是你们啊!”叶玄直接忽略了楚江川嘲讽地声音,抬起头一脸认真地说道:“这里的食物很好吃,你们可以尝尝。”????看着叶玄嘴里塞满了食物,众人一阵恶寒。

    这可是上流社会的宴会,

    你以为是大排档啊!

    想着,众人不由和叶玄拉开了一丝距离,免得跌份!

    萧初晴冷着一张脸,走到叶玄的面前,直勾勾地望着叶玄,仿佛想要看穿他。

    “有事?”叶玄放下了红酒杯。

    “昨天的事情我都看到了。”

    “什么事?”

    “妃儿向你表白的事。”萧初晴语气清淡,甚至透着一丝冷漠:“妃儿从小单纯,没有心机,我们全家人都很喜欢她。”

    叶玄点头:“她是很可爱的姑娘,所以……”

    “所以,请你摆正自己的位置。”萧初晴严肃地说道:“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花言巧语,迷惑住了妃儿,也不知道你来我们萧家有什么目的。”

    “但,我希望你清楚,等我父亲回来之后,咱们的婚约到此为止,我是不可能嫁给你的,妃儿也更不可能。”

    说着,萧初晴踏前一步,直勾勾地盯着叶玄,似乎想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看着义正言辞的萧初晴,叶玄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萧初晴眼含不悦。

    “萧初晴啊,萧初晴,我笑你把自己看得太高,把我看得太渺小了,你以为自己国色天香,世人就该趋之若鹜,你以为萧家高门大户,访客皆是有求而来?”

    萧初晴眼眸里生出一丝讥讽:“难道不是嘛?”

    叶玄突然站起来,浑身气势一变,声音恍似从浩渺地九天之上传来。

    “你根本不知道你是在和什么样的存在在说话,因为你的目光太短浅。”

    “正因为妃儿是个好姑娘,我不忍心伤害她,才会拒绝她,不给她任何希望。”

    “你以为自己很聪明,一切是为了妃儿好!其实,你这种聪明只是自以为是的小聪明罢了。”

    “还有,本尊来你们萧家,只不过是了结一百年前的旧约,对于你,我从来都瞧不上。”

    叶玄地声音冷漠至极,蕴含着无上神威。

    萧初晴芳心巨震,怔立当场,片刻,她回过神来,目光中充斥着浓浓地失望。

    ‘叶玄啊,叶玄,这就是你那点可怜的自尊?就算你曾经是叶家的少爷,莫说你当少爷的时候只是个私生子,现在更是被赶出了家族,你还有什么可以狂妄的底气和资本!’

    这些话,在她脑海闪过,终究忍着没有说出来。

    她不愿意彻底践踏一个男子的自尊,只是用含着刀锋的眼神扫过叶玄,“哼,你好自为之吧。”

    啪啪啪!

    一旁的楚江川,忽然鼓起掌来,嘴角泛着阴测测地笑容:

    “不愧是京城叶家的少爷,这等气魄真是我等学习的楷模啊!”

    说完,楚江川带头鼓起掌来,但是,所有人都能听出他话语里浓浓地讥诮之色。

    唐清雅更是目露鄙夷,自从知道了叶玄的真实身份之后,对于叶玄,他便更瞧不上了。

    一个被赶出家族,到处招摇撞骗的废物,岂能配得上她天之骄女?

    “清雅……”

    忽然,一道温婉地声音传来,唐清雅扭过头,看到一位身穿华服,长相美艳的贵妇人款款而来。唐清雅脸上有些不自然:“妈……”

    “真的是你啊,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唐清雅的妈妈程玥,按理,唐清雅应该在上课,如今,翘课来到这里,见到老妈,神情当然有些不自然。

    不过,程玥却没有半点不悦,反而问道:“这里的请帖很难弄到的,你怎么进来的?”

    “我朋友托了关系……”

    闻言,程玥乐得合不拢嘴,向着身旁的贵妇人吹嘘道:“这孩子,真不听话,现在长大了,都有自己的人脉了……”

    那妇人恭维起来:“是啊,是啊,我孩子也想来,就是弄不到请帖!”

    “你家女儿真有本事啊!”

    忽然,程玥一拍额头,指着一位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白面青年说道:

    “清雅,还记得你的苏沫白哥哥嘛?”

    “苏沫白哥哥?”

    唐清雅一怔,抬头望去,只见一个俊朗儒雅的青年站在那里,身材修长,手上还捧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花。

    他脸上挂着温柔地微笑,身上散发着儒雅的气质,好像白马王子一般,令宴席里的年轻女子怦然心动。

    儒雅俊秀,家世,气质,才学,人品均是一流,三百六十度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是作为一个配偶的极佳选择。

    他是苏沫白,是唐清雅小时候,最好的玩伴儿。

    苏沫白一脸温柔地望着唐清雅,眼中毫不掩饰地暖意似乎可以融化寒冰。

    他小时候,曾发过誓,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娶唐清雅为妻。

    后来,因为家里生意的原因,远赴海外,如今,苏氏集团在海外已经闯下了偌大的基业,这次他回来,一是家族产业已经开始布局云州,二便是为了自己少年时候念念不忘的女孩儿。

    “哇,那就是苏沫白啊!苏氏集团的少东家!”

    “听说他是个商业天才,今年才二十三岁,就掌管着苏家一半的资产。”

    “人家不仅有钱,还有才华,是绘画大师王大千的得意门生!”

    “对啊,一幅画能卖几十万呢,这次可是拍卖会的特邀嘉宾。”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苏沫白不为所动,他地眼里只有唐清雅一人而已。

    “沫白哥哥,真的是你!”唐清雅双眸圆睁,神情惊喜,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小时候的玩伴儿。

    “清雅,好多年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苏沫白地眼神里透着痴迷之色。

    听了这话,唐清雅羞涩地低下了头,心里却极为甜蜜。

    程玥笑眯眯地看着两人,心里大为满意,这才是她满意的乘龙快婿,然而,下一秒,她地笑容却僵在脸上。

    在他们远端,一个穿着和现场氛围,完全不和谐地少年,正吃着糕点。

    “叶玄,他怎么在这里!”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