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千年离愁帖
    千年离愁帖

    “原来是那个神棍!”

    唐清雅紧绷着脸,神情有些不悦。

    “他真的是个神棍嘛?”萧初晴仍有些猜疑,那日,欧慕华和云虎山小心翼翼地态度,就像是在伺候老佛爷。

    还有那黄金豪车,不是说为了一个大人物准备的,怎么叶玄坐了上去?

    这一切一切,都让他们疑惑不解。

    “可能吧,不然他还有什么来历!”

    唐清雅有些心虚,能让云虎山俯首的,恐怕不是一个神棍那么简单,就是云州第一人蒋州书恐怕也不行。????“查到了,查到了。”

    楚江川跑了进来,脸上缠着绷带,模样有些凄惨。

    “原来那个叶玄竟然是京城叶家人,当真是豪门少爷啊!”

    楚江川宣布了一条劲爆消息,不过他的语气里却带着浓浓地嘲讽。

    叶家?

    京城四大家族之一!

    华国四大豪门之一!

    华国商业世家之首!!

    “我靠!”

    “卧槽!”

    “难怪!”

    “原来如此!!”

    教室里爆发出一连串的惊叹声。

    “京城叶家,产业遍布整个华国,资产上万亿,是当之无愧的庞然大物,也是所有新闻媒体追捧的豪门世家。”

    “叶玄竟然是叶家人,难怪云虎山吓成那样,欧慕华百般巴结,还为他准备黄金豪车,人家有这个资本啊!”

    “没想到叶玄同学那么低调,一点也看不出来,当真是名门阔少的楷模啊!”

    教室里传来无数惊叹之声,唐清雅肠子都悔青了,她一直想要嫁入豪门,原来真正的豪门大少就在自己身边啊!

    萧初晴同样愕然,这情节也太像网络小说里写的了,自己身边瞧不上的癞蛤蟆突然变成王子,画风突变太快,让她难以接受。

    “哈哈。”

    听到大家的话,楚江川忽然狂笑起来,声音玩味:

    “知道叶玄为什么穿的破破烂烂?一点也不像豪门少爷嘛?”

    “因为他低调!”

    “因为人家要偷偷泡妞嘛!”

    “谁知道有钱人是怎么想的。”

    大家七嘴八舌地猜测着,楚江川忽然轻蔑一笑,不屑地说道:

    “那是因为他就是个纨绔废物,什么本事也没有,两年前被自己的未婚妻给休掉了。”

    “他仅仅只是叶家的私生子,两年前就被撵出叶家了。”

    “他母亲以前好像是叶家的保姆,一生下他就被撵走了。”

    纳尼?

    废物!

    私生子!

    保姆!

    这画风转变也太快了吧。

    一边说着,楚江川丢下一本杂志,语气透着嘲弄:“虽然叶家为了减小影响,做了公关,但还是有些报道保留了下来。”

    杂志上有叶玄的图片,虽然两年时间过去了,差别很大,但是在先入为主的观念下,还是能依稀辨认出,这正是转校生叶玄。

    “原来是个落魄的豪门大少啊!我还以为多厉害呢!”

    “啧啧,俗话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我看叶玄充其量就是个叫花鸡。”

    楚江川地神情里闪烁着浓浓地兴奋:“叶玄早都不是豪门阔少了,他只是被赶出来的私生子,他一定在欺骗云老将军!”

    “没错,欧慕华先生估计也是被他骗了。”

    “是了,是了!”

    至此,众人恍然大悟,叶玄的身份在短短五分钟的时间,被吹上了天,又被踩到了地。

    “纸是包不住火的,等云老将军知道叶玄的真实身份后,就是叶玄被剁碎了喂鱼的时候。”

    楚江川双眸里泛起浓浓地复仇火焰,他不介意,推波助澜一下,直接告诉云家主,灭了叶玄。

    哈哈!

    楚大少洋洋得意起来,“对了,我这里有几张天涯阁珍宝慈善拍卖大会,你们要不要一起去散散心。”

    “天涯阁!”

    众人眼睛一亮,天涯阁阁主周贤林,当世大儒,威望甚高,多年来专注慈善,阁中所拍之物均是世所罕见的珍品!

    楚江川捂着嘴巴,神秘兮兮地说道:

    “据说,天涯阁来了一批能包治百病的药水,听说叫什么仙汤水,最近传的沸沸扬扬,喝一瓶,就能美颜驻容,百病全消呢。”

    美颜驻容!

    百病全消!!

    众女闻言,眼神一下明亮明亮地,对于女生来说,最有诱惑力的就是变漂亮啊!

    “什么水,这么厉害!”

    “我一定要买一瓶!”

    “应该很贵吧?”

    楚江川扬了扬门票,炫耀地说道:“像这样的宴会,整个云州最顶级的人物都会来,一张门票便要炒到数十万,更何况是那样的宝物,至少好几千万吧!”

    听到门票都这么贵,众女暗暗咂舌!

    不过能见识到真正的上流宴会的模样,又有些兴奋。

    唐清雅看到萧初晴还在望着窗外,鄙夷起来:

    “初晴一起去吧,叶玄那种私生子,估计这辈子都没有进入到这种宴会的机会了,运气好,说不定能结交,真正的顶级世家的少爷。”

    萧初晴回过神来,淑女般地笑了笑:“去,当然去啊!”

    ……

    ……

    此刻,天涯阁!

    一间古色古香的包厢里,几位穿着长衫的老者,身子微颤,神情激动,双眸之间泛起浓浓地震撼之色。

    他们面前,一张黄花梨木八仙桌!

    桌上,摆着一张字画。

    所有人的目光死死地定格在这幅字画之上,脸上充斥浓浓地惊颤。

    “这…这幅千年离愁帖,胜过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妙过张旭的古诗四帖,赛过颜真卿的祭侄文稿!”

    “不知道创作这幅字画的是何方高人,看这墨迹纸张,应是今朝之人,如能一见,此生死而无憾呐。”

    说话之人,年过七旬,一身唐装,颇有当世大儒的风范。

    他正是天涯阁阁主周贤林,同时也是国学大师,在书法,绘画一道,极有建树,在南疆一带,威望极高。

    此刻,他痴迷地望着这幅字帖,声音里透着三分热切,七分景仰。

    书道巅峰!

    此字帖一出,华国流传千年的精品全都黯然失色了。

    “此字帖胜我百倍!”张兰亭神色凄怆,他数十年苦心钻研,和此字帖一比,简直狗屁不如,原来他一直都是井底之蛙啊!

    “华国有此大师,当真是华国之福啊!”王大千赞叹起来。

    他是南疆书画协会的会长,眼光本身极高,家里收藏珍品字画无数,看到眼前这幅字画后,方知,以前收藏的那些简直狗屁不如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